天玉宫
玄象天玉

四灵部·走兽(2)

        风生兽

生炎州,大如狸,青色。积薪数车以烧之,薪尽而兽不死,毛亦不焦,斫刺不入,打之如灰囊,以铁锤锻其头数十下,乃死,而张口向风,须臾复活。以石上菖蒲塞其鼻。即死。取其脑和菊花服之,尽十斤,得寿五百岁。

月支猛兽

汉武时,月支国献猛兽一头,形如五六十日犬子,大如狸而色黄。武帝小之,使者对曰:“夫兽不在大小。”乃指兽,命叫一声。兽舐唇良久,忽叫,如大霹雳,两目如(石韱)砗之交光。帝登时颠蹶,搔耳震栗,不能自止。虎贲武士皆失仗伏地,百兽惊绝,虎亦屈伏。

舞马

唐玄宗舞马四百蹄,分为左右部,有名曰“某家骄”,其曲曰《倾杯乐》。皆衣以锦绣,缀以金银,每乐作,奋首鼓尾,纵横应节。

弄象

唐明皇有舞象数十。禄山乱,据咸阳,出舞象,令左右教之拜。舞象皆弩目不动,禄山怒,尽杀之。

弄猴

唐昭宗播迁,随驾有弄猴,能随班起居。昭宗赐以绯袍,号“供奉”。罗隐诗“何如学取孙供奉,一笑君王便着绯”是也。朱梁篡位,取猴,令殿下起居。猴望见全忠,径趋而前,跳跃奋击,遂被杀。

忽雷驳

秦叔宝所乘马也。喂料时,每饮以酒。常于月明中试之,能竖越三领黑毡。叔宝卒,嘶鸣不食而死。

铁象

曲端下狱,自知必死,仰天长吁,指其所乘马名铁象,曰:“天下欲振复中原乎?惜哉!”铁象泣数行下。

铸马

慕容有骏马,赭白,有奇相,饶逸力。至儁元寿元年,四十九矣,而骏逸不亏,奇之,比鲍氏骢,命铸铜以图其像,亲为铭赞,镌颂其旁,像成,而马死矣。

白獭

魏徐邈善画,明帝游洛水,见白獭爱之,不可得。邈曰:“獭嗜鲻鱼,乃不避死。”遂画板作鲻鱼悬岸,群獭竞来,一时执得。帝曰:“卿画何其神也!”

赎马

周田子方尝出,见老马于道,询知为家畜也,叹曰:“少尽其力,而老弃其身,仁者不为也。”赎之归。

袁氏

后唐有孙恪者,纳袁氏为室。后至峡山寺,袁持一碧环献老僧。少倾,野猿数十,扪萝而跃。袁乃命笑题诗,化猿去。僧方悟即沙门向所畜者,玉环其系颈旧物也。

果下马

罗定州出马,高不逾三尺,骏者有两脊骨,又呼双脊马,健而能行。以其可在果树下行,名曰“果下马”。

秽鼠易肠

唐公房拔宅上升,鸡犬皆仙,惟鼠不净,不得去。鼠自悔,一日三吐,易其肠,欲其自洁也。

八骏

穆天子八骏,一名“绝地”,足不践土;二名“翻羽”,行越飞禽;三曰“奔宵”,夜行万里;四名“超影”,逐日而行;五名“逾辉”,毛色炳熠;六名“超光”,一形十影;七名“腾雾”,乘云而奔;八名“挟翼”,身有肉翅。又有骅骝騄駬,亦古之良马也。

黑牡丹

唐末刘训者,京师富人。京师春游,以观牡丹为胜赏。训邀客赏花,乃系水牛累百于门。人指曰:“此刘氏黑牡丹也。”

辟暑犀

《孔帖》:文宗延学士于内殿。李训讲《易》,时方盛暑。上命取辟暑犀以赐。

辟寒犀

《开元遗事》:交趾进犀角,色黄如金。冬月置殿中,暖气如熏。上问使者,曰:“此辟寒犀也。”

养虎遗患

汉王欲东归,张良曰:“汉有天下大半,楚兵饥疲,今释不击,此养虎自遗患也。”王从之。

狐假虎威

楚王问群臣:“北方畏昭奚恤,何哉?”江乙曰:“虎得一狐,狐曰:‘子毋食我,天帝令我长百兽。不信,吾先行,子随后观。’兽见皆走。虎不知兽畏己,以为畏狐也。今北方非畏昭奚恤,实畏王甲兵也。”

狐疑

狐疑者,狐性多疑,故心不决曰“狐疑”。

黔驴之技

柳文:黔无驴,有好事者船载以入,放之山下。虎见庞然大物,环林间视之。驴一鸣,虎大骇,以为且噬己。然往来视之,览无异能。益习其声。稍近,宕、倚、冲、冒。驴不胜怒,蹄之。虎因喜,计之曰:“技止此矣!”跳梁大啖,断其喉,尽其肉,乃去。

马首是瞻

晋荀偃曰:“鸡鸣而驾,塞井夷灶,惟余马首是瞻!”

不及马腹

楚伐宋,宋告急于晋。晋侯欲救之,伯宗曰:“不可。古人有言曰:‘虽鞭之长,不及马腹。’天方授楚,不可与争。”

塞翁失马

《北史》:塞上翁匹马亡入胡,人吊之。翁曰:“安知非福乎?”后马将骏马归。人贺之,翁曰:“安知非祸乎?”后其子骑,折髀,人吊之,翁曰:“又安知非福乎?”后兵,出丁壮者,免其子,以跛相保。

弃人用犬

晋灵公饮赵盾酒,伏兵将攻之,其右提弥明知之,趋登,扶盾以下。公嗾夫獒焉,明搏而杀之。盾曰:“弃人用犬,虽猛何为?”

跖犬吠尧

汉高祖既杀韩信,诏捕蒯彻。既至,上曰:“若教淮阴侯反乎?”对曰:“然。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高材捷足者先得焉。跖之犬吠尧,尧非不仁,吠非其主也。”

指鹿为马

秦赵高欲专权,乃先设验,持鹿献二世,曰:“马也!”二世笑曰:“丞相误也,谓鹿为马。”问左右,或默,或言。高阴中言鹿者以法。

守株待免

《韩子》:宋人有耕者,田畔有株,兔走触之,折颈而死,因释耕守株,觊复得兔,为宋国笑也。

 多歧亡羊

《列子》:杨子之邻人亡羊,既率其党,又请杨子竖追之。杨子曰:“嘻!亡一羊,何追之众?”众曰:“多歧。”既反,问:“获羊乎?”曰:“亡之矣。”曰“奚亡之?”曰:“歧路之中又有歧焉,吾不知所之,所以反也。”

飞越峰

洪武初,夷人献良马十,其一白者,乃得之贵州养龙坑。坑旁水深而远,下有灵物,春和多系牝马,云雾晦冥,必有与马接,其产即龙驹。故此马首高九尺,长丈余,莫可控御。敕典牧者囊沙四百斤,压而乘之,行如电蹑,片尘不惊,赐名“飞越峰”,命学士宋濂赞。

燧人氏始着物虫鸟兽之名。鲧始服牛。相士始乘马。伏羲始畜牺牲。夏后氏始食卵。汉文帝始剦洁六畜。后魏始禁宰牛马。唐高祖始断屠。

黄耳

陆机有快犬曰“黄耳”,性黠慧,能解人语,随机入洛。久无家问,作书以竹筒戴犬项,令驰归,复得报还洛。今有“黄耳冢”。

白鹿夹毂

汉郑弘为淮阴守,岁旱,弘行田间,雨即至。时有白鹿在道,夹毂而行。主簿贺曰:“闻三公车轮鹿,明公必大拜矣!”果验。

 麈

出终南诸山。鹿之大者曰麈,群鹿随之,视麈尾为响道,故古之谈者挥焉。

飞鼠

其物飞而生子。难产者,以皮覆之则易,故又名“催生”。

糖牛

桂平出。里人知牛嗜盐,乃以皮裹手,涂盐于上,入穴探之。其角如玉,取以为器。

射鹿为僧

陈惠度于剡山射鹿,鹿孕而伤,既产,以舌舐子,干而母死,惠度遂投寺为僧。后鹿死处生草,名曰“鹿胎草”。

野宾

宋王仁裕尝畜一猿,名曰“野宾”。一日放于嶓冢山。后仁裕复过此,见一猿迎道左,从者曰:“野宾也。”随行数十里,哀吟而去。

凭黑虎

卓敬年十五,读书宝香山,风雨夜归迷失道,得一兕牛,凭之归,入门,乃黑虎也。

题《虎顾众彪图》

明成祖出图,命解缙题句。缙诗云:“虎为百兽尊,谁敢撄其怒?惟有父子恩,一步一回顾。”帝见诗有感,即令夏原吉迎太子于南京。

熊入京城

弘治间,有熊入西直门,何孟春谓同列曰:“熊之为兆,宜慎火。”未几,在处有火灾。或问孟春曰:“此出何占书?”孟春曰:“余曾见《宋纪》:永嘉灾前数日,有熊至城下,州守高世则谓其倅赵允绦曰,熊于字‘能火’,郡中宜慎火。果延烧十之七八。余忆此事,不料其亦验也。”

不忍麑

孟孙猎得麑使巴西持归。麑母随之啼泣,巴西不忍,与之。孟孙大怒,逐巴西。寻召为其子傅,谓左右曰:“天不忍麑,且吾子乎!”

的卢

刘表赠备一马,名曰“的卢”。一日,遇伊籍,曰:“此马相恶,必妨主。”备未之信。表妻蔡氏忌备,嘱弟瑁设筵暗害。备觉,出奔,前阻檀溪,后为瑁兵所逼,乃下溪策马,曰:“的卢的卢,今日妨吾。”的卢于急流深处,一跃三丈,飞渡西岸。瑁惊骇而退。

获两虎

《史记》:陈轸曰:卞庄子刺虎,馆竖子止之,曰:“两虎方共食一牛,牛甘必斗,斗则大者伤,小者亡,从而刺之,一举两得。”果获两虎。”

牛羊犬豕别名

《礼记》:牛曰太牢。羊曰少牢。又牛曰“一元大武”。羊曰“柔毛”,又曰“长髯主簿”。豕曰“刚鬣”,又云“乌喙将军”。韩獹,六国时韩氏之黑犬。楚犷、宋猎,皆良犬也。又曰:“大夫之家,无故不杀犬豕。”家豹、乌圆,皆猫之美誉。

鹿死谁手

石勒曰:“使朕遇汉高,当北面事之。若遇光武,可与并驱中原,未知鹿死谁手。

续貂

《晋书》:赵王伦篡位,奴卒亦加封秩。每朝会,貂蝉满座。语曰:“貂不足,狗尾续!”

拒虎进狼

《鉴断》:汉和帝年才十四,乃能收捕窦氏,足继孝昭之烈。惜其与宦官议之,以启中常侍亡汉之阶。语曰:“前门拒虎,后门进狼。”此之谓也。

焉得虎子

《吴志》:吕蒙欲从里,母叱之。蒙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又班超使西域,鄯善王广礼敬甚备。匈奴使来,更疏懈。超会其吏士三十六人,曰:“不入虎穴,不得虎子。”遂夜攻虏营,斩其使。

羊触藩篱

《易经》:“羝羊触藩,羸其角。”

制千虎

《宋史》:常安民遗吕公著书曰:“去小人不难,胜小人难耳。尝见猛虎负嵎,卒为人胜者,人众而虎寡也。今奈何以数千人而制千虎乎?”公着得书,默然。

搏蹇兔

《史记》:范雎谓秦昭王曰:“以秦治诸侯,譬犹走韩卢而搏蹇兔也。”

瞎马临池

《世说》:顾恺之与殷仲堪作危语,有一参军在坐,曰:“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以仲堪眇一目故也。

教猱升木

猱,猴属,性善升木,不待教而能者。《诗经》:毋教猱升木。

城狐社鼠

《韩诗外传》:“社鼠不攻,城狐不灼。”恐其坏城而伤社也。

陶犬瓦鸡

《金楼子》:“陶犬无守夜之警,瓦鸡无司晨之益。”

羊质虎皮

《杨子》:“羊质而虎皮,见草而悦,见豺而战,忘其皮之虎也。”

九尾狐

宋陈彭年奸佞不常,时号“九尾狐。”

猬务

猬似豪猪而小,其毛攒起如矢,言人事之丛杂似之。故事多曰“猬务”。

赞(0) 恭喜发财
版权声明:一些,随便搬运;一些,不得搬运。
文章名称:《四灵部·走兽(2)》
文章链接:https://tianyugong.com/yhczoushou-2/
分享到

道不虚传只在人

黄历查询果老星宗

福生无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