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玉宫
玄象天玉

道法会元—卷九十

先天一炁雷法

主法

祖师火师雷霆教主白洞灵安河魁汪真君,宗师太素大夫金门羽客侍宸王真君。

主将

先天一炁飞捷报应使者旸谷张神君珏。

肉角肉翅,朱发,赤身,凤爪,天丁冠,风带,左手召雷旗,右手雷斧,跨黑龙。

副将

东方魔朋使者,南方烈煞使者,

西方黑猛使者,北方恶轰使者,

中央焜电使者。

并猪首人身,各随方相。各带本方雷鼓雷火随之,乃先天五雷也。

东方蛮雷蒋刚轮,南方蛮雷毕机,西方蛮雷华文通,北方蛮雷雷压,中央蛮雷陈石,雷公江赫冲,电母秀文英,风伯方道彰,雨师陈华夫。

内炼工夫

百日立基,十月成功,超凡入圣,啸命风雷。凝神定息存金阙,一点灵光上下接。要得元神入左右,全凭四字来呼吸。

凝神聚炁结金丸,斗转星移弹过关。

惊得赤鸦声叫彻,翻天覆地黑云昙。

师入室,凝神静定,绝除妄念,此身浑然与天地合德。存北斗一座,斗柄指心,斗口在肾。次存南斗一座,斗柄指肾,斗口在心,二斗金光灿然。久之,见祖宫二金书如金丸,混融作此字入心,成字入肾。如弃钥呼吸,作烹霎声。久之,作字入吋、次字入肝胞作呼吸□□声。如此一二时,侯身中阴阳激搏,山泽通炁,验静工报应。眼光电掣,腹响雷呜,额汗雨至,炁喘云生,耳烦风动,囟燥天晴。得此报应分明,依前二金书混合,入祖宫。却唤动元神,以此因字提起。

祈雨煞伐,则怒而出。即此法用先天一炁,将用自己元神之妙。即念马晟吉利咒,赤鸦咒,马雷章,十六字咒,激动元神,二斗颠倒,冲激使者,部领风云雷电雨五事,自祖宫升天门,入巽宫。以天目画金书于前,以两手雷局引下坛前,随意役遣,此即阳中生阴,阴中生阳,踏翻斗柄,踢倒黄河之妙。

使者本身符

心存太极初分一点入先天一炁书张珏二仪合生三才肇立五炁混凝前轰雷鼓后震雷车节制雷部掌握枢机天雷地雷从行水雷股肱左右啸命风雷灵觥斛灵□□柠觥祈雨用旗祈晴用斧急急奉天皇伽耶霹雳摄祈雨加前手急急奉玉皇上帝敕祈情用玉帝金书天皇敕命颁降雷霆总辖九州社令雷神敢有后至风刀灭形急急如玉皇上帝敕金光祖炁妙用左眼右眼天目闪三光炁入亲机玉字敕辖万神

祈雨逆书加云杀伐加鬼逆书符皆祈晴顺书加火不用云鬼

赫猛酉

烈煞午焜电中恶轰丑

魔明卯

雷公江赫冲,电母秀文英,风伯方道彰,雨师陈华夫。迭书入内。书毕,密念雷公咒涂。都天雷公,呼云震风。青雷赤黑,洞按九宫。赤雷黄炁,运雷居中。黄雷白炁,上游上穹。白雷黑炁,下游北酆。黑雷青炁遍满虚空。周天火界,炎炎烈风。何神不使,何令不从。逆吾者死,顺吾者生。北灵黑历,九丑梓童。风伯雨师,驱雷饮虹。角箕斗轸,张翼急冲。雷公到处,万鬼无踪。急急如都天大雷公律令。

都天大雷公,霹雳震虚空。精兵三十万,煞炁遍乾坤。扬沙飞走石,掣电破群凶。铁面扫妖孽,狼牙啖疫瘟。黑天雷鼓震,万里绝无踪。号令传天敕,炎散空洞中。上至魁罡界,下至九泉宫。都天雷火敕,永为清今风。急急如上帝敕令摄。

祈雨用七转咒。口念于掐,收於寅上。运笔念。

一转六神出,二转四煞兴,三转魁罡动,四转黑云涌,五转霹雳轰,六转雷雨解,七转收摄虹霓旱魃,拦截风雨不正鬼神,摄赴五雷之下受死灭形。急急奉天皇伽耶霹雳摄。

雷威大震便惊人,亨轰滑辣究竟敕。收於寅上。五黑诀,取巽炁吹入。

后足。前足。金书押发。

祈晴七转咒。口念手掐,寅取火炁,向离上圈中出笔。

一转六神藏,二转四煞没,三转阴霾收,四转淫雨止,五转乾坤焕耀,六转日月合明,七转封潭锁海,收摄阴霾不正之炁,赴五雷之下受死灭形。急急奉玉皇上帝策。

凡书符,闭炁,先念十六字心章,运自己中官祖炁金光,直射纸上,见使者如飞走之状。运兴雷咒,并喉音,左手雷局,一笔急扫成符。毋令一毫间断。师曰:书符先静定,无我无彼,混然一炁,如未判之初。生机一动,开目一视,则是太极,便涂一笔在纸上,则我使者生成矣。次全符形。此法运先天大道,自己元神之妙,意动神随,不假存想咒语为之。只此一笔,工夫浑全,便见奇验。若草率怠慢,功效邈然。须凭自己精神,发挥中正刚烈之炁,彼感此召,何施不可。后之人不明大理,不知祖师心传之妙,以法自鸣,妄於纸上作用,以字号按摩冲激以为秘密,不知孰为使者。如此而使求感应,则侥幸於万一。噫。一盲引众盲,相牵入火坑。迷而愈迷,远矣哉。符之散形开列于前,留与后人观之。洞达明了,撒手行持。凡在同盟,须当尽究祖师法法流传之意,体用相承之道,戒行精专,阴功懋积。若能依上所行,则风云在乎我,晴雨不由天。毋或自违,以贻诛伐。

剪虹

虹乃山川之妖炁,皆由静功不立,五户不闭,致有此魔。况自己妄念不除,故有阻截之弊。可临坛,以金光虚书於虹所。次以右手剑诀,书於左掌心,运金光削去。再以自己天罡煞炁吹去,以聻煞炁催押,右足顿地,剑诀斩断。请使者斩虹鞭龙,驱雷致雨,到坛大彰报应。不应,再依前作用。

掩日

掩日之法,姑存其文。要静功毕备,报应不违。可先於静室焚香,用水一碗,以墨小书太阳讳灵,念太阳咒云:唵嚩□啰喗□哩娑诃,以左目阳光入。次书太阴讳雾,念太阴咒云:唵嚩明啰嗤啰娑婆萨诃,以右目白光入。却出天罡号露,念天罡咒云:唵吽吽喗哒哩娑诃赤阳三五至,耳摄取罡炁入。顿觉天地昏黑,太阳无光。次天目书霰,以祖炁入。再以右手剑诀书聻,以煞炁入。却以木郎咒搅运。次书使者符盖。若未应,再以剑诀於左手掌心书,以右擦挪削入於水。请使者疾速掩蔽阳光,兴云吐雾,驱雷致雨到坛,立彰报应。

移缀雷雨

拜心章后,看外报应,即知明日雷雨到坛或不到坛,或在何方。预先檄请使者於某日某时於某方上有雷雨之所,疾速关起本处城隍社令土地神司,同心协力,不违时刻,移掇雷雨到坛,大彰报应,以显道法。如有各处神祇不以救旱为急,妄分疆界,故行阻截者,仰使者遵奉元降金书敕令,便宜斩馘施行。出自己祖宫金光於掌心书布坛。心虚中,却望雷雨方所,金光书使者符,剑诀削号去,押起雷神,移雷雨到坛。以都天大雷咒催遣。盖符无正形,以炁为灵。其文在是,其实不在是。若拘执符形,运用则一炁之妙。姑存以授初真之士。

五方蛮雷符投水缸中

东方蛮雷使者蒋刚轮

圈内入蒋刚轮

天道合真,日月合明。天清地宁,五岳摧倾。明神辅我,天威辟兵。威镇驱风,速降如云。急急如雷祖大帝敕。

南方蛮雷使者毕机

磁图内入毕机

天火彻光,地火烈光。神明一召,普遍万方。光明朗照,追运五方。角佩列宿,上接天罡。急急如雷祖大帝敕。

中央蛮雷使者陈石

圈内入陈石

太乙元皇,令摄天罡。元始隐秘,玉帝所藏。成汝之妙,立示五方。吾剑一指,云雾高张。急急如雷祖大帝敕。

西方蛮雷使者华文通

圈内入华文通

天雷地雷,声震八方。摧山倒岳,上彻大仓。雷火速至,拥云蔽光。吾今召汝,齐到帝乡。急急如雷祖大帝敕。

北方蛮雷使者雷压

圈内入雷压

川源潭洞,普及万方。通天应地,灵迹现光。飞仙一吸,齐到天罡。急急如雷祖大帝敕。

右五蛮雷符,投各方水缸中。左手持符,右手剑诀,左旋念木郎咒投符,令水急转。

祈雨心章式

早添入太阳一位,晚添入太阴一位。

具职嗣教玄孙臣某诚惶诚恐,稽首顿首,再拜谨具心章,上奏:法主九天雷祖圣德巨光天母摩利支天紫金妙相皇君御前,日宫太阳帝君圣前,月府太阴皇君圣前。臣谨奉誓章盟言唵哩吽唵哩吽吽唵哩吽吽哩哪娑诃。奏为某事,臣领词虔切,除已於今月某日某时就某处借地建坛,召雷祈雨,未敢自擅,谨依元降,拜上心章一通,上闻帝前,伏望道慈,允臣所奏,特赐金书玉旨,付臣行持。仍祈敕差使者张珏,的於某日某时三日之内,不违时刻,部领风云雷雨电到坛,大彰报应,以显道法。冒犯戊严#1。臣下情无任不胜惶惧俟命之至谨奏。

臣奏号上信。

某年某月某日具职嗣教玄孙臣某章奏。

谨遣

先天一炁使者张珏操捧

上进

封皮式上用斧符封盖

元降急奏心章一通谨谨上诣

具位嗣教玄孙臣某章奏谨封

九天雷祖巨光天后御前呈进

右章须要词简意尽。用黄纸一方幅,分为六折。法师必先斋戒,屏绝人事,亲笔焚香书写。初限用黄纸墨书奏头,二限皂纸墨书奏头,三限皂纸细研朱砂书奏头。凡祈晴禳奏,用黄纸朱砂书。杀伐用皂纸朱砂书。符要居中。书毕,用道宗天宝印印之,或职印·亦可。事意上一印,符上一印,年月上一印,封皮上一印。折封倒烧,上下左右各三折。

递章关式

元始一炁都督雷府

本府今为某人等投丐祈祷雨泽事,进拜元降急奏心章一通,谨上诣雷祖大梵天宫呈进,为此合行关请使职,速为斋捧上进,毋得稽停。如遇刚风浩气,九丑群凶,妄行遏截者,即仰摄赴雷司,依律究治施行。须至关者。

右关

先天一炁使者旸谷张雷君,准教奉行。故关。

某年某月某日某时关。

具职姓某押。

雷斧符心章封皮上用

先凝神定息,候中官祖炁一动,便吸引升上,自天目而出,即见诸雷满前。密念:

天雷速发,地雷速发,龙雷速发,水雷速发,社令蛮雷一齐速发。急急如律令。

咒毕,取雷光雷炁注入笔端书符。

祈雨向坎出笔加号

祈晴向离出笔加号密念十六章字天音涂

杀伐向艮出笔加号

敕咒

节制雷霆,统御三界。斧符到处,疾速奉行。急急如律令。

右甩黄纸朱书,密念敕鸦咒涂,运加亚,加号留窍。

师曰:前斧符乃天帝元降血脉相传,妙用若合符节,雷司不敢稽停。后有窥利求奇者,添减不一,谬乱讹传,遂失本真。行法之士,切宜参考,毋事虚文。

一炁参同玄妙

至道玄玄运杳冥,乖通变异实难明。等闲试向西风啸,唬得阴魔胆战惊。唤作法,没人情,唤作天书画不成。若向个中知一粟,驱雷役电总由心。两个字,辖万灵,何必纷纷纸上寻。得后急须缝却口,免教赤火乱烧身。济世功成返雷部,来寻电母秀文英。

此乃电母亲传月鼎,血脉相传之妙。至於玄珠内运,十月功夫,超凡入圣,祈祷驱治,存召役遣,发用符檄,进奏心章,内外报应,首尾只两号头,并无繁冗。此则一炁之妙也。

侍宸玄珠歌

大道无言,闭息内观。天罡运转,七耀芒寒。五星相连,环绕泥丸。水火交射,金木相克,金水相生,木火相得。土为意神,随炁生克。风火电雷,雨晴雹雪。一炁流通,浑沦磅礴。散为万有,聚为赤子。变为雷神,化为自己。先天先地,一而已矣。心火为神,肝怒魂惊。脾神主意,三帅化形。清浊初分,便有五雷。下应五岳,五炁往来。生旺墓克,其义玄哉。玄牝之门,五炁之祖。泥丸天门,万神之府。胆炁为雷,意为使者。两肾日月,脐轮星斗。心为天罡,水火成雷。金火掣电,木火风动。金水沛然。土为中宫,运转五行。常朝上帝,泥丸之尊。我口是敕,随吾令行,神非外神,五炁之精。我炁自神,外神不灵。五户不闭,天地不合。五炁不聚,五雷不生。阴阳不蒸,雨从何生。若非屯蒙,雨从何起。屯蒙不发,电光不现。此神无黑,何由而发。心火不炎,欻火不降。肝神不怒,辛帅不临。意无所主,使者不临。水火不交,神无所养。元神不完,元炁又短。妄役鬼神,谓法不灵,书符念咒,笑杀世人。天地人物,一炁流通。古今圣贤,一理贯通。茫茫九州,四海万里。何处求师,不如求己。掌上玄机,胸中奥旨。勉夫好学,吾言毕矣。

月鼎一炁之妙满江红

法在先天,玄妙处,无言可说。其要在守乎中正,灵台莹彻。太乙神居玄谷府,先天炁在玄关穴。运风雷,祈雨雪,役鬼神,驱妖孽。即此是非符非咒非罡诀。全要存神光寂处,功成行满仙班列。玩太虚隐隐,驾祥云,朝金阙。

侍宸诗诀

二斗初生指坎离,五行混合结婴兄。

踏翻斗柄雷声撼,倒卷黄河雪浪随。

阳裹阴兮天欲霁,阴包阳魄雨来时。

玄珠内运功成后,崇钥风雷运化机。

玉泉诗诀

人身即天地,混然合杳冥。宇宙在掌握,造化生吾身。怒则雷雨解,喜则天朗清。内功十月满,使者能通灵。

祭雷誓章

一酌誓天,求不负天。二酌誓地,永不负地。三酌誓吾雷神,永不敢负雷神。雷神负我,风刀灭形;我负雷神,罪律非轻。伏请整肃威仪,严装冠带,布雷电火车之阵,行风云雨雹之威。倏忽上通三天,顷刻徧游九地。诛邪魔於迅速,斩妖怪於须臾。除庙破邪,是雷霆之本职;驱瘟摄祟,乃天将之常仪。举鼎拔山,翻天覆地,擒龙捉虎,伐树屠精。后拥戈矛,前排器械。将分八卦,神列五雷。内按游玑,中藏日月。二十八宿,罗列四维。力士挥戈,天丁运钺。提点九州之罪福,紏察三界之是非。尽成莫大之功,共佐无为之化。持心不怠,与道有缘。众列坛场,宣行乃职。宜遵号令,共蒇玄风。所有公文,谨当宣读。

动雷

动雷之法,其要在乎正心诚意,定息忘刑,心等太虚,神凝空谷,万虑俱忘,九窍俱泯。於静定之中,候其九地之下,玄玄之精,腾腾而上,交会离宫。渐次升降三田,周流四体,逼逼窄窄,充塞乾坤。时节到来,一动之际,则五炁激搏,雷电交作矣。是故感召之机在此不在彼矣。

兴云

《易》曰:坎为水,艮为山。山泽通炁,山川出云。盖水土相蒸成云,阴阳为雨,致和之妙,在乎静心守一,聚炁凝神。直要升降氤氲,必要观其变态。其升也有方,其行也有势。如此则雨之兆见矣。大抵念头坚固,云之凝结,心愿广大,云之遍布也。神和炁合,云行雨施也。若云炁初升而未遍布,却望空叱喝召集者。则云随炁散,转不相应。殊不知我之黑聚;天地之炁亦聚,我之炁散,天地之炁亦散矣。故《易》曰:云上於天,需。需者,待也。必待形势成就,方可发挥叱吃矣。

止风

《易》曰:挠万物者,莫疾乎风。又:风自火出。故亢极则多风,风炁既甚,则云炁难成。是以风动则燥矣。运用之妙,静以制之。於泰然大定之时,收视返听,神炁内藏,则神风静默,山岳兴云,雨泽随施矣。起风之妙,不出动静之间。但我之精神奋发,何患乎其风之不动哉。

掩月

夫掩月犹难掩日。盖月乃天地之真水,人身阳炁少,阴炁多,其难如此,若非至阳之精掩之,余不可也。运用之妙,当以我一点晦之,自然有云掩蔽耳。盖亢极之时,日则阳光炽盛,夜则星斗灿然,若非太阴昏晦,则枢机未动矣。故太阳为雷,太阴为霆,不可偏废也。

掩日

夫太阳者,天地之真火也。以卦言之则为离,以数推之则为九,以人身言之则为心。盖真阳离丽於太空,燥暵万物,至亢极之时,阳光炽盛之甚,非至人固不可也。但诸家作用,所说不同。有赤鸡紫鹅之符,藏鸡於巽户者,有书符想像而掩者,有叱喝召云而掩者。以理言之,未尽善也。当以我一点至阴之精晦之,自然有云掩矣。故紫阳真人曰:取将坎位心中实,点化离宫腹裹阴,亦此义也。祈雨《易》之否卦曰:天地不交而万物不通,内阴而外阳,内柔而外刚。又曰:天地不交,否。盖七八月间,阳精炎盛於上,阴炁伏藏於下,以致升降不能,祷祈罔应。仰太虚之冥冥,俯民心之皇皇。当此之时,符章炁诀,想像行持,悉成文具。盖闻禹思天下有溺者,犹己溺之也。稷思天下有饥者,犹己饥之也。於斯之际,孰之不有戚戚焉。在用者掀翻窠曰#2;发真归源,七日七夜之间,泰然大定,返覆其道,则枢机必然变动矣。《易》曰七日来复,天道行焉。否极泰来,阳极阴生。油然作云,需然下雨。非天下至人,孰能与於此哉。

祈晴

夫祈晴之义,在乎静定凝神,一丝不挂,二炁流通。先收拾残云剩雨,尽行发泄,然后於九阳炉内,运出真火,鼓动橐钥,吹起巽风,须臾风起大变,霹雳一声,火龙飞起,烁散阴霾,阳光出现矣。故老子云:将欲翕之,必固张之。将欲夺之,必固与之。此皆纵夺之理也。

煞伐

阴阳乃天地之功用,鬼神乃二炁之良能。仲尼曰:鬼神之德其盛矣乎。视之而弗见,听之而弗闻,体物而不可遗。又曰:洋洋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诗》曰:神之格思,不可度思,蚓可射思。夫微之显诚之不可掩如此。夫《易》曰:精炁为物,游魂为变。是知鬼神乃造化之迩耳。故万炁一炁也,万神一神也,万鬼一鬼也。若非有道之士,孰可能施煞伐之机。至於妖星逆象,及魑魅魈通,魔鬼山精水怪之类,不可胜记。亦能变化万状,隐现百端,甚至伤生,兴妖作孽。驱治之士,若谓彼以某神,此以某法,彼以某之兴妖,此以某之作用,皆不然。盖鬼神有能知人动静,人不能知鬼神情状。其治也,妙於不睹不闻之间,杳冥恍惚之内。念头一动,则有神可役,有剑可飞,有雷可诛,使其粉骨碎身,除形灭迩矣。噫。鬼神莫知,不由乎我,更由乎谁。大抵邪魔亦盗三光之炁,假五行之精,但不知弃邪归正,舍有忘无。我当於大圆镜中,示以此○,使其销镕万念,顿悟一真矣。呜呼。一神正,万神皆正;一炁和,万炁皆和;一人悟,万人皆悟。颜渊曰: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老子曰: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何鬼神之有哉。

道法会元卷之九十竟

#1『戊』当作『威』。冒犯威严,道法文奏中套语。

#2『曰』当作『臼』。掀翻窠臼,系常用语。

赞(0) 恭喜发财
版权声明:一些,随便搬运;一些,不得搬运。
文章名称:《道法会元—卷九十》
文章链接:https://tianyugong.com/dfhy90/
分享到

道不虚传只在人

黄历查询回到首页

福生无量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