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玉宫
玄象天玉

乙巳占——卷九

乙巳占 卷第九

《易》曰:天垂象,见吉凶,圣人则之。又云: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故伏羲画卦,以定逆顺之征;轩辕设图,实著阴阳之道。盖大圣所以通天地之至理,极造化之能事,体妙缀于神机,作范拟于系象。唯神也,故冥赜可寻;唯机也,故幽玄可验。至若仰观俯察,辅国利民,观毫考微,全身保命,探祸福之源,征成败之数,贤达所尚,由来久矣。淳风不揆庸昧,少而研习,虽著作十余,而每多繁杂,辄以负薪余日,缀集众书,考论群氏,错综黄咸,博闻甘石,及以三都鬼谷,王霸高宗;略其旨要,撮录秘验,吉凶胜负,以类相从,勒为一部,聊备遗忘,并指图略,例示二三。好道畏命,时或览焉,审能精之,万不遗一也。

帝王气象占第五十三

凡天子气,内赤外黄,正四方所发之处,当有王者。若天子欲有游往处,其地亦先发此气,远近数里,如法计之。吉凶以日辰相克相生决期,亦如支干数法。
天子气如城门,隐隐在气雾中,恒带杀气森森然。
天子气如华盖,在气雾中,或有五色,又多在晨昏见。
天子气如千石仓,在气雾中。
凡王者气发,常以王相日多,与时及日辰相生,其法并在略例中。
天子气五色如山镇。
天子气如高楼在雾中。
《洛书》云:苍帝起,青云扶日;赤帝起,赤云扶日;黄帝起,黄云扶日;白帝起,白云扶日;黑帝起,黑云扶日。又云:气象青衣人垂手,在日西,天子之气。
敌上气如龙马,杂色郁郁冲天者,此皆帝王之气,不可击。若在吾军,战必大胜。
范增云:汉祖气皆为龙虎或五彩,此天子之气也。又云:吾使人望沛公,其气冲天,五色相掺,或似人,此非人臣之气也。又云:气如龟凤大人,有五彩其形,随王时发者,皆天子之气,多上达于天。

将军气象占第五十四

将军之气如龙,两军相当,若发其上,则其将猛锐如虎,在杀气中。猛将欲行动,先发此气;若无行动,亦有暴兵起,吉凶以日辰决之。
猛将气如火烟状。
猛将气白,赤气绕之。
猛将气如山林竹木。
猛将气紫黑如门楼,或上黑下赤,似黑旗。
猛将气如张弩。
猛将气如尘埃,头锐而卑本大而高。
两军相当,敌军上气如囷仓正白,见日益明者,猛将气,不可击。
敌上气黄白而转泽者,将有盛德,不可击。
气青白而高,将勇大战;前白后青而高,将弱士勇;前大后小,将怯不明。
敌上气黑、中赤气在前者,将精悍不可当。
敌上气青而疏散者,将怯弱。
军上气发,渐渐如云,变作山形者,将有深谋,不可击。若在吾军,速战大胜。
敌上气如交蛇向人,此猛将气,不可当;若在吾军,战必大胜。
凡赤气上与天连,军中有名将。一云贤将。

军胜气象占第五十五

凡气上与天连,此军士众强盛,不可击;若在吾军,可战必胜。
军上气如火光,将军勇,士卒猛,不可击;在吾军,速战大胜。
军上气如山堤,山上若林木,将士骁勇,不可与战;若在吾军,战必大胜。
军上气如埃尘粉沸,其色黄白,如旌旗无风而扬,挥势指敌,我军欲胜,可急击之。
有云如三疋帛广前后大,大军行气也。
两军相当,敌上白气粉沸如楼,缘以赤气者,兵锐,不可击;在吾军,战必大胜。
营上气黄白色厚润重者,勿与战。
两军相当,有气如人持斧外向,敌战必大胜。
两军相当,上有气如蛇,举首向敌者,战胜。
敌上气如疋帛者,此权军之气,不可攻;若在吾军上,战必大胜。
敌上有云如牵牛,不可击。
遥望军上云如斗鸡,赤白相随在军中,得天助,不可击也。
敌上发黄气,将士精勇,不可击;若在吾军,可用战。
军营上有赤黄气,上达于天,亦不可攻。
凡军营上有五色气,上与天连,此天应之军,不可击。
其气上小下大,其军士日增,益士卒。
其军上气似堤,以覆其军上,前后白,此胜;若覆吾军者,急往击之,大胜。
夫气锐、色黄白、团而泽者,敌将勇猛,且士卒能强战,不可击。
云如日月,而赤气绕之,似日月晕状有光者,所见之地大胜,不可攻。
敌上有气或云,及在中天而及军上,有常此气不变者,坚固难攻。
凡云气似虎居上者,胜。
军上气如尘埃、前后高者,将士精锐,不可击。
敌上气如乳虎者,难攻。
军上常有气者,其兵难攻。
军上云如华盖,勿往与战。
有云状如鸟飞去,所见国战胜。
云如旌旗如锋向人者,勿与战。
两军相当,敌上有气如飞鸟,徘徊在其上,或来而高者,兵精锐,不可击。
夜黑气出,上有赤气临我军上,敌强我弱,弱能破强,小能击大,大战大胜,小战小胜。
军上云如牛马、头低尾仰者,勿与战。
军上云如杵形,勿战。
望四方有赤气如鸟,在鸟气中如黑人,在赤气中如赤杵,在鸟气中或如人十十五五,及状如旌旗在鸟气中,有赤气在前者,敌人精悍,不可当。
敌上有云如山,兵可托。
有云长如引素,前后锐,或一或四,黑色有阴谋,青色兵,赤色有反,黄色急去。
日晕,有云气入晕中者,随所入击之胜。
有晕有抱,所临者胜。
日晕相交,居止者胜。
虹直指,顺之而击,可胜。
晕有抱有虹,顺抱者胜。
日旁半晕,两头尖,有战者,随所指击之。

军败气象占第五十六

有气上黄下白,名曰善气,所临之军,欲求和退,向北,其众死散;向东,则不可信,众能为害;向南,将死。
敌上气囚废枯散,如马肝色,或如死灰色,或类偃盖,或类偃鱼,皆为将败。
敌上气乍见,乍聚乍散,如雾始起,此败气,可击;上大下小,士卒日减。
凡军营上,十日无气发,此军必败;而有赤白气乍出即灭,外声欲战,其实或退散。
黑气如坏山堕军上者,名曰营头之气,其军必败。
军上气如火光夜照人,军士散乱。
军上气出而半绝者欲败,渐尽者走。一绝一败,再绝再败,三绝三败。在东发白气者,灾深。
军上气如羊形,或如猪形,此是瓦解之气,军必败。
敌上有气如双蛇,疾往攻之,大胜。
军上有气,中似双蛇守日,急往击之,勿疑,必大胜。
军上气如粉如尘,勃勃如烟,军欲败。
军上气五色杂乱,东西南北不定者,其军欲败。
军上气如群猪在气中,此衰气,击之大胜。
军上有赤气炎降于天,士众乱,将死。
赤气如火光从天来,流下入军,军乱将死。
彼军上有苍苍气,须臾散,击之必胜;在我军上,须自坚守。
军上有黑气如牛形,或如马形,从气雾中下,渐渐入军,名曰天狗下食血,则军散败。
敌上气如群鸟乱飞,衰气也,伐之,则我军胜。
望彼军上气如悬衣,如人相随,击之可得。
望彼军上气纷纷如转蓬者,急击之。
望彼军上气色如扬灰,敌欲退去。气苍黑乱者,士卒饥。
两军相去十里外,望彼军上气高,而前后白青散者,此败军之气,击之可得。
云如覆船车盖者,其军必败。
云气如人头临军营中,战不胜,流血积沟渠。
敌上云如群羊,如惊鹿,必退走,急击之。
云如卷席,如疋帛乱攘者,皆为败,可攻而擒之。
云气盖道,蔽蒙昼冥者,饭不暇释,炊不及熟,急去也。
有云如鸡兔临营者,军败走。
军上气黑而卑如楼状,军移必败。
敌上气如卧人无手足,或似车徊乱不起者,败,如击牛,凶败气。
敌上气如双蛇,如飞鸟,如决堤垣,如坏屋,如人相指,如人无头,如惊鹿相随逐,如人两相向,皆为将败之气。
凡降人气,如人皆叉手低头。又云:如人叉手相向。
白气如群趋入长营,连系结百余里不绝,而徘徊须臾,气如黑山,以黄云为缘者,欲降服之象也。
敌上气青而渐黑者,将欲死。
云气如人头者,是将军失兵众。
散军之气,如燔生草之烟,前虽锐,后必退,得岁月便击之必胜。
黑气临营,或聚或散,如鸟将宿,敌人畏我,心意不定,终必逃背,逼之大胜;若在我军,善须安抚。
日晕,有气如死蛇属晕者,将军死,两军相当,不利先举。
日傍有赤云如悬钟,其下有死将。
日晕四方均等,为力停;有缺薄征细,所临者败。
日月晕有背气,所临者败。
军上有白虹及蜺屈者,败。
军上有白虹及蜺入营者,败。
日晕,气后至,先去者败。凡日月晕与气,以先有者为发,以先去者为败。
军上有日旁虹蜕及犯逆之,战者败。
日晕有四缺,在外军尽散败。

城胜气象占第五十七

白气从城中南北出者,兵不可攻城,不可屠城。
中有黑云如星,名曰军精,急解围去者,有突兵出,客败。
城上白气如旌旗者,胜。若赤界,其兵精锐不可当。
赤云临城,有大喜庆。黄云临城,有大喜庆。
青云从军城中南北出者,城不可攻。
青色如牛头触人者,城不可攻。
城中有气出东,其光黄,此天守城,不可伐,伐者死。
白气从中出,青气从北入及返回还者,军不得入城。
诸攻城围邑,过旬不雷不雨者,为城有辅,疾去之,勿攻。
城垒气出于外,如火烟者,主人欲出战,其气无极者,不可攻。
城上气如双蛇者,难攻;若前高后卑者,攻之可拔;后高前卑者,不可攻。
赤气如杵形,从城中出向外者,内兵突出,主人胜。
城上有云分为雨彗状,攻不可得。
其城上气不见于外者,不可攻。
有赤气从城上出者,兵内胜,宜备之。
凡攻城,有诸气从城出,入吾军上者,敌家气也,气绕城不入者,外兵不得入。
日晕,有白虹贯日,其城可攻拔。
日晕,有青气从中起四出者,围中胜。

屠城气象占第五十八

赤气在城上,黄气四面绕之,城中大将死,城降。
城上赤气如飞鸟,城可攻,急击之,则破走。
城上有赤气如破车,城可攻。
城上无云气,士卒必败散。
城营中有赤气,状如狸皮斑及正赤者,并破亡将败。
城上气如死灰色及上下出者,城可攻。一云,攻城围邑,其气如灰气出而覆其一军上者,多病,城可屠;气出复入者,人欲逃背。
攻城围邑,城上气聚如楼见外者,攻之可得。
望城中气起而正上赤,可屠。
城营上有云如众人头赤色,下多流血死丧。
攻城围邑,其上气色如灰,一云灰,城可屠。气出南北,城可克;其气出复入城中,人欲逃背;其气出而东,城可攻;其气出而西,城可降;其气出而复其军上者,士多病;其气出而高无所止,用日久长。有气从城外者,兵欲盗攻。
攻城,黑云临城者,积土固险之象。黑,水之气,城池之称。我据城,敌不能为我攻,故不可攻。又曰:审应而无攻,知难而自止,因可用智不败。
有白气如蛇,来止敌城上者,急攻之,小缓则失;从其城来指我营者,宜急固守。
凡攻城,有白气绕城而入城者,随所入,急攻之,小缓则失;从其城来指我营者,宜急固守。
攻城,若不雨,濛雾,日死,风至,兵胜。日色无光为日死。
云气如雄雉临阵,其下必有降者。
濛云围城而入城者,外胜得入。
有云如立人五枚,或如三牛,边城围。
城上有蛟头白,内降,城可攻;若有屈虹从外入城中,三日内,城可屠。
日重晕而有白虹贯日,围城客胜。

伏兵气象占第五十九

军上有黑气,浑浑圆长,赤气在其中,其下必有伏兵,不可击。军当欲战,或长相守者。
望彼军上白气粉沸,起如楼状,其下必有藏兵万人,不可轻击。
军行近山林坑谷之间,当善防之,既是伏兵之地,而上有气者不疑。云纷纷绵绵相绞,及似蒿草数尺,车骑为伏兵。云如布席之状,及似蒿草尺许,此以步卒为伏兵。
伏兵之气,如幢节状在乌云中,或如赤杵在乌云中,或如乌人在赤云中。
黑气出营南,贼逃吾,复有伏兵,谨候察之,有覆之无遗。
两军相当,赤气者伏兵之气。若前有赤气,前有伏兵;后有赤气,后有伏兵;左右亦如之。察审则知伏兵所在。
军上有气乌色中有赤气,必有伏兵,不可攻;前有乌气,后有白气,必有伏兵,不可攻。
有云如山,兵在外,有伏兵。

暴兵气象占第六十

白气如瓜蔓连结,部队相逐,须臾罢而复出,至八九而来不断,急贼卒至,宜防固之。
白气如仙人衣,千万连结,部队相逐,罢而复兴,如是者,当有千里兵来,所起备之。
黑气敌上,来之我军上,欲袭我,敌人吉,宜备不宜战,敌回,从而击之,必得小胜;天色苍茫而有此气,依日支干数,内无风雨,则所发之方必有暴兵。日克时则凶,时克日自消散。此气所发之方,当有使人告急,一人来则气一条,二人来则气二条,三人来则气三条;若散满一方,则有众来。期至依支干数,数内有风雨则伏。
壬子日,候四望无云,独见赤云如旌旗,其下有兵起。若遍四方者,天下尽有兵。
若四望无云,独见黑云极天,天下兵大起;云半天,兵半起,名天沟,三日内有雨,灾解。
敌欲来者,其气上有云,下亦有云,其下敌必至。
云气如旌旗,贼兵暴起,暴兵起如虎。
云气行人,必有暴兵;色白而悴者,是暴兵起。
气如人持刀盾,有云如坐人赤色,所临城邑有卒兵至,惊怖,须臾去。
赤气如人持节,兵未息。
云如赤虹,有暴兵。
白虹出长尽,有暴兵流血。
有云如人行止不崩,有暴兵。
赤云如火者,所向兵至。
天有兵气状如疋布、经丑未者,天下多兵,赤者尤甚。
有云如胡人列阵,天下兵起。
天有白气广六丈、东西气竟天者,兵起;青者有大丧。白气如带道竟天,有暴兵。
有云如疋布竟天,天下兵起。
有云如疋布持捧,兵起民流。
有云如豹四五枚相聚,国兵起。
四方清霁,独有赤云赫然者,所见之地有兵起。

战阵气象占第六十一

气青白,白高,将勇大战。
气如人无头,如死人卧,敌上气如丹蛇,赤气随之,必大战败将。
四望无云,独见赤气如狗入营,其下有流血。
四望无云,独见赤云如立蛇,其下有流血出战。
四望无云,独见赤云如覆船者,其下有战。
初出军日,天气昏漠,云气阴沉寒克者,必战。若清阳温和,风尘不动者,不见敌亦不战。
有青气见军之王相上者,当戌交战,不见者不战。
若白虹,若赤屈虹,见城上,其下必大战流血;赤气屈旋停住者,其下有兵血流。
白气如车入北斗中转移者,下有流血,大将死。
云如耕垅者,兵必大战惊。
日傍气或相交贯穿,或相背,主中不和。
日有白气若虹交见者,从上击下胜,无军而见者,下必流血。
两军相当,必交战。有白虹列四五六见者,亦为大战。
日旁有一缺,万人死其下。两军相当,不利先举。
月初满而蚀,有军必战。
日月有赤云截之如大杵,军在外,万人死其下。两军相当,不利先举。

图谋气象占第六十二

白气群行徘徊结阵来者,为他国人来欲图人,不可应;视其所往,随而击之可得。
日月濛濛无光,士卒内乱,将军循法度,察有功以自明。及有兵内发,止严利,而伺奸入谋议。
天阴沉不降雨,昼不见日,夜不见星月,三日已上,阴谋也,将慎左右及敌使;五日至七日,有谋蔽,将夺其权,此其篡杀事。连阴十日,乱风四起,欲雨而不雨,名曰濛,臣谋君。故曰;久阴不雨,臣谋主。
天阴沉,日月俱无光,书不见日,夜不见星月,皆有云障之而不雨,此为君臣俱有阴谋。
两敌相当,阴相图议事。若昼阴夜月出,君谋臣;夜阴昼日出,臣谋君。
黑气如幢,出于营中,上黑下黄,敌欲来求战,而无成实,言信相反,同奸于我。谋将军之事,通言九日之内必觉,备之吉。
黑气临我军,如车轮行,敌人谋乱,我国臣与同勾引小臣,君行罚吉。
黑气游行,中含五色,临我军上,敌必谋合诸侯而伐吾国,诸侯反谋,军自败。

吉凶气象占第六十三

庆云,赤紫色,如烟非烟,如云非云,郁郁纷纷,萧索轮囷,是谓庆云,亦曰景云。见者国有庆。云含五色,润泽和缓,见于城上,景云也。一曰庆云。非气非烟,五色氤氲,一曰卿云。景云者,太平之应也。五色为庆云,三色为矞云。一云外赤内青为矞。
云赤如龙状,名曰昌光,帝王起则见。
如星非星,如云非云,或曰星有雨。赤彗上似盖,下连星,名曰归邪。归邪见,必有归国者。
日晕黄色及抱珥直光,履黄色,皆吉庆之事。
京房《易飞候》曰:视四方常有大云,五色具而不雨者,其下有贤人隐。青云润泽蔽日,在西北,为举贤良。
黑气如大道一条,至四五疋,明不见头尾东西者,不过三朔,大赦天下。
赤气如散盖覆军上,千里内战,有庆;千里外,有忧。
黄气临营,西向东向,战并凶;北向吉。
赤气随日出,军行有忧;随日没,外告急者。或曰:天下檄告敌。或征不行,凶。
赤气漫漫血色者,流血之象。
赤气如火影见者,臣叛其君,不过三朔。
赤气如龙蛇,在山头住,又如夜光者,臣离其君,国主不安,为客君所伤,人民流移,远其乡里。
赤气覆日而光,大旱,人民饥千里。
何知贼得否?赤气行,黑气随;赤气灭,为贼可得;若独行无黑气随者,贼不可得。
黑气如死人头在营上,敌人有所献,且求降,许之;不许必战,功虽成,士卒多死。
黑气如牛头、龙、马、蛇变化,疾病,人民流亡,不宜乳妇,夷兵咸欲欺中国,宜遣伺侯,谗言为恶。
新出军行师,假令向东伐,而有白云从西来,因随而击之胜;若有赤云东来逆军者,敌胜;我军当败,急且屯守,他方仿此。
黑气如积土,在我军上,敌来袭我,我必坚守经月;敌心离,离而后战,必大胜。
若对敌在东方,白云东去,而有云又东来,相逆,须臾过者,云已去而有风随之,所望龙虎之状,若在我军,皆大胜。虽从云而风逆者,亦不可战。若有云气横来者,两军不合,急先伏止,不尔,有遁将。黑气游行,中含黄气,在我军者,急令举兵。不速战,士卒惧,人有逃心,罢军吉。
两军相当,彼军上有气赤,上如疋布,广长数十丈,其下色黄白,必有背叛之军,昏见在臣佐,夜见在兵,宜备之。
凡被围,平目视围上气,郁郁如火,光芒势翕翕然者,其方救至,无者无救。
军行,有白气如虹者,军大惊,宜备之。
若黑云南北阵,国将有忧。不然,有大水为害。
白云白气极天南北阵,有忧;黑云东西阵,君有忧。若天气苍茫而东西极天,移日不动者,为忧深。此气以戊己日出为灾。
日入,有青气东西极天,支干数内无风雨,不出三年,将有大丧。
赤云临围上东西阵,国且负兵。
三雾,秋以庚辛申酉日,气色白,东行利为客,先举兵胜,后举兵败。
二雾,夏以丙丁巳午日,色赤黄,气西行,为利客,主人凶。
四雾,冬以壬癸亥子日,气青黑,气南行,兴军动众。
五雾,四季月以戊己辰戍丑末日,气黄色,行向北,利客,主人内乱。
一雾,春以甲乙寅卯日,气青,出东方向季者,客胜。
山中冬雾,十日不解者,欲崩之候。
云如疋帛而行,若西南,若邑郡者,其君有忧。
云气如乱坏,大风将至,视从来遮之,云甚润而厚,大雨必暴至。
四始之日,有黑气如阵,厚重大而多雨气,若雾非雾,衣冠而濡,见则其城带甲而趋。
日出没时,有云横截之,白者丧,黑者惊。三日内雨者,咎解。
云气如雄兔,临军营中,军士死亡。
天有青气入营者,兵弱惊。天有赤色入营者,兵暴惊。天有黄气入营者,兵和解。天有白气入营者,兵强。天有黑气入营者,士卒疾病。一云:兵相残,急移营。
有云如蛟龙,所见处,将军失魄。
有云如鹄尾,来荫围上,三日亡。
有云如日月晕赤色,其国凶;青白色,有大水。
有云状如龙行,国大水流亡。
有云赤黄色四塞,终日竟夜照地者,大臣纵恣。
有云如气昧而浊,贤人去,小人在位。
凡遇四方盛气,无向之战。甲乙日青气在东方,丙丁日赤气在南方,庚辛日白气在西方,壬癸日黑气在北方,戊己日黄气在中央。四季日战,当此日吉,逆之必败。甲乙日平旦,所向有白云,不可攻。丙丁日所向有乌云,皆为城坚,不可攻。他仿此。
赤气如火者,叛其君。赤气加西方者客胜,加北方者客败。加东方,和解不斗。加南方者军还,天下安,无兵。他仿此。
凡天见五色云气,望东西南北,至子午卯酉,若百步千步,一丈十丈,一尺长,数百丈,如车道长百十丈,日辰相克者,大斗;不相克者,寄居忧除。王气所临,有天命,为兵强;相气所临,为战胜,将吏有功;死气所临,死丧疾病,饥馑破败;囚气所临,为被围降败;休气所临,为兵罢无功,士卒亡散。
日中有黑气,君有小过,而臣不掩君恶,不扬君善,故日中有黑气,不明是也。
凡白虹者,众乱之首,百殃之本。雾者,百邪之气,阴来冒阳,奸臣谋主,擅权立威。在天为濛,在地为雾;日月不见为濛,前后人不相见为雾。象志气也,昼雾夜明,臣志得伸;夜雾昼明,臣志不伸。一云:君政邪,人覆主上,臣谋冒其君,覆之气也,臣以非政,乱君政。雾从夜半至,日中不解,遂止于濛,君不悟臣,行奸政于百姓;过日中似雨,臣强,无所避;濛日见,邪人欺君,有救,则明政令,审取顺信臣而无害。雾终日终时,有君忧。色黄小雨;白主兵丧;青疫病;黑主暴水;赤有兵丧旱;黄主土功,或有大风。凡夜雾白虹见,臣有忧;昼雾白虹见,君有忧。虹头屈至地,流血之象;白虹气出,其年兵起。凡雾气,不顺四时,逆相交错,微风小雨,为阴阳气乱之象。从寅至辰已上,周而复始,逆者不成,积日不解,昼夜昏暗,天下欲分离。凡雾四合,有虹见其方,随四时色,吉非时色凶。凡雾气若昼若夜,其色青黄,更相掩覆;乍合乍散,臣欲谋君,为逆者不成自亡。凡雾气四方俱起,百步不见人,名曰昼昏。不有破国,必有灭门。凡天地四方昏濛若下尘,十日已上,或一月日,或一时,不沾衣而有土,名曰霾。故语曰:天地霾,君臣乖,不大旱,外人来。

九土异气象占第六十四

《史记》曰:故候息耗者,入国邑,视封疆田畴之整,城郭屋室门户之润泽,次至车服畜产之精华。实息者吉,虚耗者凶。
然则天地之间,无不有气色者也。故积钱实,瓦石古墟,市狱战场,皆有其气。今转次之云尔。
海旁蜃气象楼台。广野气成宫阙。
自华山已南,气上黑下赤。嵩高三河之郊,气正赤。恒山北气青。渤海之间气正黑。江淮之间气皆白。东海气如圆灯。汉水气如引布。江汉气劲如杼。济水气如黑豚。渭水气如白狼白尾。淮南气如帛。少室气如白兔青白尾。恒山之气如黑牛有尾。东海气如树。西夷气如室屋。南夷气如楼阁或类舟船幡旗。北夷气如牛羊群畜宫阙。
黑气如群羊,如猪鱼,为六夷不顺。阵云如立垣,杼云类杼。轴云类轴,抟两端锐。柄云如绳,居前亘天山,其半半天者类门旗,故白云勾曲。诸此云见,以五色占。而浑转密,其见动人,及有兵起合阙。其真云气,如三疋帛广,前锐后大,将军行气也。千岁龟,上有白云。
韩云如布,周云如车轮,秦云如行人,卫云如犬,魏云如鼠,齐云如绛衣,越云如龙,蜀云如囷。
车气,乍高乍下,往往而聚;骑气,卑而布;卒气抟,前高后卑者,不止而返;校骑之气,正苍黑,长数百丈;游兵之气,如彗扫。
喜气;上黄下白;怒气,上黄下赤;忧气,上下黑;土功气黄,白徒气白。
凡候云之法,气初出时,若云非云,若雾非雾,仿佛若可见。初出森森然,在桑榆上,高五六尺者,是千五百里外,平视则千里,举目望则五百里,仰瞻中天百里内,平望桑榆间二千里,登高山而望四下属地者三千里。
凡欲知吾军,常以甲己日及庚子戊午未亥日,八月十八日,去军十里,登高望之可见。依别记占之,百人已上,皆有气。
凡占灾异,先推九宫分野,六壬日月,不应阴雾风雨者,乃可占。
对敌,有云来甚卑,掩沟盖道,是大贼必至,食不及饱,急起严备之。
敌在东,日出候;在南,日中候;在西,日入候;在北,夜半候。
凡气在王相色,吉;在囚死色,凶。
凡军上气,高胜下,厚胜薄,实胜虚,长胜短,泽胜枯。
凡气,欲似甑上气,勃勃上升,积为雾,雾为阴,阴气结为虹蜺晕珥之属。凡气不积不结,散漫一方,不能灾。必须和杂杀气,森森然疾,乃可谕占。
军上气安则军安,气不安则军不安,气南则军南,气北则军北,气东则军东,气西则军西,气散则军破散。
候气,常以平旦、下晡、日出没时处气见以知。夫占之期内,有大风雨久阴,则灾不成。故风以散之,阴以疏之,云以藏之,雨以解之。

云气入列宿占第六十五

角宿:有云状如刀剑,□□□角间,有忧,阴谋起,天子下殿。有云苍色入左角,兵散;出右角,战有忧。
亢宿:有云入亢,人民疾疫。有气入亢出氐,君主疾。
氐宿:有苍白云入氐,天下大疫疹流行。有黑云入氐,水灾。
房宿:有赤云状人入房,后有娠,不然,好事起。有气入房,宫中大兵起,名曰内乱。
心宿:有青云出心,天子使诸侯将出。有白气入心左星,太子受赐;黑气入心右星,庶子受赐禄;苍白气入心中星,天子有忧。
尾宿:苍气入尾,故臣有来归身者;出尾,臣有死者。白云入尾,君故臣有来者。
箕宿:苍气出箕,国灾除。又曰:入箕,四夷来见。黄云入箕,有蛮夷来贡。
斗宿:苍白云气入南斗者,多风。赤气入斗,兵起。
牛宿:虹云出牵牛之度,必有崩城,期二年;苍云入牛,牛多疾。
女宿:赤云入须女,妇人多以兵死。白气入女,女多疾疫。
虚宿:苍云入虚,哭泣在内;出虚,祸除福兴;黄气入虚,天子以喜,起庙祠祀。
危宿:苍白若赤云入危,有土功盖屋大作之事。苍气入危,中国忧损屋。
室宿:苍白云入室,大人丧之忧。(入壁同。)气润泽如日月见室,男子之祥。
壁宿:赤云入壁,有兵起。黑气入壁,有破王。
奎宿:赤云入奎,有兵若疾病。
娄宿:白气入娄,人民受赏。黄气入娄,贵人受赐。
胃宿:苍白气入胃,以丧籴粟。黑气入胃,囷仓败,谷腐。
昴宿:苍赤云入昴,人民多疾疫,妖言大起,不然龙见。
毕宿:苍白云入毕,岁不收;出毕口,其祸除。又曰:赤云入毕,兵起,大旱,火灾。白气入毕口中,其岁大人必有生者。
觜宿:黄云入觜,兵随之出。黑气入觜,大人忧。
参宿:苍云入参,有火灾。赤气入参,内有兵起。
井宿:黄气白入井,有客来宾,池泽水事兴。赤云入井,大水,不然有疾病。
鬼宿:白云入鬼,有疾病忧。黑气入鬼,大人忧。(觜同。)
柳宿:赤云入柳者,有失火之忧;出柳者,大旱。黄云入柳中,五十日赦。
星宿:苍白云入七星,大人忧。赤气入七星,四曲五曲不正者,有亡臣。
张宿:白云入张,大客有忧。赤气入张,天子用兵赐物。黄白气润入张,天子因喜赐客;出张,天子使信物、赐诸侯。黄赤气入张,忧;出张,天子用兵。
翼宿:黑气入翼,政短。翼星有气三夜不去,大人忧,兵大起,车骑满野。
轸宿:苍云围轸,亡国之戒。苍白气入轸,王大幸观;出轸,其祸除。黑气如鼠入轸正中,大人堕车忧,或落床。黄白云出轸,天子用车为币赐诸侯王。

云气入中外官占第六十六

赤黄气出紫宫,有立王。
赤黄气出紫宫中,天子用钱物赐诸侯王。
赤云气直入紫宫中,兵大起,内乱,有立王。
赤气出紫宫中,兵起。
赤黄气润泽入紫宫中,天子有嘉剑。
黄白气润泽如刀剑入紫宫中,天子有男喜。
黄白气入紫宫中,有立侯王。
黄白气正圆如杯碗入紫宫中,幸臣有奉献美女者。(入太微,同占。)
苍白气出紫宫,其祸除;起或入长垣,胡人起。
苍白气出天极中,其祸除。
苍白气入勾陈中,大司马忧丧。
黑气入勾陈中,大司马戮死。
赤气入勾陈中,内乱。
赤气出勾陈中,大战,将有功。
黄白气入勾陈中,将大战。
白气入勾陈中,天子立宗庙。黑气出勾陈中,其祸除。
赤气入北斗,兵起,及宫庙有火忧,大旱。
赤气入北斗中,还勾陈南斗,不过一年,有流血,兵将死,客胜主。
黄白气入北斗,天子使诸侯。
云气五色直入北斗,必立天子,远二年,近百日。
苍黑气入北斗魁中,贵臣死狱中。
苍白气出北斗魁中,其祸除。
赤气入北斗魁中,将斧锧斩者。
黄气出北斗魁中,天子出恶令。
黄白气出北斗魁中,天子左右幸臣有囚者蒙德令。
苍白气入北斗,多大风。黄云蔽北斗,明日雨。
赤云掩北斗,明日大热杀人。
白云掩北斗,不过三日,雨。
青云掩北斗,五日雨。
天下晴,北斗上下独有云,后五日内必大雨。
黄白气集辅星,相有喜。
白气集辅星,相有忧。
赤气集辅星,相有斧锧之事。
赤云入摄提,九卿忧。
黄云入摄提,九卿有赏。
赤气入摄提,戈盾用事。
青云一道、如千寻枪竿而冲大角过者,殿梁栋折。
黑气出梗河,兵大战。
苍白气出招摇,三夜不去,大人忧。
黄气出女床,后宫有子喜;白气有丧。
黑气出女床,后宫有死者;青气有病。
苍白气入天棓,有丧。
苍白黑气出天棓中,其祸除。
青气入天棓,有丧;出天棓,有祸。
赤气出天棓,兵大起戮死。
黑气入天棓,大人忧。
苍白气出贯索中,其祸除。
苍白云气入贯索中,天子忧亡地。
赤气入贯索中,有内兵起。
黄气入贯索中,天子喜。
苍白气入织女,主忧病。
苍白气出天市,其祸除,万物贱。
苍黑气入天市中,万物贱。
赤气入天帝中,兵弩贵。
赤气出天市中,兵大贵。
黄白气长如二疋缯布,常集天市中,神奇物出,天子有喜。
赤气出天江,车骑将军出。
苍白气出河鼓中,将有忧。
黑气入匏瓜,天子食果为害。
苍白气入天津中,君有水忧。
苍黑气入王良,奉车忧。
苍白气入附路,太仆忧。
客气出天船中,不出一年有自立者。
苍白云气入三台,人民多丧。
白云大围长二三丈,出天牢中,贵人及人亲属,必斩死。
赤气入天理中,兵大起。
赤气出东西掖门者,起兵将受令。
赤气入东西掖门,内乱兵起,人主且有吉事,天必应以云光影。
黄白气入东西掖门,天子有喜。
黄白气出东西门,天子出德令。一曰:云如为□在太微中,有人为外应者。
黑气入东西掖门,大人忧母。
苍白气出东西掖门,天子忧丧事;出太微中,其祸除。
苍白气如人反走兽入太微坐旁,有反者。
苍白气如走兽,入抵太微帝座星,天子有忧。
苍白气入抵太微及帝座,天子有丧事。
赤黄气润泽入太微中,天子有喜事。
赤黄气润泽如箕帚入太微中,妇女有喜事。
赤黄气如箕帚出太微中,天子用钱物赐美女。
赤黄气入太微中,天子用钱赐诸侯王。
赤气出太微,兵起。一曰有立王。
赤气如杯碗正圆飞出太微中,天子用壁赐诸侯王。
赤气直指太微坐左右,诸侯且内乱。
黄白气出太微中,有立王。
黄白气如赤黑气蛟蛇及龙形,在太微庭宫阙上,有白衣之会;其同章环太微天庭而主杀主丧。此气皆乱臣谗贼之气。
黄白云气出宫上,若旗有光,人主有喜,延年益寿。
有青白气出五帝座飞径出南门者,不出九十日,人君失其官,天下不安。
赤气出五帝座、下至入幸臣中者,不出六十日,近臣有欲谋其君者。气不成,不明形者,死亡,天下大乱。
青白气出幸臣入五帝座,臣中正欲论兵事发。(入积卒同占。)
气上赤下白,大如井口,从外入压太微庭者,邪臣;气直者,贵臣之气。
太微中有云如鸟,诸侯反,有来诛天子,内连谋。
黄气出太子座上、入五帝座者,不出六十日,太子即位。
黑气抵太微坐,左右诸臣死。
苍白气入郎位,中兵起。
赤气出郎位,多用兵,远出行。
黄白气润泽入郎位,中郎受赐。
黑气入郎位,郎多死者。

云气入外官占第六十七

赤气直如千寻枪竿冲库楼,天子自将兵,兵大动,武库官忧,内外不安。
赤气入鱼星,车骑满野,军大动,将军忧。
苍白气入羽林军,直南出,后有忧。
赤白气入龟,巫卜官忧。
赤黑气入鳖鱼,白衣之会,天下易政。
赤气入傅说,祝官忧。
赤气入北落师门中,兵起。
苍黑气入天仓,岁不熟。
青白气入天囷,岁饥。
苍白气入骑官,将死。
赤气入败臼,人主凶。
青气入天廪,飞蝗生。
赤气入天苑中,牛马多伤。
赤气出参旗,不出一年,西胡来,欲盗中国,若侵地,不出三年,天下烦扰,百姓多忧。
苍白气入天厕中,天子有阴病。
青赤气入积卒中,正臣欲论兵事发。
赤气入天汉中,兵大起。
苍白气入咸池中,水虫多死。
苍白气入折威中,大臣作逆内乱,兵大起,天子失势。
赤云气入天积中,有火忧。蒭藁一名天积。
岁星起出丧气长三丈,三日雨,王者不安,大扰。
荧惑出丧气长一丈,百日旱。
填星出丧气长四丈,有土功,多雨。
太白出丧气长三丈至六丈,多风雨,兵大起所指处。
辰星出丧气长一丈,大水。
气象升沉,表吉凶之得失。青气白黑犯官坐而入,占者察焉,豫晓祅变,括量铨度,唯气幽深,穷之更坚,钻之更邃。诸占隐辞决,并在略例中。若志士研精,须得指图者也。仆寻之白首,粗得其门,后世学人观此意也。

赞(1) 恭喜发财
版权声明:一些,随便搬运;一些,不得搬运。
文章名称:《乙巳占——卷九》
文章链接:https://tianyugong.com/ys9/
分享到

道不虚传只在人

白云深处回到首页

福生无量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