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玉宫
玄象天玉

乙巳占——卷八

乙巳占 卷第八

彗孛占第四十七

长星,状如帚;孛星圆,状如粉絮,孛孛然,皆逆乱凶。孛之气状虽异,为殃一也,为兵丧,除旧布新之象。余灾不尽,为兵丧水旱,凶饥暴疾。长大见久,灾深;短小见速,灾浅。彗孛所当之国受其殃。
彗孛干犯月五星,有兵丧,中国兵动,四夷来侵,百姓不安。
凡彗孛见,亦为大臣谋反,以家坐罪,破军流血,死人如麻,哭泣之声遍天下,臣杀君,子杀父,妻害夫,小凌长,众暴寡,百姓不安,干戈并兴,四夷来侵,国兵不出,饥疫死亡之事。
凡战,两军相当,执本者胜;随彗所指处以讨之焉。
彗星有行有止,行者则事小,止者则事大,各在邦以直事国分占之。

彗孛入列宿占第四十八

彗孛出行,历二十八宿。留舍出见,百日不去,三年应之。五十日已上,五年应之。二百日已上,七年应之,灾深。
彗孛干犯两角间,白者,军起不战,邦有大丧;其色赤,战,芒所指,必有破军侵城,期七十日,或三年。与彗孛出角,天下大乱,更改易王,暴兵起,必有战,近期三年,中五年,远九年。彗入出角,长可七八尺,天下更改。金火守之,兵大用。
彗出亢,天下大饥,其国有兵丧,人民多疫,人相食,不出三年。彗出亢,天子失德,天下大乱,有大水、兵疫。
彗干犯氐,大赦,天子失德,米大贵。彗出氐中,天下大赦,其灭氐,大疾恶,米大贵,兵起。彗孛起氐中,天子不安宫,移徙,失德,易政。
彗起房出,天子行为无道,诸侯守兵守国。彗孛贯房,王室大乱。彗干犯钩钤,王宫大乱,不出三年。
彗出心,兵起宫中,剑戟交锋。大臣相疑,有戮死者,近期七日,中七十日,远百八十日。彗出心,居守之,天子有丧,德令不行,蝗虫大起,人民饥,流去其乡,期一年,远六年。
彗出入尾,后相贵臣诛,兵起宫门,宫人走出,国易政,近一年,中二年,远三年。彗孛干犯尾,后有以珠玉簪珥惑天子者,诬谗大起,后相贵臣诛,宫人走出,兵起宫门,岁多土功,近期百八十日,远一年。
彗出箕,夷狄为乱,大兵起,天下大旱,米贵十倍,大饥。彗守箕,东夷下湿与水居,将为乱。
彗孛长干犯南斗,爵禄大臣忧,王者病疫,臣谋君,子谋父,弟谋兄,是谓无礼,诸侯不通,天下易政,大乱兵起,期百八十日,远不出一年。彗出南斗,大臣谋反,兵水并起,天下乱。彗出斗,天下皆谋上。
彗犯牛,吴越兵起自立,三年而灭。彗孛干犯牛,中国兵起。彗出牛,四夷兵起,边境为乱,来侵中国,人主有忧,期一年,中二年,远三年。彗出牛,改元易号之象。又曰:多兵,籴贵,牛大死。
彗孛干犯须女,其邦兵起,女为乱,若妾迁为后,王者无信,大乱,期不出三年,退女所亲,天下安宁。彗出须女,其国兵大起,女主为乱,王者恶之,将军戮死,若以战亡,期不出三年。
彗出虚,兵大起,天子自将兵于野,大战流血,光芒所指,国必亡,期三年,远五年。彗出虚危之间,其国有叛臣,兵大起,将军出行,国易政,期三年。
彗出干犯危,其国有叛臣,兵大起,将军出,国易政,若大水,人饥,期三年。彗孛干犯危,其国有叛者,兵起,大将军出。
彗孛干犯室,先起兵者弱,不可以战,战必亡地,主将必亡,去之吉,期百八十日,远二年。一云:期三年,远六年。又曰:彗出室,大水。彗出室壁间,兵大起,若有大丧,有亡国死王,期不出三年。彗出室,天下乱,易政。孛见室中,后宫且有乱。一曰:有德令。彗犯室,先起兵者,不可以战,亡地,期三年,远六年。
彗孛犯壁,且其国起兵大灾,庙堂四门流血,天下降。彗干犯出壁,王者兵起,毁坏宗庙,四门伐兵,流血滂滂,人民惶惶,莫知其殃,近期一年,中三年,远五年。
彗孛干犯奎,其国君出战,大饥,人相食,国无继嗣,近期一年,远三年。彗孛出奎,西北举兵伐中国。其下食石千钱,天下大水,库兵悉出,祸在强侯外夷,相应首谋,期三年。彗出奎,鲁国兵起。
彗孛干犯娄,国有大兵,四时绝祀,远不出三年。彗出娄,国有大兵,四时绝祀,有亡国,先旱后水,人民乱,饥死,五谷大贵,籴无价,期一年,远三年。彗孛干犯出娄,五谷不成,仓廪空虚,六畜疫。
彗出胃,五谷不成,仓廪空虚。彗孛出昴胃之间,状如竹竿而倚,此出为兵起戒,此太白之变见,不过一年,其国兵起,若有丧。彗出胃,大臣为乱,天下兵起,五谷不登,人民饥,京都国仓,悉皆空虚,期三年,中五年,远七年。彗出胃昴之间,状如竹帚,有兵灾,大臣为乱,君弱臣强,边兵大起,天子忧之,人民惊恐,国王有忧,期一年,中二年,远三年。彗孛出胃昴之间,大国兵起。
彗孛干犯昴,大臣为乱,国兵大起,期一年。彗孛出昴,赦。
彗孛犯毕,必有丈夫数万人。彗孛犯毕,边大战,中原流血,彗出毕觜之间,小而长,状如长竿,上有垒垒然。此出为兵战戒,此填星之变见,不过一年,兵起宫中,女主有殃。
彗孛守毕柄,侯邑益土;守毕口,中邦相乱易政,邑君大臣当之。
彗干犯觜,国兵起,天下动扰,期一年,远三年。彗出觜,其国兵起,有失地死主,人流,大臣出战,下有亡国,期三年,远五年。彗见觜,必有破国乱军,伏死其辜。
彗孛干犯参,其国边兵大败,其军亡,期一年,远三年,彗出参,天子更政。彗出参伐,天兵蔽地,大臣谋反,君有忧,天子躬甲,斧钺大用,兵马驰道,弓弩恒张,期三年,远五年。彗孛流入参,若出参,其年兵起,彗干犯东井,则大臣诛,其国用兵,期百八十日。
彗在井,大人死,见三十日,兵将当之;见五十日,相当之;见七十日,主当之。彗孛干犯鬼,国有大兵横行,近一年,远三年,天子以赦除咎。
彗出鬼,名曰丧楼见,皆以赦应之;彗出鬼,有丧。
彗出于犯柳,国诛大臣,兵丧并起。又云:强臣凌主,天下倾危,其国大旱,民以饥死,期三年,远五年。彗出柳,有兵,臣凌主,大旱,谷贵。
彗干犯七星,邦有大乱,国主不定,兵起宫殿,贵臣戮,近期七十日,远百八十日。扫出星张之间,状如布,从风而靡,此为兵戒,荧惑之变也。彗出星张之间,状如炊火,且为兵灾,荧惑之变。
彗干犯张,其国内外用兵,主徙宫,天下半亡。彗出张,大旱,谷石三千。
彗干犯翼,其国用兵,大臣为忧,远期百八十日。彗出翼轸之间,天下皆谋上,国有大丧,人主死亡,必有大兵,期其不出三年。彗出翼,其国有兵,若有丧,以水为饥,人多流亡,所指有降伏,期五年。
彗孛干犯轸,兵丧并起,近期百八十日,远一年。彗出轸,天子崩,兵丧并起,满宫门,车马无主,人无定居,期三年,中五年,远九年。王者以赦除咎,则灾消也。

彗孛入中外官占第四十九

彗出摄提,天下乱,帝自兵于野,兵起宫中,王者有忧,期不出三年。
彗干大角,长可六七尺,天下大乱,兵大起,国易政,期三年。彗出大角,大角为帝座。秦始皇时,彗出大角,大角亡,以亡秦之象。
彗犯天市,地震。(一云天纪。)彗干天市,所犯者诛。
彗孛犯宦者,中外有兵,
彗干犯帝座,民大乱,宫庙徙,大臣忧,期三年。
彗出东西咸,女主淫泱自恣,宫门不禁,若贵女有忧。
彗干历天江,大兵攻王国,王者以赦解之,则国丰年。
彗孛干犯建,王者失道,忠言诛,贤士逃亡。
彗孛犯离珠,后宫为乱,若宫人有诛。若守之阳,为大旱;守之阴,为大水,五谷不登,人民饥。
魏陈留咸熙二年五月,彗见王良,长丈余,色白,东南指,十二日灭。占曰:王良,天子御驰;彗扫之,除旧布新之象也。色白为丧,王良在东壁次,又并州之分野,八月晋文王薨,十二月帝逊位于晋。
彗出天大将军,兵大起,将军出,旗鼓陈。若守之,大将死,若有诛,期不出三年。
彗孛干犯五车,兵满野,天下半倾,百姓徙居,去其乡土,期三年。
彗出天关,兵大起,道路不通,人多盗贼,必有关塞之事,人主有忧。彗出天关而守之,天下道绝,国多盗贼,关梁不通,人主有忧。
彗出南河,蛮越兵起,边戍有忧,若关吏有罪者。彗守南河,为大旱,守北河,胡为乱,来侵中国;若守,胡军败。
彗干犯五诸侯,王室大乱,兵起,天子宫庙不祀。彗出五诸侯,执政臣有诛,若有被戮者,贵人当之,主有忧,期一年,远五年。
彗孛干犯积水,兵起宫门,宗庙毁绝,大臣有忧。
彗孛干犯积薪,有乱臣在宗庙。
彗孛干犯水位,水道不通,伏兵在水中,以水为害。彗出水位,天下以水为忧,有兵起,五谷不成,人饥。
彗出轩辕,皇后有忧,若失势,宫人不安,人主有忧,后宫当之。彗犯轩辕,天下大乱,易主,以五色占期。彗出轩辕,若守之,天下大乱,易王,宫门当闭,若女主死,期三年,远五年。
彗孛干犯少微,白衣聚,王者凶,术士不显,智者逃亡,期三年。彗出少微,多能臣有戮者,若功臣有罪,一曰:法令臣有诛者。彗出少微,士大夫起。
彗孛干太微,天下乱,有兵丧,大人恶之,以色占期,亦为死王。彗孛干历太微,所历者亡。出而孛太微,天下乱,不过三五年,必易政,以色占期,亦为徙王。
彗如粉絮,入太微,守五帝座,国有崩丧,大臣立,天下乱,大兵起,若犯守四帝座,辅臣有诛,执政者亡,期三年。
大彗干犯五帝座,王者亡,子孙不昌,王者修孝于天。奉宗庙郊祠则灾除。
状如帚,正赤,抵内屏,兵也。彗出内屏,守卫臣有诛,若有罪执法者当之。
彗孛干犯北辰,天下有大丧。
彗孛干犯北斗,有杀罚。春秋时,有孛干于北斗,则齐、鲁、晋、郑、宋、莒之君并杀乱之祸。
孛东方,则楚灭,三家、田氏分篡齐鲁。汉文帝末,孛西方,后吴楚六国反,而诛灭亡。晋太始末至太康初,灾异数见而晋氏隆盛,吴实灭亡,天变在吴可知矣。昔汉高三年,孛大角。大角,项王以亡,汉氏无事,此项王先受命也。吴晋之时,天下横分,大角孛而吴亡,与项氏事同。
彗干三台,三公诛丧。彗孛干紫微,天下易王。
彗出执法,臣有忧,政令不行,国失纲纪。
彗出羽林,军人反。
魏正始六年八月戊午,彗见七星,长可二尺,色白,进至张,积二十三日灭。九年三月见昴,长六尺,色青白,西南指。七月见翼,长二尺,进至轸,积四十二日灭。占曰:七星、张为周分野,翼、轸为楚,昴为赵魏。彗所以除旧布新,主兵丧。嘉平元年,司马懿诛曹爽兄弟及其党与,皆夷三族,京师严兵。三年,诛楚王彪,又袭王凌于淮南。淮南,东楚也,魏诸王幽于邺。

 

杂星祆星占第五十

祆星昼见。甘氏曰:星与日并出,名曰妇女与日争光,武且弱,文且强,在邑为文,在野为兵。
恒星不见。杨泉《物理论》曰:凡无名之星,一见一不见,唯二十八宿度数有当,故曰恒。《左氏传》曰:鲁庄公时恒星不见,夜中,星陨如雨。传曰:恒星不见,夜明也。《谷梁传》曰:常者在位,人君之象。不见者,无君之象,晋世祖太始四年七月,星陨如雨,西流星陨,民叛吴归晋之象也。
斗摇占。《吕氏春秋》曰:至乱之代,有星斗星摇。汉文帝元年,中星尽摇,上问候星者,对曰:星摇者,民劳也。后伐四夷,百姓劳于兵革。京房《易传》曰:星者阴阳之精,万物之体,五行之形。其体在下,精耀在上。百官之命,各因其原,飞及行,万人不安。大星陨下,阳失其位,灾害之萌也。其救也,人君当悔过,反政责躬,省徭役,安国封侯,以宁人为先,则宿星正矣。京房《易传》曰:君不任贤,厥祅,天雨星。
祅占。《黄帝占》曰:祅者,五行之气,五星之变,各见其方,以为灾殃。各以五色占,知何国吉凶,必决矣。行见无道之国,失礼之邦,为饥为兵,水旱死亡之征。《黄帝占》曰:凡祅所出,形状不同,为殃一也。其出不过一年,若三年,必有破国屠城,其君死亡,天下反乱,战死于野,积尸纵横,余殃不尽,为水旱、兵饥、疾疫之殃也。
天棓。《河图》曰:岁星之精,流为天棓。班固《天文志》曰:岁星嬴而东南,变为天棓。石氏曰:天棓出,其国凶,不可举事用兵。又曰;期三月,必破军拔城。甘氏曰:天棓见,女主用事。
天枪占。《春秋纬》曰:岁星退而南,三月生天枪。阳亢变萌,义乱兵行,诸侯大横,所见国,无用兵。《汉书天文志》曰:孝文帝时,天枪夕出西南。占曰:为兵丧乱。其六年十一月,匈奴入上郡云中,汉起兵以卫京师。刘向曰:吴楚七国反。
国皇。巫咸曰:国皇之大而赤,类南极老人也。《春秋考异邮》曰:国皇见东南,则兵起,天下急。司马彪《天文志》曰:孝灵光和中,国皇见东南角,去地一二丈,如炬火状,十余日不见。占曰:国皇为乱,内外有兵丧,其后黄巾贼张角烧州郡,朝廷遣将讨平,斩首十余万级。
蚩尤旗。《河图》:荧惑之精,流为蚩尤旗,类彗而后委曲,象旗也。《说苑》曰:蚩尤旗,五星盈缩之所生。夏氏曰:四望无云,独见赤云,蚩尤旗也。《黄帝占》曰:蚩尤旗,本类彗而后委曲,象旗幡,长可二三丈。见则王者旗鼓大行,征伐四方,兵大起。不然,国有大丧,期三年,中五年,远七年。魏高贵乡公元年,有白气出南北侧,广数丈竟天。王肃曰:蚩尤旗也,东方有乱乎?后毋丘俭据淮南以叛。《春秋运斗枢》曰:蚩尤旗干太微,法灭,帝死于野。
天谗占。甘氏曰:天谗在西南,长数丈,左右锐,出而易处。京房曰:天谗出其下,相谗为兵,赤地千里,枯骨籍籍。《汉书天文志》曰;天谗为天丧。(一云兵丧。)
旬始。《说苑》曰:旬始,五星盈缩之所生也。巫咸曰:旬始出于北斗旁,状如雄鸡,其怒有青黑,象伏鳖。《春秋合诚图》曰:黄彗分为旬始,为立王之题,主乱主招横,见则臣乱兵作,诸侯虐,期十年,圣人起伐,群猾横恣。《春秋考异邮》曰:旬始照其下,必有灭王。《汉天文志》曰:旬始如鳖,一见群猾横恣。《玄冥占》曰:有如雄鸡,其色赤黄,其名曰旬始,则天下有兵,其国不宁,期三年。
天狗。《黄帝占》曰:天狗者,五星之气,出西南,金火气合,名曰天狗。孟康曰:天狗有尾,旁有短彗,下有如狗下食血,其军必败。石氏曰:西北有星,长三丈而出,水金气交,名曰天狗,见则大兵起,天下大饥,人相食。石氏曰:夫天狗所下之处,必有大战,破军杀将,伏尸流血,天狗食之。皆期一年,中二年,远三年,各以其所下之国占之。郄萌曰:出状赤白有光,即为天狗,其下小小无足。所下之地,必流血,国易政。《汉天文志》曰:哀帝时着天白气,广如一匹布,长十余丈,如雷,西南行止,名曰天狗。传曰:言之不从,则有狗祸、诗祅。其年人相惊动,喧哗奔走。《春秋纬》:天狗如犬奔有声,望之如火,见则四方相射。《汉史》云:西北有三丈如火,名曰天狗,出则人相食。《天官》云:天狗状如犬。《镜星》又曰:大流星,有声,其止地,类狗所坠,如火光中天。其下圆,如数顷田处,上锐,见有黄色,千里破军杀将。《汉史》又曰:昭明,下为天狗,兵起流血,占昭明。《洛书》曰:昭明见,霸者出。《运斗枢》曰:昭明有芒角征也。《河图》曰:太白散为天狗。又曰:有出其状赤白有光,则为天狗。其下小无足,所下国易主。贞观十三年正月三日日午,东南方有声如雷,久而方绝。参验此征,多是天狗下,众说不同,未详孰是。推乱亡之运,此其必天狗乎。
枉矢。《说苑》曰:枉矢,五星盈缩之所生也。巫咸曰:枉矢,类大流星,色苍黑,蛇行,望之如有毛,(一云目。)因长数匹,着天。《海中占》曰:枉矢,类流星,望之有毛目,可一匹布,皎皎着天。见则天下兵大起。将出,弓弩用,期三年,《汉天文志》云:枉矢所触,天下之所伐射,灭亡之象也。又曰;枉矢流,以伐乱。又云项羽救巨鹿,枉矢西流。占曰:枉矢所触,天下之所伐射,灭亡之象也。物类莫直于矢,今蛇行不能直,矢而枉者,执矢者不正矣,以象项羽执正乱也。
天锋。宋均曰;天锋,彗象矛锋也。《洪范五行传》曰:汉昭帝时,天锋出西方天市,东行过河鼓,入营室中,占有乱臣戮死。后左将军上官杰与燕王谋反伏诛。
蓬星。《荆州占》曰:蓬星,一名王星,状如夜火之光,多则四五,少则二三。一曰;蓬星在西南,长数丈,左右有光,出而易处。《汉书天文志》曰:景帝中.三年六月壬戌,蓬星见西南,在房南,去房可二丈,大如二斗器,白色;癸亥,在心东北,可丈所;甲子,在尾北,可六尺;丁卯,在箕北,近汉稍小,且去时大如桃;壬申,去,凡十日。占曰:蓬星出,必有乱臣。房心间,天子宫也,是时梁王欲为汉嗣,使人杀汉诤臣袁盎,汉欲诛梁大臣,斧钺用,梁王恐惧,乘车入关,伏斧锧谢罪,然后得免也。

气候占第五十一

赤黄气出紫微宫天皇大帝星上,有立王。赤气润泽入紫微宫天皇星上,如刀剑,天子有喜,皇后怀孕事。
赤黄气出紫微宫中东西蕃星,天子用钱赐诸侯王,又云兵起。
赤气出紫微宫中勾陈星上,兵起。
黄白气润泽,如刀剑形,入紫微宫,守御女星上,天子有男喜事。黄白气正圆如杯碗,入紫微宫中,有立侯王。一云:天子有璧玉事。黄白气入紫微宫中,有立侯王。白气如龙如风或类兽飞鸟,入紫微宫,皆神气,客喜。黄白如杯碗正圆,入紫宫,幸臣有奉献美食。苍白气入紫微宫,其祸除;或入长垣,胡人兵起。
苍白气入勾陈中,大司马戮死。赤气出勾陈中,大将战有功。白气入勾陈中,天子立宗庙事。黄白气出勾陈中,兵在外告罢事。黄白气入勾陈中,将不战。黑气入勾陈中,大司马军中死事。黑气入勾陈中,其祸除。
苍黑气入北斗魁中,贵臣下狱事。苍白黑气出北斗魁中,大臣禁者其祸除。赤气入北斗魁中,大臣斧锧斩者。黄气入北斗魁中,天子出恶令。黄白气入北斗魁中,天子左右幸臣有囚者遇德令。黄白气入北斗魁中,集辅星,相有喜。
赤气集辅星,相有斧锧之诛。黄白气集辅星,相扰。
苍白气出东西掖门,天子忧丧事;出太微中,其祸除。黄白气润泽入太微中,天子有喜事。赤黄气入太微,天子用钱赐玉。赤黄气如箕帚,出太微中,天子用钱赐美女。赤气如杯碗正圆光明,出太微中,天子用璧赐诸侯。气上赤下白,大如井口,从外入,压太微庭者,邪臣气;其气直者,贵臣气;出东掖门者,兵起,将受命。赤气出太微中,兵起。一曰立王。赤气入东西掖门,内乱兵起,入,主且有喜事,天必应之以云光影。黄白出宫上,若旗有光,人主有大喜,延年益寿。赤黄气入太微,润泽如帚,妇女喜。黄白气如杯碗,入太微,天子有壁玉喜。黄白气类走兽飞鸟,入太微,皆神气,客喜。黄白气入太微东西掖门,天子喜献见战。黄白气如杯碗正圆,入太微,有献美女者。黄白气太微中,有立王。黑气如蛇蚨及龙形,在太微庭中宫阙上者,白衣之会,其同章环太微天庭而入,杀主有丧,此气皆奸臣谗贼之气。黄白气出东西掖门,天子同德令。一曰:云如鸟口在太微,有人为外应。黑气入东西掖门,大人忧。
苍白气如走兽,入太微坐旁,天子旁有反者。苍白气如走兽,入太微坐旁,有反者。苍白气如走兽,入抵太微坐,天子有忧。苍白气入抵太微坐,天子丧事。赤青气出五帝座,出南者,不出九十日,人君失其宫,天下不安。赤气直指太微座,诸侯内乱。青气赤气出五帝下,入幸臣中,不出六十日,近臣欲有谋其君者,气不明者不成,其明者死亡,天下大乱。黄气出太子座,不出六十日,太子即位。黑气抵太微座左右,诸侯死。
苍白气入郎位,中兵起。赤气出郎位,多用兵,远出行。黄气润泽入郎位,中郎位受赐。黑气入郎位,多有死者。
苍白气入天棓,有丧。苍白黑气出天棓,其祸除。赤气入天棓,兵起大将戮死。黑气入天棓,大人忧。
黄气入玄床,后宫有子喜。白气有丧。黑气出女床,后宫有死者。青气后宫病。
青白气出贯索中,其祸除。赤气入贯索中,有内乱兵起。黄白气入贯索中,天子喜。黄气入贯索中,大人恶之。
苍白黑气出天市,其祸除,万物贱。赤气入天市,有斧锧之事。赤气入天市,有火忧。赤气入天市,五兵器大贵。赤气入天市中,有斧锧之事。赤气入天市,兵弩贵。黄白气长二尺如缯布,常集天市,有神奇物者,天子有喜。
苍白气入南斗,多大风。赤气入北斗,兵起及宗庙有火忧,大旱。黑气入北斗,天子使诸侯。
岁星出芒,气长三丈,三日雨,王者不安;荧惑出芒,气长一丈,百日旱;填星出芒,气长四丈,有土功事;太白出芒,气长三丈至六丈,大风雨起所指处;晨星出芒,气长一丈,大水。

云占第五十二

云如匹布而行,若南,若东,若北,若西,郡上者,其君有忧,必有精以去。
四望无云,独见赤云如立蛇,其下有流血出战。四望无云,独见赤云如覆船,亦其下有战。
赤云气如光影见者,臣叛,不过三年。赤云气主兵将死,客胜,主人败。
赤气覆日如血光,大旱,人民饥千里。
黑气如大道一条,至长明,不见头尾东西者,不过三朔,大赦天下。
黑气如群羊猪鱼,四夷不顺。
黑气如斗如群马蛇变化,为疾疫,人民亡,不宜乳妇,夷兵欲欺中国,宜遣伺候,谗言为恶。
云如一匹布竟天,天下兵起。
四望无云,独见黑云极天,兵大起。
云半天,兵起天沟,不出三日,大雨,雨后不占。
四望无云,见赤云如烛火,其下战流血死。
日濛濛无光,士卒内乱,将军循法度,察有功以自明,及有内发,止严刑而伺奸人谋议。
天阴沉不降雨,昼不见日,夜不见星月,三日已上,阴谋起,将慎左右及敌使;阴五日至七日,有阴谋蔽,将夺其权,此有篡杀事。
天阴,日月俱无光,昼不见日,夜不见星,有云障之而不雨,此为君臣俱有阴谋,两敌相当,阴相图议;若昼阴夜月出,君谋臣;若夜阴昼日出,臣谋君。
白气如带一道竟天,有暴兵;白蛇出,长尽天,必有暴兵流血;白蛇夜出,其年兵起。
濛雾者,邪气阴来冲阳,奸臣谋其君。在天为濛,在人为雾,日月不见为濛,前后人不见为雾。濛者,气也,臣以为非法,乱君政,雾从夜半至,日中不解,遂止,为君不悟,臣行邪政于百姓。过日中而似雨,臣强;夜濛昼明,臣谋君;昼濛夜明,臣得志。
黄云雾蔽北斗,明日雨。赤云掩北斗,明日大热杀人。白云掩北斗,不过三日雨。青云掩北斗,立雨;天下无云,晴;北斗上中下独有云,后五日大雨。

赞(1) 恭喜发财
版权声明:一些,随便搬运;一些,不得搬运。
文章名称:《乙巳占——卷八》
文章链接:https://tianyugong.com/ys8/
分享到

道不虚传只在人

白云深处回到首页

福生无量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