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玉宫
玄象天玉

乙巳占——卷二

乙巳占 卷第二

月占第七

夫月者,太阴之精,积而成象,魄质含影,禀日之光,以明照夜,佐修阴道,以之配日,女主之象也。以之比德,刑罚之义也。列之朝廷,诸侯大臣之数也。是以近日则光敛,犹臣近君卑而屈也;远日则光满,为其守道循法,蒙君荣华而体势申也。当日则蚀,犹臣僭君道,而祸至于覆灭。盈极必缺,示其不可久盈也。月阙也,阴道、臣道、妻道,不可使盈,理当恒阙也。其行速,臣下之道也。行有弦望晦朔,迟疾阴阳,政刑之等威也。
日,日行一度;月,日行十三度一千三百四十分度之四百九十四分。此平行之大率也。上元乙巳之岁,十一月甲子冬至夜半,日月如合壁,五星如连珠,俱起北方虚宿之中,合朔冬至,与日俱行,各修其度。至合正观三年己丑之岁,积七万九千三百四十五算上矣。推月朔置上元乙巳以来岁朔积分,(在日度中。)以月法三万九千五百七十一。以法去之,余以日法约之为闰大余,不尽为闰小余,减冬至小余。不足减,减大余,加日法乃减之,大余不足减,加六十乃减之,(冬至大小余,并在日内推也者。)余为所求。天正十一月大小余,命以甲子算外,则天正朔日也。求次月朔者。加大余二十九,小余七百一十一,小余满日法去之从大余,一大余满六十去之,命日如前,则次月朔日及余也。求上弦日。加朔大余七,小余五百一十二,大余满法去之,命如前,则天正上弦常日也。又加得望日,又加得下弦,又加得后月朔日。前朔、后朔相去二十九日七百一十一分,谓之一月。一月之中,行天一周,又行二十九度七百一十一分,而又与日一合矣。求朔日夜半月所在度者,置朔日加时日所在度,减去朔小余,则朔日夜半月所在度矣。求次日加时夜半月度,加十三度一千三百四十分度之四百九十四分。满日法从度,度满宿去之,命以次宿算外,则次日夜半月所在度及分矣。此皆平行也。月行又有迟疾不同。极迟一日行十二度强,极疾一日行十四度太强。大率合朔后极疾,起而渐迟,十三日半强而极迟,则又渐疾,十三日半强而极疾。一迟一疾,凡二十九日半强。又有阴阳行。上元之初,合朔已后,月则出日道外,行阳道,经十三日半强,则又入日道内,越黄道,行阴道,又十三日半强,而出黄道之外矣。当越道之处,名曰交道。大凡二十七日强而一出,一入两过,交于黄道;黄道,日道也。月不行日道者,犹臣不可与君同名器矣。在黄道内外极远之时出入各六度矣。朔日与同度之时,月在交道内,而当交则蚀矣。不当交则不蚀,此犹臣与君相遇,同道擅权而掩蔽君矣。望日加时,月在交道上过,则日蚀;不当交道上过,则不蚀矣。其推求法术,并著在《历象志》、《乙巳元经》,事烦不能具录,略表纲纪焉。
夫月之行也,每朔禀先于日,渐舒其照,远而益明,行于列宿,不巡光道。舒而还敛,屈体戢光,盈而不僭,以至于晦,此顺理之常也。犹大臣诸侯禀承君命,教令节度,巡行万国,照察百揆,而无僭乱擅权之心。有功归主,不自矜伐,退以报君焉。乌兔抗衡,光盛威重,数盈理极,危亡之灾,一时顿尽,遂使太阳夺其光华,暗虚亏其体质,小僭则小亏,大骄则大亏,此理数之当然也。是以明王在上,月行依道。主不明,臣执势,则月行失道。大臣用事,背公向私,兵刑失理,则月行乍南乍北。女主外戚擅权,则或进或退朏肭,皆君臣德刑不正之咎也。有不如常,随其事占其吉凶。月行疾则君刑缓,行迟则君刑急。月之与日,迟疾势殊,而事势异也。刘向曰:”是故人君,月有变.则省刑薄敛以修德,恩从肆赦,故春秋有眚灾肆赦之义矣。”
月若变色,将有灾殃。青为饥而忧,赤为争与兵,黄为德与喜,白为旱与丧,黑为水,人病且死。
月若昼明者,月为臣,日为君,臣以明续君,当在其时,不可与君争力竟能。昼明者,此奸邪并作,不救,则失其行而必毁矣。其救也,出退强臣,断绝奸佞,近忠直,亲贤良,则月得其行,不专明矣。是故人君宰相不从四时行令,刑罚不中,大臣奸谋,黜贤蔽能,则日月无光而见瑕谪矣。不救其行,五谷不成,六畜不产,人民上下不从,盗贼并起。
月出非出所,行非其路,皆女主失行,奸通内外阴谋,小国兵强,中国民饥,下欲僭权矣。
月生正偃,天下有兵,合无兵,人主凶。
月行急,未当中而中,未当望而望,皆为急。兵大战,军破将死,大臣执政逼君,主将有女主擅权,天下乱,易宗庙。
月未当缺而缺,大臣灭,女主黜,诸侯世家绝。
月再中,帝王穷。
月当出而不出,有阴谋,有死王,天下乱。
月未当上弦而弦,国兵起;未当下弦而弦,臣下多奸诈。当盈而不盈,君侵臣,则大旱之灾。未当盈而盈,臣欺君,有兵。
月初生而盛,女主持政。大月八日,小月七日,昏中过度,有兵事,如不及度,丧事。月生五日,而昏中已后盛,君无威德,佞臣执权柄,民背君,尊其臣。
月前望西缺,后望东缺,名反月,臣不奉法制度,侵夺主势,无救,为涌水,兵起。(其救也,止刑罚,诛奸猾,任贤而稽疑,定谋事成,则月变不为伤亡也。)
月当晦而不尽,所宿国亡地。
月初生小而形广大者,有水灾。
月大而体小者旱,有气色非常,皆为皇后阴谋事。
月始生有黑云贯月,名激云。或一或二,或三或四,不出三日,有暴雨。
月上有黄芒,君福昌,皇后喜。
月生刺,是谓贼臣生中国。
月生牙齿,女主后妃乱,天下兵起。
月生爪牙,入主赏罚不行。一占云:人君左右,宜防刺客。
月望而中蟾光不见者,所宿之国山川大水,城陷民流,亦为女主宫中不安。
月出复没,天下乱。
月分为两道,无道之君失天下。
月坠于天,有道之臣亡。
月出子地中,庶民出为王。
两月并出相重,急兵至。
三月并见,其分有立诸侯,而女主有竞。
两月并出,天下治兵,异姓大臣争朝势为害,王者选能授之。
月重出,皆为暴兵残害天下乱首,将有亡天下之象也。
余于大业九年在江都,时年十三,寓游彼土。正月内,因送孝于城东。是时正月二十七日旦起,东方有二月,见之相去二尺许,分明在箕斗之间,众惧见之。俄而玄感于黎阳起逆,朱燮、管崇又残贼于江南,天下因此遂兵贼相掠,至于灭亡,此尤大效也。
东方小月承大月,小国毁,大国伐之为主。凶在西方。小月承大月,小邑胜;大月承小月,大邑胜。
月两弦中间,光盛面多众,或二或三,或四或五,乃至十月并见,皆为天下分裂,天子政在诸侯,诸侯自立,诸侯傍气象,皆与日占大同。

月与五星相干犯占第八

凡五星及列宿与月相蚀相薄,皆凶。岁星蚀月,有大丧,女主死,臣弑君易主。荧惑蚀月,谗臣贵,后宫女有害主者。填星蚀月,女主凶,当有黜者,有丧。太白蚀月,易大将,将死。辰星蚀月,有大水。五星入月中,其分野有逐君,大臣贼主。
月蚀五星,若舍皆其分,有灾。月凌岁星,年多盗贼,刑狱烦。月与岁星同光,即有饥亡。(土同。)月与岁星同宿,其年疫疾。月与荧惑相犯,战胜之国大将死,天下有女主之忧。月与荧惑同光,内乱且饥。月吞灭荧惑,国败。月犯填星,女主败丧。(魏青龙二年十月乙丑,月犯填星。三年正月,太后郭氏崩。晋安帝隆安四年正月乙亥,填在牵牛、月频犯之。七月壬子,皇太后李氏崩。)填星入月,不出四旬,有土功事。若犯,贵人绝无后。太白入月中不见星者,臣杀主。月蚀太白,国君亡,臣弑主。月犯太白,将有两心。戴太白,有卒兵。月生三日,刺太白之阳。阳国大邑胜,小邑损。月刺太白之阴,兵在外者未及入,在内者不及出。月与太白合宿,太子死。
太白在西方始见,在月北为得行,在月南为失行,西方先起兵者败。
太白与月相去三尺,有忧军。与月相去二尺,有忧城。与月相去一尺,有拔城。
太白入月中不出,客将死;出者,主人将死。无军,大将当之。
太白出东方,在月南,中国胜。在月北,中国败。出西方,在月北,负海国胜;在月南,负海国败。
金火与月相近,其间六寸,天下有兵;间一尺,天下忧;尺五已来,无害。
太白出西方似月,三日候之,与月并出。间容一指,军在外,期十日,有破军死将,客胜。容二指,期十五日,有破军死将,主人小胜。容三指,期二十日,有破军死将,客军大胜,主人亡地。容四指,期二十五日,客军入境,主人不胜。容五指,期三十日,军阵不战。
太白以月未尽一日,晨出东方,与月并出,候之以指。容一指,十日,有破军死将,主人不胜。容二指,十五日,客大破,主人得地。
容三指,期二十日,有破军死将,主者亡地。容四指,期二十五日,客军大败。容五指,期三十日,军阵不战。(金同。)
月犯辰星,辰星入月中,有水行事起,不出三旬,内有匿谋,春夏大水。晋孝武太元十三年十一月戊子,辰星入月在危,是时涛水入石头,春大雨,牛马疾疫,谷贵,不出百日也。

月干犯列宿占第九

角:月犯角,天子大人恶之,大人有忧狱事,天下大凶。犯左、右角,大战,大臣当之。有忧丧。两军相当。犯左角,大战将死;右角,廷尉死。月在角中行,为出天门中道,百姓安宁,岁美无兵。出右角,北胡王死,天下多雨。行中道之南,南君恶之,大臣不辅。
亢:月犯亢,其国将死。月蚀亢,大人多死疫疠,在朝廷之臣为始。月在亢,有变,王者布政失理,宜省刑罚。
氐:月犯氐,天下兵起。晋孝武太元三年二月癸亥,月入氐,大将军韦楷率兵袭汝南,苻坚及子等十余万人寇襄阳。是年大兵。月蚀氐,及犯在氐有变,皆为宫中阴谋,大人女主,宿止不安,刑政失理,天下饥乱,兵寇贼起。
房:月犯蚀房上将,上将诛。犯蚀次将,次将诛。上相、次相亦然。月行房南一丈,兵起,天子旁有乱臣,岁有大水,七月期。月行天驷中,经岁安宁,五谷熟。月行太阳,天下乱,民事失,民啼哭,阳道未穷而死;月行太阴,天下后起,阴道未穷而作。月出中道,天下和平,利以称兵。月变于房,名宝出,驷驾满野,将不安,失时令。
心:月犯心,主命恶之,其宫内乱,臣有逆者。月犯心中,人王遇害,有大贼,国人乱。月乘心,其国相死。出心太北,国旱,宗庙灾。出心太南,君忧,且有兵起。月变于心,人主有忧,兵在外,大将易。无兵,太子事,亦为天子计失于刑罚。
尾:月犯尾,贵戚有诛者,其国将军死。月在尾,后宫有争,人君子孙不吉。
箕:月入箕,籴大贵,天下旱,饥死过半,人君号令,伤于酷暴,百姓失所。月在箕,后宫政教失,女主乖怨,有暴风。失行于箕者,大风。
南斗:月行于南斗,大臣诛,大将及近臣去,将军死,女主凶。(《宋书志》称:晋哀帝兴宁三年七月庚戍,月犯斗。来年五月戊寅,皇后庾氏崩。安帝义熙元年三月已巳,月掩斗第五星,至八月丙戌,频掩之。是年三月始兴太守徐道覆反。四月,卢循起湘中。五月,循破刘稷。自是京畿大臣多戮死也,)月入斗魁,大人忧,太子辱,宫中有贼。月一岁三入南斗,有德令,有兵起。月在斗有变,易相,爵禄失,大臣有忧刑戮,及将相非理食禄,更易天子法令者。月乘斗,色恶,苍芒,丞相死。月宿斗,为风雨。月蚀斗,群臣忧国乱。
牵牛:月犯牛,牛疫,牛马羊暴贵,牺牲之官有忧,将军奔,道路关梁阻,天下有诈,谷大贵,大国有忧,将军死。一曰牛多病。月在牛有变,关梁闭塞,将有农令牺牲之事,四足虫疾矣。月乘牛,有大水,人相弃于道。
须女:月犯女,女子凶,忧疾患女惑之事,其国有忧,将军死。(晋孝武大元二年八月戊辰,月入女。八月,征西将军桓豁率。十月乙未,犯女,壬寅,尚书令王彪之卒也。)有改易高下贵贱,女工兴,有女令。月在女有变,有兵不战而降。又曰嫁女娶妇之事,亦为女主布帛。
虚:月犯虚,天下大虚,虚邑复盛,天下政乱,国有忧,将军死,百姓饥,哭泣不已,有陵庙事也。月蚀虚危,人多去其室,有大战。月变于虚,有土功在外,军人饥。
危:月蚀危。不有崩主,必有大臣丧,天下改服,将有坟墓哭泣之事。月犯危,治台楼盖屋者多,天下乱,将军死。月在危有变,将有哭泣死丧、坟墓盖屋动众之事。
室:月犯蚀室,及在室有变,国乱有忧,将亡地失。若宗庙有毁,将相有死者,王者自将兵,宿在离宫,不安正寝,宜修文德、设武备、振军旅以应之。
东壁:月犯蚀东壁及在壁有变,大人为乱,人民多死,兵在外,军人大惊,近臣去,将军死,军粮绝,将军有谋,将有府库土功之事。月宿壁,不雨则风。(斗同。)蚀壁,有开闭之事,大臣戮,有文章者执。
奎:月犯奎,若在奎有变,大人乱,大臣凶,人多死忧,将军有谋,有沟渎女子之事。月犯奎大星,乳妇多死,边民不安,有大水。月蚀奎,大将军战死。
娄:月犯蚀变于娄,有兵在外,不战而和,有聚敛之事,多有搜狩弋猎之事,民多狱怨,国君纳女,游猎无度,大人忧,将军死。
胃:月犯蚀变于胃,其国有忧,将军死,邻国有暴兵,天下谷无实,有仓廪赋敛之事,小国兵起不战,有霜,以夷狄为忧,民多病。
昴:月犯蚀变于昴,天子破匈奴,有白衣会,贵臣有忧,民离散,去其乡,狱讼烦苛,无辜获罪。(檀道鸾《晋阳秋》云:孝武帝宁康元年正月丁未,月掩昴,七月己亥大司马桓温薨。安帝义熙五年二月甲子,月犯昴,九月又犯昴,闰月丁酉又犯之,是年宋高祖讨鲜卑。十月翌主为其子所杀,六年鲜卑灭胡也。)月行犯昴,北有赤白云缘月,兵入匈奴有得地;赤白云不缘月,兵入不得地。月乘昴,天下法峻,水满野,谷不收。月行触昴,匈奴受兵。月蚀昴,诸侯黜门户,大臣有事。月入昴,赦;月出昴,天下有福,大臣匿其罪。月入昴中,胡王死,理官有忧。月蚀昴,贵臣诛,贵女失势心月变于昴,兵在外绝食。月犯昴,将军死,胡不安,或背叛。月行一岁不出昴毕间,来年有兵。
毕:月犯毕,出其北阴,国有忧。月入毕中,将军死,不则有边兵,期十月。月犯毕,天子用法诛罚急。若蚀毕,贼臣诛,贵人多死,兵革起。毕星见月中,女君当死,有德令。(晋孝武大元五年五月庚子,月掩毕,六月丁卯又掩毕,进入毕口。九月癸未,皇后王氏崩。)月失行,合阳风,合阴雨。月失行离毕则雨。月犯毕大星,下犯上,臣杀主,大将死。月变于毕,有边兵之急,边将刑。
觜觽:月犯觜,小战,吏多死道路者,或背叛。月变于觜,刑罚之事,将相有殃。(月犯蚀皆同占。)
参:月犯蚀参,贵臣诛,赤地千里,其国大饥,人民相食。月变于参,百姓葆旅。月犯左肩,左将战死;犯右肩,右将死。月犯蚀参伐星,战,小将死。月宿参伐为风雨。月蚀参伐兵起。
东井:月犯井,将军死。(晋孝武大元元年五月戊午,十二月乙卯,月掩东井。六年二月壬子,建威将军桓副薨。七月甲辰,将军王邵薨。月犯井左右星,女主忧。魏齐王嘉平三年四月戊寅,月犯井,七月皇后甄氏崩。)月犯井,人主有忧,大水。若水官有黜者,其国有忧,平准水衡之官,刑政不平矣。月蚀井,大臣有谋,皇后不安,五谷不登。月蚀井,内乱之灾,以日占其国也。月犯井钺星,为内乱兵起,破军杀将,城陷血流。(《宋志》云:魏正始四年十月、十一月,月犯井钺,是月司马懿讨诸葛恪,恪弃城走。晋穆帝永和十二年六月己未,月犯井钺,桓温破姚襄于伊水,北定周地。十二月稿城陷,执段龛三十余人。)凡月干犯井钺,秉质,斧钺用之象。月犯井钺,大臣诛,斧钺用。月变于井,以色占。黑,大水,他仿此。
舆鬼:月入鬼,人主忧。(晋咸康七年八月辛丑月犯鬼。来年癸巳,成帝崩,财宝出。)月犯鬼质,秦邦君忧,大臣诛。(魏嘉平二年十月犯鬼,三年五月王陵反,楚王虎等诛之。)月蚀鬼,贵臣女主忧,天下不安,有大丧,谋臣纠弹之官凶。(《宋志》云:魏齐王正始二年九月癸酉,月犯鬼西北星,主金玉。三年二月丁未,又犯西南星,主布帛。占曰:有钱令,大臣忧。三年二月,太尉满宠薨。青龙二年三月辛卯,月犯鬼。占曰:民多疾疫。是年夏大疫。)
柳:月犯柳,木工兴,名木被伐,又有土功事。月蚀柳,王者疾,不安宫室,百姓、贵人以言语坐罪,大臣忧,其地有祸。
七星:月犯蚀七星,兵在外战,皇后、大臣有暴忧,有诛,国大恶。(下蚀列宿同。)月犯七星,轻车战,国相更政之。
张:月蚀张,贵臣失势,后有忧,君有赐。(下蚀列宿同。)
翼:月蚀翼,忠臣见谮言,政事亡,飞虫多死,将军亡,北夷有兵,女主凶。月变于翼,其国有飞鸟喜,若有兽鸟者。
轸:月宿轸,则多风。月蚀轸,则贵臣亡,后不安。月犯轸,月凶丧,车骑出,兵车用,期一年。

月干犯中外官占第十

《海中占》曰:月入摄提,圣人受制,谋臣在侧。(此亦非月行所及,但古人有此占,又为灾,或行越变常,以至于此也。)
月犯蚀大角,强国亡,战不胜,大人忧患,有大丧。大角贯月,天子恶之。
月犯织女,女主有忧。月犯钩钤,驷马驾,将有行。
月犯东西咸,主因淫致祸,有阴谋。犯于东咸,必有贼。(晋孝武大元二十一年四月,月犯东咸,吴郡内使王钦发人诫严,吴兴诸郡响应为贼。)
月犯天江,大水,关梁塞。
月犯乘天市,粟贵,有更弊之令,大将死,或易政。月入天市及有变于市中者,女主忧,将相有戮于市者,近臣有罪。
月犯侯星,侯有忧。
月犯帝座宗星,人主有忧。
月犯宦者,侍臣诛。
月犯建星,大臣相谮死。(按魏陈留王景元元年二月,月犯建星。是后钟、邓相谮,以至夷灭。)
月变于建星,有乱臣更天子之法令者。一曰近臣大将死,易将相。
月犯天弁,天下粟贵,一犯一贵。
月犯河鼓,犯左,左将死;犯右,右将死。所中者诛,有军败亡。
月犯乘大陵,天下尽丧服。星众,兵革起,死人如丘山;星稀则无。
月乘犯卷舌,天下多丧。
月乘天尸者,乱臣在内。
月犯五车,兵起趣驾。月入五车,天库兵起,道路阻。(一云天下兵起。刘向五星同占。)
月犯天关,有乱臣更天子之法,主关津者有罪,王者忧。
月犯南河戒,为中邦凶。北河戒,四方兵起,有丧,大旱,百姓病疫,刑罚峻暴,诛伐不当。
月犯北河之中,冠带国兵起,道阻塞,人君失道,淫女子,金钱贪色奢侈。
月行南戒之南,兵旱并起,男子多丧;月行北戒之北,兵水并起,女子多丧。
月犯五诸侯,诸侯诛。(宋孝武大明三年四月,月犯五诸侯,时竟陵王诞反,沈庆之攻败也。)
月入轩辕中犯乘之,有逆贼,女主忧,若火灾。月犯轩辕左右角,臣有诛。乘大民星,大饥,太后宗有诛者。若有罪,犯其端,臣子反,有乱臣,臣子失势,其所中者,以官名之。犯乘少民星,小饥小流,皇后宗有诛。若有罪,犯御女,御女有忧,御仆死。月犯大星,女主当之。(晋安帝元兴三年四月甲午,月掩轩辕第二星。明年七月戊申,永安皇后何氏崩。孝武太元五年七月庚子,月犯轩辕大星。九月癸未,皇后王氏崩。)
月犯少微,处士有忧。(续晋阳秋云:会稽谢敷,字庆绪,隐若邦山,初月犯少微。时载逵名著于敷,时人忧之。俄而敷死,会稽嘲吴人曰:吴中高士,便是求死不得也。)
月犯少微,女主忧,宰相易,而忧史官黜。月犯少微南一星,处士忧,第一星,义士忧;第三星,博士忧;第四星,大夫忧。
月行太微中,皆为大臣有忧,大臣死。月所犯者,天子诛之。亦曰后族擅威,凶。月入太微中,若流星纵横径行太微中者,主弱臣强,诸侯、四夷兵不制。行不端,心不正。心不正,有邪欲不受命,有奸人在王庭,四夷难信,月干犯太微庭,出其门为使。月贯太微中而东出,大臣出、王侯入为主。出其中门,臣不臣。月入太微,有丧。(《宋书志》云:晋穆帝升平五年五月壬寅,月犯太微,是月丁巳穆帝崩。安帝义熙十四年五月庚子又犯太微,九月丁巳,又入太微,是年十二月戊寅,安帝崩。)
月行左右执法,大臣忧,相系而死,免者少。月出东掖门,为相受命东南出,德事也;出西掖门,为将受令西南出,刑事也。(上同。)
月出太微中华东西门,若左右掖门而出端门者,皆为必有度。(五星同。)月入太微西门,出东门,人君不安,大臣假主之威,不从王命。月犯干太微庭,臣杀主,宜求贤人。人中华西门,出中华东门,皆为臣出令。入太阴西门,出太阳东门,皆为大乱有丧,苦大水。月入西门,犯天庭,出端门,皆为大臣伐主。(《宋志》云;晋恭帝元熙元年正月丙午,三月壬寅,五月丙申,七月乙卯,月皆犯太微。二年六月三日,帝逊位宋高祖。)
月行犯黄帝座,大人忧,天下存亡半,有乱臣,主恶之,臣子反,政大易。
月犯四帝座天下亡。月出黄帝座,北祸大,出南祸小,皆为下谋上。
月犯太微,乘四辅,大臣诛。月行犯乘守内屏星,皆为群臣失礼,而辅臣有诛者,若免罢。
月入咸池,天下大乱,人君死,易政。
月入三台,君有大忧患,败在臣下。月入三台,大臣为天子,公侯共杀君。
月入库楼,天下兵并起。
月宿羽林,军兵大起。
月犯乘北落,皆为天下兵大起。
月入天仓,主财宝出,忧臣在内,天下有兵起。月犯天仓,有移谷。
月入天市,军起。月行弧矢,臣逾主。
月变于狼星,陈兵不战。一曰兵起小战,有水事。
甘氏云:月在天理,臣当坐欲反者而入狱。一曰君大忧。
月乘天高,将死,臣有诛。
月入咸池,暴兵起。
月入天潢中者,皆为兵起。道路阻,天下乱,易政。一曰贵人多死。月犯乘天潢,二十日兵起。
月不从天街者,皆为政令不行,不出其年有兵。月行天街中,天下宁,百姓顺。月行天街外,百姓凶。月行折威中,天子亡威。
月行入哭星,有大丧,主崩。
月乘键闭星,大人忧,大臣诛,天子不敬,天火害于宗庙,王者不宜出宫,天子崩。
月入天积,即蒭藁也。财宝出,主忧臣在内。
月行天厩星间,为兵归。月行天厩,主上不安。
月行天渊中,臣逾主。
月入中犯乘鈇锧,皆为鈇锧用。

月晕占第十一

月晕者,谓之逡巡也。人君乘土而亡,其政失平,则月多晕而圆。月晕,受冲之国不安。
月晕,臣下专权之象。四孟月七日,四仲月八日,四季月九日,皆夜当月晕。晕若不以其日,不出三日,有暴风甚雨。
月晕,闻皆为其君背约。
月晕,东向者败五木,西向者且雨而风,害五谷。北向者为水,南向者旱风。
月晕明者,王自将兵。
月晕七日,无雨大风,兵大作,若土功起。
月晕多直,为兵,曲吏逆,则为雨。
月晕黄色,将军益秩。候月晕,常以十二月八日。
晕再重,有大风,兵起,灾在内,女亲用事。
晕再重,赤云绕之如杵,有军在外,万人死其下。
月南北有半晕两重,月北有青云五冲,关不通。
月晕三重,天下大乱,必有拒城。
月晕四重,天下易王。(汉高帝七年,月晕参毕七重。占曰:昴毕间,天街也。街北,胡也。街南,中国也。昴为匈奴,参为赵,毕为边兵。是岁高帝自将兵击匈奴。至平城,为冒顿单于所围,七日乃解。)
晕八重,天下有亡国。
晕九重,晕十重,天下更王。
月色黄白交晕,一黄二赤,所宿其国受咎。
月交晕,赤有光,其国不出三年遇兵。
月色黄白交晕,所宿之国受其殃。
月晕环如两,军兵起,军事争。
月晕如连环,有白虹干晕,不及月,女贵人有阴谋乱,有白衣令,宫中多怪。
月晕而冠,天子大喜,或大风。
月晕而珥,岁平国安。又曰国有女丧。
月晕而珥,攻击者胜利。
月晕一珥,所在国失地。
月晕,先起者有喜。
月抱珥在晕外赤,外人胜。
月有两晕不合,其月水;四背,有谋不成。
五月中有九晕以上,道路大有热死者。
月晕一重,下缺不合,上有冠带,有两珥,白晕连环贯珥,接北斗,国有.大兵,大战流血,其分亡地。
月以正月三日晕,所宿国小熟,一日二日,必有土功。五日晕,大熟。上旬一晕,树木虫;二晕,禾谷虫;三晕震雷;十日晕,天下更王;六日、八日、九日晕,天下有国亡。
正月中有九晕以上,道多饥死人。

月晕五星及列宿中外官占第十二

凡月晕五星,星色不明主人胜,星色明客胜。晕木,人主病,不然大水,五晕,人主疾丧;晕木,天下有女子之忧,籴贵,三重,相死;晕木,其国主不安。晕火,女主凶,若有死亡,所守国主当之;荧惑在晕中,色恶不明,客兵败;晕火,兵在野大战,无兵大旱,兵起。晕土,所宿国有福德;填星色不明,主人胜;晕三重,相死,天下土动功,兵起,女主忧;晕土,其国女主失势,有土功事。晕金,其国受兵,战不胜,主人败;晕金而星月合,其主死境外。晕水再合再解,其国败主死。月晕辰星,色不明,主人胜;明,客胜;晕水,角亢间二星如连环,有大臣谋;春夏晕水,民病寒热;在秋冬,忧兵起,不即大水,主死,若大忧;冬晕水,主命恶之。
凡月,春晕木,夏晕火,秋晕金,冬晕水。四季晕土,而其星恶之,皆为其国之分主死国乱,大凶。
角:月晕左角,军道阻塞,大臣诛,狱官刑,左将有殃。月晕右角,右将有殃,鳞角多死害,太尉士卒刑死。月晕两角,大水。色黄白,王者大喜,当有德令;无德令,则天子以军兵自守,其国不安,有兵兵罢,无兵兵起,将忧。月行角间,晕再重,连环围北斗,有大臣诛。甲乙为春,丙丁为夏,庚辛为秋,以四时期之。凡占灾祥皆此例。月晕角亢,先起兵者有喜,胜。
亢:月晕亢,君有兵革之事,有兵兵罢,无兵后八十日兵起。月在秋三晕,大臣死,兵大战水中。再晕,大雪雨水,民移千里,有德令解之。不尔,王自将兵。
氐:月晕氐,大将凶,水虫死。与岁星同合在氐而晕,不出四十日,有德令。
房:月晕房心,国有兵在庙堂。勾五宿,大赦。勾三宿,小赦。月晕房及箕,大风动地。
心:月晕心,大旱。与五星合晕,王者大忧及大灾,兵起,国易相。月晕心尾,无骨四足虫为害,易政,山崩,麦贵。
尾:月晕尾箕,分有疾凶,或益地百里,民多病寒热,风大至,大水。
箕:月晕箕斗,兵从东北方来胜,从西南方来不胜。箕斗者,天子冠服,在斗罢,在箕外战。月晕箕斗,五谷不成,易大将。
南斗:月晕斗,大臣免,大将刑。
牵牛:月晕牛,小儿多死,军暴将死。月晕牛,女子女贵,牛多暴死。
须女:月晕女,兵进而不斗,寡妇多死。
虚:月晕虚危,兵革离宗庙。
危:月晕危,兵,军败,有丧,天下哭。
室:月晕室,蛮夷来贡。
壁:月晕室壁,风起,大水至,寡妇小儿多死。
奎:月晕奎,兵大败,有兵令,米贵,不出年,有祅星流。
娄:月晕娄,五日之内不雨,宰相相疑,然后事解。
胃:月晕胃三重,岁星在其中,天下有德令,有兵不战,妊女多死。
昴:月以正月上旬,晕昴毕参伐,有赦,月一岁三晕昴,来年大赦,弓弩贵。
毕:月晕毕中,人主坐之占。月三晕毕,天下中外有兵,有大赦。
觜:月以正月晕觜参,赦。月晕觜,道路多死人而无首,大将死,女子疾,弓弩贵。
参:月晕伐,将军死,贵人有诛。四月晕参井,凌霜至。月以十二月、正月晕伐,十四日而晕参,为大人忧。月晕参,有军不胜。月以正月晕伐二夜,不出三旬,兵起。
东井:月晕井鬼,其年不收,旱。三月,月晕井,大水。
鬼:月晕鬼,黍贵三倍。月夏三晕鬼,大雨,五谷不成,皆在月初,月以正月上旬晕鬼,赦。
柳:月晕柳,林木苑谷,各有兵战。月晕柳三月,大臣死,有水,民愁。
七星:月晕七星,民多大伤,物再繁荣。
张:月晕张,飞鸟死,海鸟出,其地旱,大人忧,人相食。
翼:月晕翼,士卒多遁走。一曰士卒大聚大战,民去室宅。
轸:月晕轸角,大赦,饥。以二月晕轸角,至五月大赦。
晕中外官占:
月晕摄提,火在晕中,天下大兵,横行不禁,诸侯分政,天下乱,内有兴兵与上争立者,以其时赦。
晕织女,兵满天下。
晕天市,有兵。
晕建星之口,有德令。
晕大陵前足,赦死罪;后足,赦小罪。
晕五车一星,赦小罪。晕五星并昴毕大陵,必大赦。
晕库一柱,兵少出。二柱,兵半出。三柱,兵尽出,兵在外。晕一柱,兵少罢;晕二柱,兵半罢。晕三柱,兵尽罢。
月一岁三晕天关,其年赦。
晕南北河戒,有土功。
晕轩辕,有女丧,有小赦。
晕太微庭,天子发军自卫。三晕之,天子自临兵以行,有急谋在军中,天子忌之。
晕五帝座,有赦令。
晕文昌,有赦。
晕天牢,天下大败,多盗贼。连环及北斗,天下大乱,国有丧,民徙千里,有拔城者。
晕鱼星,凶。
晕弧狼,兵起。
天狗,多暴风。
晕天关,门梁闭。
晕天高,不出六月,必有大丧,以日占邦。
晕贯索,不出四月有殃,内祸匿谋之事。
晕天街,关梁阻塞。
晕客星,在月北,北国胜;在南,南国胜。
晕天,下无云,有流星过月下,若过月上,其国有喜。一曰兵出。
流星横度晕中者,诸侯皇后有亡失国者。
月无精光,青赤晕,及虹蜺背璚蚀心度中,是为大荡,兵丧大起,王者以德除咎。
晕有云贯,晕辉约月,不出其年,所直国有丧。

月蚀占第十三

月生三日无魄,其月必蚀。《易纬萌气枢》曰:候月尽蚀,视水中不见影者尽蚀。
凡月蚀,其乡有拔邑大战之事。
凡师出门而蚀,当其国之野,大败军死。
月蚀三日内,有雨,事解,吉。
月蚀以旦相及,太子当之;以夕,君当之。
月蚀起南方,男子恶之。起北方,女子恶之。起东方,少者恶之。起西方,老者恶之。
月蚀尽,光耀亡,君之殃。蚀不尽,光辉散,臣之忧。
月蚀中分,不出五年,国有忧兵,其分军亡。
月蚀而斗且晕,国君恶之。有军必战,无军兵起。
两月并蚀,天下大乱。
月蚀,有气从外来入月中,主人凶。从中出外,客凶。气从南行,南军凶;北行,北军凶。东西亦然。
军在外而月蚀,将环其国,战不胜。
月生三日而蚀,是谓大殃,国有丧。十日至十四日而蚀,天下兵起。十五日而蚀,国破灭亡。
春蚀,岁恶,将死,有忧;夏蚀,大旱;秋蚀,兵起;冬蚀,其国有兵丧。
冬以其日辰占邦野:月以甲乙蚀,年多鱼禾麦伤;丙丁蚀,年丰收;戊己蚀,无耕,下田凶;庚辛蚀,高田不收;壬癸蚀,岁和;月蚀辰巳,地采年麦伤。蚀午未,秋稼凶。
月蚀五星及列宿中外官占第十四
月行与木同宿而蚀,民相食,粟贵,农官忧。
月行与火同宿而蚀,天下破亡,有忧。
月行与土同宿而蚀,国以饥亡。
月行与金同宿而蚀,强国战胜亡城,大将有两心。
月行与水同宿而蚀,其国有女乱而国亡。
月蚀列宿:
月在角亢蚀,刑法官当黜,将吏有忧,国门四闭,其邦凶。
月在亢中蚀,君有忧。
月蚀氐中,天子疾崩,大臣死,后恶之,公卿大夫有忧。(日同。)
月在房蚀,王者有忧,昏乱,大臣专政,有忧病。(日同。)
月在心蚀,王者恶之,太子、庶子及三公忧。
月在尾箕蚀,君族有刑。若御妾有坐,后主忧,御车乘人当黜。
月在箕蚀,为车骑发。
月在斗蚀,将相有忧饥亡。(日占兵起,余同。)
月在牛蚀,其国叛兵起。(日同。)
月在女蚀,邦有女主忧,天下女工废。
月在虚蚀,邦有崩丧,天下改服。
月在危蚀,不有崩丧,必有大臣薨,天下改服,刀剑之官忧,衣履金玉之人有黜。
月在室蚀,为士众乏粮食。
月在东壁蚀,阴道毁伤,不能化生,有黜削之罪,大臣有戮,文章者执。
月在奎蚀,聚敛之臣有黜者。
月在娄蚀,皇后犯逆。
月在胃蚀,王者食大绝。或曰大将亡军,委输之臣有罪,皇后忧。
月在昴蚀,大臣诛,贵女失势。(与前蚀二十八宿同。)
月在毕蚀,有边使者凶,若边臣诛。
月在觜参蚀,旱,贵臣诛;月在觜参蚀,主兵之臣当黜。
月在井蚀,主水官、五祀之官有忧,大臣诛,皇后不安,谷不登。
月在鬼蚀,贵人失势,臣有忧,天下不安。
月在柳蚀,大臣忧黜。
月在七星蚀,正阳亏太阴,皇后贵臣暴诛,国大饥。
月在张蚀,贵人失势,皇后忧,与蚀鬼同占。月在翼蚀,忠臣见谮言,清正者亡。(与上二十八宿同。)
月在轸蚀,贵臣亡,皇后不安。(日同,又与上二十八宿同占。)
月犯蚀占:
月在建星中蚀,后妃姪娣有当黜者。
月入太微中,若流星纵横经行太微中者,主弱臣强,诸侯四夷,兵不制,行不端,心不正。心不正,有邪欲,不受命,有奸在主庭,四夷难信。
月数入太微,有丧。(按《宋志》:晋穆帝升千五年五月壬寅,月犯太微,是月穆帝崩。安帝义熙十四年五月庚子,又犯太微。九月丁巳,又入太微。是年十二月,安帝崩。)
月出东掖门,为相受命,东南出,为德事;月出西掖门,为将受令,西南出,刑事。
月犯鬼质,邦君忧,大臣诛。(魏嘉平二年十月,月犯鬼。三年五月,王陵楚王彪等诛。)
凡月干钺乘锧,斧钺用。
月乘天尸,乱臣在内。(晋义兴五年二月甲子,月犯昴,九月壬寅,鲜卑灭。)
月行犯昴,北有赤白云缘月,兵入匈奴,有得地。
月乘昴,天下法峻,水满野,谷不收。月行触昴,匈奴受兵。
月犯昴,诸侯黜,门房中有事,月入昴,赦。

赞(2) 恭喜发财
版权声明:一些,随便搬运;一些,不得搬运。
文章名称:《乙巳占——卷二》
文章链接:https://tianyugong.com/ys2/
分享到

道不虚传只在人

白云深处回到首页

福生无量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