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玉宫
玄象天玉

伦类部·奴婢

        纪纲之仆

《左传》:晋侯迎夫人嬴氏以归,秦伯送卫于晋三千人,实纪纲之仆。

渔童樵青

唐肃宗赠高士张志和奴婢二人,志和配为夫妇,名曰渔童、樵青。人问其故,曰:“渔童使捧钓收纶,芦中鼓枻。樵青使刈兰薪桂,竹里煎茶。”

海山使者

晋陶侃家僮百余人,惟一奴不喜言语,尝默坐。侃一日出郊外,奴执鞭随,胡僧见而惊,礼之曰:“海山使者也。”侃异之。至夜,失其所在。

读书婢

郑玄家奴婢皆读书,一婢不称指,玄使人曳跪泥中。须臾,一婢问曰:“胡为乎泥中?”曰:“薄言往愬,逢彼之怒。”

慕其博奥

萧颖士性褊无比,畜一佣仆杜亮,每一决责,便至力殚。亮养创平复,为其指使如故。或劝之去,答曰:“岂不知,但慕其博奥,以此恋恋不能去耳。”

温公二仆

司马温公家一仆,三十年,止称“君实秀才”。苏学士来谒,闻而教之,明日改称“大参相公”。温公惊问,仆实告。公曰:“好一仆被苏东坡教坏了。”温公一日过独乐园,见创一厕屋,问守园者从何得钱。对曰:“积游赏者所得。”公曰:“何不留以自用?”对曰:“只相公不要钱。”

臧获

海岱之间骂奴日臧,骂婢曰获。盖古无奴婢,犯事者被臧,没入官为奴;妇女逃亡,获得者为婢。

措大

奴婢之称,有曰厮养,有曰苍头,有曰卢儿,有曰奚童,有曰钳奴,有曰措大。措大者,以其能举措大事也。

开阁驱婢

王处仲尝荒恣于色,体为之疲,左右谏之,曰:“吾乃不觉耳。如此甚易。”乃开后阁,悉驱诸婢出,任其所之。

追婢

阮咸先幸姑家鲜卑婢。及居母丧,姑当远徙,竟将婢去。咸借客驴,着重服,自追之,累骑而返,曰:“人种不可失!”(婢即阮孚之母。)

银鹿

唐颜真卿家僮名曰银鹿。欧阳公云:“银鹿鼎来。”

便了

汉王子渊名褒,从成都杨惠买夫时,户下有一髯奴,名便了,决卖万五千,与立券,约从百使役。

长须赤脚

韩愈寄卢仝诗云:“玉川先生洛城里,破屋数间而已矣。一奴长须不裹头,一婢赤脚老无齿。”又东坡云:“常呼赤脚婢,雨中撷园蔬。”

掌笺婢

唐潞州节度使薛嵩,有侍婢红线,嵩使掌笺表,号内记室。

吹篪婢

后魏河间王有婢曰朝云,善吹篪。诸羗叛,王使朝云假为妪吹篪,皆流泪,思乡而去。

桃叶

晋王献之爱妾名桃叶,尝渡秦淮口,献之作歌送之。今名曰桃叶渡。(献之有歌曰: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来迎接。)

雪儿歌

唐李密宠姬名雪儿,每宾客,有辞章奇丽者,付雪儿协律歌之。故号雪儿歌。

绛桃柳枝

韩退之二侍姬,名绛桃、柳枝。退之初出使未归,柳枝窜去,家人追获。及镇州,有云:“别来杨柳街头树,摆乱春风只欲归,惟有小桃园里在,柳花不发侍郎回。”自是专属意绛桃。

樊素小蛮

白乐天两婢,一名樊素,一名小蛮。有云:“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

瓦剌辉

明太祖驸马梅殷仆也。谭深、赵曦谋杀驸马,文皇帝杀此二臣,瓦剌辉取心肝以祭驸马,痛哭而殉。

仆地泼毒酒

卫国主父为周大夫,不归者三年。其妻巫氏与人通。一日,主父回。其妻虑事败,以毒酒饮之,命婢葵枝行酒。葵枝知其谋而忖曰:“从主母而杀主人,不可谓义;受主母托而破其状,则害主母,不可谓忠。”乃故仆于地,而泼其酒。主父反以婢为不敬,而重责之,葵枝受而不怨。

李元苍头

李善,汉李元之苍头也。元尽室疫死,惟孤儿续始生数旬,而资财巨万,诸奴欲谋续,分其财。善潜以续出亡,隐瑕丘界中,亲自乳哺。及长,诉叛奴于官,悉杀之。时钟离意为瑕丘令,上书以闻,光武拜善及续并太子舍人。善还旧里,脱冠解带,扫元墓门修祭,泣数日乃去。

定国侍儿

王巩字定国,坐苏轼党,贬宾州。轼临北归,别巩,出侍儿柔奴进酒。轼问柔奴:“岭南应是不好?”柔奴曰:“此心安处,便是吾乡。”轼因作《定风波》一词以赠。

赞(0) 恭喜发财
版权声明:一些,随便搬运;一些,不得搬运。
文章名称:《伦类部·奴婢》
文章链接:https://tianyugong.com/yhcnubi/
分享到

道不虚传只在人

黄历查询果老星宗

福生无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