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玉宫
玄象天玉

荒唐部·怪异

        贰负之骸

《山海经》:“贰负之臣曰危,与贰负杀窫窳。帝乃梏之疏属之山,桎其右足,反接两手与发,系石。”汉宣帝时,尝发疏属山,得一人,徒裸,被发反缚,械一足。因问群臣,莫能晓。刘向按此言之。帝不信,谓其妖言,收向系狱。向子歆自出救父,云:“以七岁女子乳饮之,即复活。”帝令女子乳之,复活,能言语应对,如向言。帝大悦,拜向为中大夫、歆为宗正。

旱魃

南方有怪物如人状,长三尺,目在顶上,行走如风。见则大旱,赤地千里。多伏古冢中。今山东人旱则遍搜古冢,如得此物,焚之即雨。

两牛斗

李冰,秦昭王使为蜀守,开成都两江,溉田万顷。神岁取童女二人为妇。冰以其女与神求婚,径至神祠,劝神酒,酒杯恒澹澹。冰厉声以责之,因忽不见。良久,有两牛斗于江岸旁。有间,冰还,流汗谓官属曰:“吾斗疲极,当相助也。南向腰中正白者,我绶也。”主簿刺杀北面者,江神遂死。

随时易衣

卢多逊既卒,许归葬。其子察护丧,权厝襄阳佛寺。将易以巨榇,乃启棺,其尸不坏,俨然如生。遂逐时易衣,至祥符中亦然。岂以五月五日生耶!彼释氏得之,当又大张其事,若今之所谓无量寿佛者矣。

钱缪异梦

宋徽宗梦钱武肃王讨还两浙旧疆垦,且曰:“以好来朝,何故留我?我当遣第三子居之。”觉而与郑后言之。郑后曰:“妾梦亦然,果何兆也?”须臾,韦妃报诞子,即高宗也。既三日,徽宗临视,抱膝间甚喜,戏妃曰:“酷似浙脸。”盖妃籍贯开封,而原籍在浙。岂其生固有本,而南渡疆界皆武肃版图,而钱王寿八十一,高宗亦寿八十一,以梦谶之,良不诬。

马耳缺

欧公云:丁元珍尝夜梦与予至一庙,出门见马只耳。后元珍除峡州倅,予亦除夷陵令。一日,与元珍同泝峡,谒黄牛庙。入门,惘然皆如梦中所见,门外石马,果缺一耳,相视大惊。

见怪不怪

宋魏元忠素正直宽厚,不信邪鬼。家有鬼祟,尝戏侮公,不以为怪。鬼敬服曰:“此宽厚长者,可同常人视之哉?”

苌弘血化碧

苌弘墓在偃师。弘周灵王贤臣,无罪见杀。藏其血,三年化为碧。

二尸相殴

贞元初,河南少尹李则卒,未殓。有一朱衣人申吊,自称苏郎中。既入,哀恸。俄顷,尸起,与之相搏,家人惊走。二人闭门殴击,及暮方息。则二尸共卧在床,长短、形状、姿貌、须髯、衣服一无异也。聚族不能识,遂同棺葬之。

冢中箭发沙射

刘宴判官李邈有庄客,开一古冢,极高大,入松林二百步,方至墓。墓侧有碑断草中,字磨灭,不可读。初掘数十丈,遇一石门,因以铁汁计,累日方得开。开则箭雨集,杀数人,众怖欲出。一人曰:“此机耳。”则投之以石,石投则箭出,投石十余,则箭不复发。遂列炬入,开第二门,有数十人,张目挥剑,又伤数人。众争击之,则木人也,兵仗悉落。四壁画兵卫,森森欲动。中以铁索悬一大漆棺,其下积金玉珠玑不可量。众方惧,未即掠取。棺两角飒然风起,有沙迸扑人面,则风转急,沙射如注,而便没膝。众皆遑走,甫得出墓,门塞矣,一人则已葬中。

公远只履

罗公远墓在辉县。唐明皇求其术,不传,怒而杀之。后有使自蜀还,见公远曰:“于此候驾。”上命发冢,启棺,止存一履。叶法善葬后,期月,棺忽开,惟存剑履。

鹿女

梁时,甄山侧,樵者见鹿生一女,因收养之。及长,令为女道士,号鹿娘。

风雨失柩

汉阳羡长袁玘常言:“死当为神。”一夕,痛饮卒,风雨失其柩。夜闻荆山有数千人啖声,乡民往视之,则棺已成冢。俗呼铜棺山。

留待沉彬来

沉彬有方外术,尝植一树于沉山下,命其子葬己于此。及掘,下有铜牌,篆曰:“漆灯犹未灭,留待沉彬来。”

辨南冷水

李秀卿至维扬,逢陆鸿渐,命一卒入江取南冷水。及至,陆以杓扬水曰:“江则江矣,非南冷,临岸者乎?”既而倾水,及半,陆又以杓扬之曰:“此似南冷矣。”使者蹶然曰:“某自南冷持至岸,偶覆其半,取水增之。真神鉴也!”

试剑石

徐州汉高祖庙旁有石高三尺余,中裂如破竹不尽者寸。父老曰:“此帝之试剑石也。”又漓江伏波岩洞旁,悬石如柱,去地一线不合。相传为伏波试剑。

妇负石

在大理府城南。世传汉兵入境,观音化一妇人,以稻草縻此大石,背负而行,将卒见之,吐舌曰:“妇人膂力如此,况丈夫乎!”兵遂却。

燃石

出瑞州。色黄白而疏理,水灌之则热,置鼎其上,足以烹。雷焕尝持示张华,华曰:“此燃石也。”

他日伯公主盟

隋末温陵太守欧阳佑耻事二姓,拉夫人溺死。后人立庙,祈梦极灵。宋李纲尝宿庙中,梦神揖上座,纲固辞,神曰:“他日伯公主盟。”及拜相,值神加封,固署名额次。

天河槎

横州横槎江有一枯槎,枝干扶疏,坚如铁石,其色类漆,黑光照人,横于滩上。传云天河所流也。一名槎浦。

愿留一诗

陆贾庙在肇庆锦石山下,宋梁竑舣舟于此,梦一客自称陆大夫,云:“我抑郁此中千岁余矣,君幸见过,愿留一诗。” 竑遂题壁。

请载齐志

元于司马钦尝梦有赵先生者谓钦曰:“闻君修齐志,仆一良友葬安丘,其人节义高天下,今世所无也,请载之以励末俗。”钦觉而异之,及阅赵岐传,始悟为孙嵩也。岐处复壁中著书以名世,固奇男子。非嵩高谊,其志安得伸也?钦之梦,不亦可异哉!

三石

永安州伪汉时,有兵入靖江过此。黎明遇猎者牵黄犬逐一鹿,兵以枪刺鹿,徐视之,石也。已而,人犬与鹿皆化为石,鼎峙道旁。今一石尚有枪痕。

悟前身

焦竑奉使朝鲜,泊一岛屿间,见茅庵岩室扃闭,问旁僧,曰:“昔有老衲修持,偶见册封天使过此,盖状元官侍郎者,叹羡之,遂逝。此其塔院耳。” 竑命启之,几案经卷宛若素历,乃豁然悟为前身。

告大风

宋陈尧佐尝泊舟于三山矶下,有老叟曰:“来日午大风,宜避。”至期,行舟皆覆,尧佐独免。又见前叟曰:“某江之游奕将也,以公他日贤相,故来告尔。”

追魂碑

叶法善尝为其祖叶国重求刺史李邕碑文,文成;并求书,邕不许。法善乃具纸笔,夜摄其魂,使书毕,持以示邕,邕大骇。世谓之“追魂碑”。

牛粪金

东吴时,有道士牵牛渡江,语舟人曰:“船内牛溲,聊以为谢。”舟人视之,皆金也。后名其地曰金石山。

谓管前身

房管桐庐令,邢真人和璞尝过访。管携之野步,遇一废寺,松竹萧森,和璞坐其下,以杖叩地,令侍者掘数尺,得一瓶,瓶中皆娄师德与永公书。和璞谓曰:“省此否?盖永公即管之前身也。”

木客

兴国上洛山有木客,乃鬼类,形颇似人。自言秦时造阿房宫采木者,食木实,得不死,能诗,时就民间饮食。

铜钟

宋绍兴间,兴国大乘寺钟,一夕失去,文潭渔者得之,鬻于天宝寺,扣之无声。大乘僧物色得之,求赎不许,乃相约曰:“扣之不鸣,即非寺中物。”天宝僧屡击无声。大乘僧一击即鸣,遂载以归。

驱山铎

分宜晋时,雨后有大钟从山流出,验其铭,乃秦时所造。又渔人得一钟,类铎,举之,声如霹雳,草木震动。渔人惧,亦沉于水。或曰此秦驱山铎也。

旋风掣卷

王越举进士,廷对日,旋风掣其卷入云表;及秋,高丽贡使携以上进,云是日国王坐于堂上,卷落于案,阅之异,因持送上。

风动石

漳州鹤鸣山上,有石高五丈,围一十八丈,天生大盘石阁之,风来则动,名“风动石”。

去钟顶龙角

宋时灵觉寺钟,一夕飞去,既明,从空而下。居人言江湾中每夜有钟声,意必与龙战。寺僧削去顶上龙角,乃止。

投犯鳄池

《搜神记》:扶南王范寻尝养鳄鱼十头,若犯罪者投之池中,鳄鱼不食,乃赦之。诖误者皆不食。

雷果劈怪

熊翀少业南坛,夕睹一美女立于松上,众错愕走,翀略不为意,以刀削松皮,书曰:“附怪风雷折,成形斧锯分。”夜半,果雷劈之。

飞来寺

梁时峡山有二神人化为方士,往舒州延祚寺,夜叩真俊禅师曰:“峡据清远上流,欲建一道场,足标胜概,师许之乎?”俊诺。中夜,风雨大作,迟明启户,佛殿宝像已神运至此山矣。师乃安坐说偈曰:“此殿飞来,何不回去?”忽闻空中语曰:“动不如静。”赐额飞来寺。

橘中二叟

《幽怪录》:巴邛人剖橘而食,橘中有二叟奕棋。一叟曰:“橘中之乐,不减商山。”一叟曰:“君输我瀛洲玉尘九斛,龙缟袜八辆,后日于青城草堂还我。”乃出袖中一草,食其根,曰:“此龙根脯也。”食讫,以水喷其草,化为龙,二叟骑之而去。

牛妖

天启间,沅陵县民家牸牛生犊,一目二头三尾,剖杀之,一心三肾。

猪怪

民家猪生四子,最后一子,长嘴、猪身、人腿、只眼。

陕西怪鼠

天启间,有鼠状若捕鸡之狸,长一尺八寸,阔一尺,两旁有肉翅,腹下无足,足在肉翅之四角,前爪趾四,后爪趾五,毛细长,其色若鹿,尾甚丰大,人逐之,其去甚速。专食谷豆,剖腹,约有升黍。

支无祁

大禹治水,至桐柏山,获水兽,名支无祁,形似猕猴,力逾九象,人不可视。乃命庚辰锁于龟山之下,淮水乃安。唐永嘉初,有渔人入水,见大铁索锁一青猿,昏睡不醒,涎沫腥秽不可近。

饮水各醉

沉酿堰在山阴柯山之前,郑弘应举赴洛,亲友饯于此。以钱投水,依价量水饮之,各醉而去。因名其堰曰“沉酿”。

林间美人

罗浮飞云峰侧有梅花村,赵师雄一日薄暮过此,于林间见美人淡妆素服,行且近,师雄与语,芳香袭人,因扣酒家共饮。少顷,一绿衣童来,且歌且舞。师雄醉而卧。久之,东方已白,视大梅树下,翠羽啾啾,参横月落,但惆怅而已。

变蛇志城

晋永嘉中,有韩媪偶拾一巨卵,归育之,得婴儿,字曰“撅”,方四岁。刘渊筑平阳城不就,募能城者。撅因变为蛇,令媪举灰志后,曰:“凭灰筑城,可立就。”果然。渊怪之,遂投入山穴间,露尾数寸,忽有泉涌出成池,遂名曰“金龙池”。

有血陷没

硕顶湖在安东,秦时童谣云:“城门有血,当陷没。”有老姆忧惧,每旦往视。门者知其故,以血涂门。姆见之,即走。须臾大水至,城果陷。高齐时,湖尝涸,城尚存。

张龙公

六安龙穴山有张龙公祠,记云:张路斯,颖上人,仕唐,为宣城令,生九子,尝语其妻曰:“吾,龙也,蓼人。郑祥远亦龙也,据吾池,屡与之战,不胜,明日取决。令吾子射系鬣以青绢者郑也,绛绢者吾也。”子遂射中青绢者,郑怒,投合肥西山死,即今龙穴也。

城陷为湖

巢湖在合肥,世传江水暴涨,沟有巨鱼万斤,三日而死。合郡食之。独一姥不食。忽过老叟,曰:“此吾子也,汝不食其肉,吾可亡报耶?东门石龟目赤,城当陷。”姥日往窥之。有稚子戏以朱傅龟目。姥见,急登山,而城陷为湖,周四百余里。

人变为龙

元时,兴业大李村有李姓者,素修道术。一日,与妻自外家回,至中途,谓妻曰:“吾欲过前溪一浴,汝姑待之。”少顷,风雨骤作,妻趋视之,则遍体鳞矣。嘱妻曰:“吾当岁一来归。”欻然变为龙,腾去。后果岁一还。其里呼其居为李龙宅。

妇女生须

宋徽宗时,有酒家妇朱氏,年四十,忽生须六七寸。诏以为女道士。

男人生子

宋徽宗时,有卖菜男人怀孕生子。

童子暴长

元枣阳民张氏妇生男,甫四岁,暴长四尺许,容貌异常,皤腹臃肿,见人嬉笑,如俗所画布袋和尚云。

男变为妇

明万历间,陕西李良雨忽变为妇人,与同贾者苟合为夫妇。其弟良云以事,上所司奏闻。

赞(0) 恭喜发财
版权声明:一些,随便搬运;一些,不得搬运。
文章名称:《荒唐部·怪异》
文章链接:https://tianyugong.com/yhcguiayi/
分享到

道不虚传只在人

黄历查询果老星宗

福生无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