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玉宫
玄象天玉

政事部·清廉

        冰壶

杜诗:“冰壶玉鉴悬清秋。”姚元崇所作《冰壶》,言其洞彻无瑕,澄空见底。杜诗清廉,有类于是。

斋马

唐冯元叔历浚仪、始平尹,单骑赴任,未常以妻子之官。所乘马,不食民间刍豆。人谓之斋马。

廉能

《周礼·天官》:以听官府之六计弊群吏之治,一廉善,二廉能,三廉敬,四廉正,五廉法,六廉辨。

冰清衡平

华康直知光化,丰稷知谷城,廉而且平。时人歌之曰:“华光化,丰谷城,清如冰,平如衡。”

釜中生鱼

晋范丹字史云,桓帝时为莱芜长。人歌之曰:“甑中生尘范史云,釜中生鱼范莱芜。”

留犊

魏时苗,为寿春令。始至官,乘簿笨车、黄牸牛、布被囊。岁余,牛生一犊。及去,留其犊,谓主簿曰:“令来时,本无此犊,犊是淮南所生,故留之。”明交河令叶好文,亦留三犊与贫民为耕。

酹酒还献

后汉张奂,为安定属国都尉。有羌人献金、马者,奂召主簿张祁入,于羌前,以酒酹地曰:“使马如羊,不以入※;使金如粟,不以入怀。”悉以还之,威化大行。

食馔一口

北方彭城王攸自沧州召还,父老相率具馔,曰:“殿下惟饮此乡水,未尝百姓馔,聊献疏薄。”攸食一口。

画菜于堂

徐九经令句容,及满去,父老儿稚挽衣泣曰:“公幸训我!”公曰:“惟俭与勤及忍耳。”尝图一菜于堂,题曰:“民不可有此色,士不可无此味。”至是,父老刻所画菜,而书勤俭忍三字于上,曰:“徐公三字经。”

御书褒清

程元凤官拜右丞相兼枢密。御书“清忠儒硕昭光”六字褒之。

清白太守子

王应麟守徽州,其父撝尝守是郡,父老曰:“此清白太守子也。”

刘穷

刘玺,龙骧卫人。少业儒,长袭世职,居官廉洁,人呼为“青菜刘”,或呼为“刘穷”。继推总漕运,上识其名,喜曰:“是刘穷耶?可其奏。”

清化著名

韦謏少好文学,群言秘要之义,无不综览。后仕后季龙,历守七郡,咸以清化著名。

廉让之间

范柏年初见宋明帝,言及广州贪泉,因问:“卿州复有此水不?”答曰:“梁州惟有文川武乡、廉泉让水。”又问:“卿宅何处?”曰:“臣所居廉让之间。”帝嗟其善答。

清白遗子孙

郑述祖仕齐,为兖州刺史。其父亦尝为此州。百姓歌之曰:“大郑公,小郑公,相去五十载,风教尚有同。”及病,曰:“一生富贵足矣!以清白之名遗子孙,死无所恨。”

清有父风

柳玭,仲郢子,为岭南节度副使。廨中桔熟,既食,乃纳直于官。拜御史大夫,清直有父风。

悬鱼

羊续,南阳守。入境,即微服间行,凡令长贪洁,吏民良猾者,皆廉知其状,一郡震竦。府丞以生鱼献,受而悬之庭柱。其后进,妻率子秘入郡舍,不纳,妻怒检室中,惟衾盐菜而已。

自控妻驴

宋李若谷赴长社主簿,自控妻驴,故人韩亿为负行李。将入境,谓韩曰:“恐县吏迎至。”箧中止有钱六百,以其半遗韩,相持大哭而别。

埋羹

王琎,宁波守。操行廉洁,自奉尤俭约。一日,见馔兼鱼肉,大怒,令辍而瘗之,号“埋羹太守”。

进饼不受

明戴鹏,会稽知县,清慎自守。时军驻四明,鹏往供馈饷。期限严急,率民步行,日晡饥甚,从者进饼,却不受,掬道旁水饮之。

仅二竹笼

明轩輗由御史出为按察使,清约自持,四时一布袍,常蔬食。约诸僚友,三日出俸市肉一斤,多不能堪。待故旧,惟一肉,或杀鸡,辄惊曰:“轩廉使杀鸡待客矣。”后以都御史致仕。上问曰:“昔浙江廉使考满归家,仅二竹笼,是汝乎?” 輗顿首谢。

符青菜

明符验,守常州,不携家,持二敝簏,一童仆,日供惟蔬,人目为“符青菜”。锐意锄强,凡横于乡者,虽窜匿,期必得之,苟奉法而至,亦不深求。岁大旱蝗,日循行督捕。每出,以筐盛米数升、柴数束自给,不劳民供亿。

清乃获罪

南北朝沉巑之丹徒令,以清介不通左右被谮,逮系尚方。帝召问,对曰:“臣清乃获罪。”帝曰:“清何以获罪?”曰:“无以奉要人耳。”帝问要人为谁,指曰:“此赤衣诸郎皆是。”复任丹徒。

橐无可赠

南北朝刘溉建安太守。故人任昉以诗寄溉,求一衫。溉检中无可赠者,答诗曰:“予衣本百结,闽乡徒八蚕。”

不持一砚

包拯知端州。州岁贡砚,必进数倍以遗要人。拯命仅足贡数即已。秩满归,不持一砚。

日唯啖菜

宋姚希得知静江。官署旧以锦为幕,希得曰:“吾起家书生,安用此!”命以布易之。日惟啖菜,一介不妄取也。

命还砧石

宋凌冲令含山,律己甚严,一介不妄取。见归装有一砧石,诧曰:“非吾来时物也。”命还之。

毋挠其清

唐蒋沇历长安、咸阳、高陵诸邑令,多卓异声。郭子仪过高陵,戒麾下曰:“蒋贤令供亿,得蔬食足矣。毋挠其清也!”

杯水饯公

隋赵轨,齐川别驾。东邻有桑椹落其庭,轨遣拾还之。及被召,父老挥泣送曰:“公清如水,不敢以壶浆相溷,敬持杯水饯公。”轨受而饮之。

挂床去任

三国裴潜,兖州刺史。尝作一胡床,及去任,挂之梁间。人服其介。

置瓜不剖

苏琼守清河。先达赵颖献园瓜,琼勉留置梁上,不剖食。人闻受颖瓜,竞献新果,至门,知瓜犹在,相顾而去。
臣心如水

前汉成帝时,郑崇为尚书,好直谏,贵戚多谮之。上责崇曰:“君门如市,何以欲禁绝贵戚?”崇对曰:“臣门如市,臣心如水。”

清乎尚书之言

后汉钟离意,为尚书令。交趾太守张恢,坐赃伏法,以资物陈于帝前,诏颁赐群臣。意得珠玑,悉以委地。帝怪之,答曰:“孔子忍渴于贪泉,曾参回车于胜母,恶其名也。赃秽之资,诚不敢拜受。”上叹曰:“清乎尚书之言!”

乘止一马

朱敬则为卢州刺史,代还,无淮南一物,所乘止一马。

酌水奉饯

隋赵范为齐州别驾。入朝,父老送之,曰:“公清如水,请酌一杯水以奉饯。”

郁林石

吴陆绩为郁林太守,罢归无装,舟轻不能过海,乃取一大石置舟中以归。人号郁林石。

只谈风月

徐勉迁吏部尚书,常与门人夜集,有为人求官者,勉曰:“今夕只可谈风月,不宜及公事。”

市肉三斤

海瑞为淳安令。一日,胡总制语三司诸道曰:“昨闻海令市肉三斤矣,可往察之。”乃知为母上寿所需也。

一文不直

薛大楹主南昌簿,尝标其门曰:“要一文,不直一文。”

原封回赠

吴让知临桂县,不三年,超升庆远知府。南丹诸土官各馈金为贽,让却不受,口占绝句遗之,曰:“贪泉爽酌吾何敢,暮夜怀金岂不知?寄语丹州贤太守,原封回赠莫相疑。”

书堂自励

陈幼学知湖州,书于堂曰:“受一文枉法钱,幽有鬼神明有禁;行半点亏心事,远在儿孙近在身。”

赞(0) 恭喜发财
版权声明:一些,随便搬运;一些,不得搬运。
文章名称:《政事部·清廉》
文章链接:https://tianyugong.com/yhcqinglian/
分享到

道不虚传只在人

黄历查询果老星宗

福生无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