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玉宫
玄象天玉

《烟波钓叟赋》逐句讲解

阴阳顺逆妙难穷,

夫阴阳者,太极静而生阴,动而生阳。《易》曰:“无极之前,阴含阳也;有象之后,阳含阴也。”所以孟子曰:“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天时谓时日、支干、孤虚、王相之属也。甲子旬,戌亥为孤,辰巳为虚,是以空亡为孤也,对宫为虚也。王相如东方木旺于卯之类。春属木,甲乙木生,丙丁火相。金到这里衰所以孤。孤者,无辅助之意。今说四废。然水为母,木为子,子实则母虚,水到此,所以虚。此兵家用时日,有天德、月德、方位法也。唐李靖用兵,精风角孤虚是也。其用非一。兵家八门遁甲,逐时分休、生、伤、杜、景、死、惊、开方向。立太乙局,逐日分主客胜负,又出城布阵,逐时占斗柄。所指之方乃向天罡,而背鹤神也。又如六壬遁甲,以支加支,范蠡占岁、占兵,皆其属也。如周武王犯岁星以伐商,魏太祖以甲子日破慕容之类是也。战阵之法,背孤击虚则吉。此则好谋而图成,则有周悉万全之计。天地终始,一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为一元之数。分为十二宫,每宫有一万八百年为一会之数。天开于子,地辟于丑,人生于寅,闭物于戌。天数到戌,则不复有人;天数到亥,则周十二会,以为大数,而天地混矣。终则复始,循环无穷。天地再造,故先有阴,而后有阳也。逆顺者,吕望曰:“冬至以后,阳爻升进,用阳遁顺行其生气;夏至以后,阴爻起发,用阴遁逆行其杀气。”元妙微深,难穷其理也。

二至还乡一九宫

二至者,冬至、夏至是也。一者坎宫,九者离宫也。冬至一阳生于子,故冬至节居一宫也;夏至一阴生于午,故夏至节居九宫也。《天文志》云:“天形南高北下,日出高故见,入下故不见。大若张盖,四边垂下,半覆地上,半在地下,日月旁行绕之。日近而见为昼,日远而不见为夜。冬日行地中深,故夜长而昼短;夏日行地中浅,故夜短而昼长。六阴极盛,一阳来复,谓之冬至;六阳剥尽,一阴始生,谓之夏至。

阳遁歌:

冬至惊蛰一七四,小寒二八五同推。春分大寒三九六,芒种六三九是真。

谷雨小满五二八,立春八五二相随。立夏清明四一七,九六三从雨水期。

阴遁歌:

夏至白露九三六,小暑八二五重逢。秋分大暑七一四,立秋二五八流通。

霜降小雪五八二,大雪四七一相同。处暑排来一四七,立冬寒露六九三。

若能了达阴阳理,天地都来一掌中。

理者,朱文公曰:“未有天地之先,先有此理。“能明遁法,一理、二气、三才、四象、五行、六甲、七曜、八门、九星,皆在于掌握之中起也。(明亮的天体为曜yao,古指日、月、火、水、木、金、土七星。)

轩辕黄帝战蚩尤,

黄帝姓公孙,又曰姬姓,讳轩辕。有熊国君,少典子也。母见电光绕枢星,感而生帝于轩辕之丘,因名轩辕。阴阳激曜曰电。枢星,北斗第一星也。帝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聪明。是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炎帝榆罔弗能征。于是轩辕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炎帝榆罔侵陵,诸侯益叛之。轩辕修德治兵,与炎帝榆罔,战于阪泉之野,克之。

涿鹿经年苦未休。

涿鹿乃郡名,属北平,今涿州也。蚩尤姜姓,炎帝之裔也。好兵喜乱,作刀戟大弩,以暴虐天下。蚩尤铜铁额,其颡坚如铜铁也。谙阴阳,能起昏雾迷军士。雾,乃阴阳蒙冒之气。轩辕作指南车,上有楼,四角刻木为龙,又刻仙人于上,车虽回转手常指南。用子午盘针,以定四方,与蚩尤战于涿鹿。遂擒蚩尤,戮于中冀,曰绝辔之野。于是诸侯咸归轩辕,遂推代神农氏为天子,是为黄帝。

偶梦天神授符诀,登坛致祭谨虔修。

黄帝梦大风,吹天下之尘垢皆去。又梦人执千钧之弩,驱羊群万群。帝寤(同“悟”wu,醒悟之意)而叹曰:“风为号令,力政者也。土去而后在也。天下岂有姓力名牧者哉!”《龙甲书》云:“黄帝致祭于天,有感。夜三更时分,忽见轩辕丘上,神光缭绕,天鼓大震。当如纪官,同往视之。乃彩凤自天降。衔玉匣一端,长九寸按九宫,阔八寸按八卦。黄帝启匣视之,中有天篆文册,龙甲神章,一十八籍,命容神明正其宇。乃知是除奸绝邪,灭叛安邦之书,帝遂喜。得天时以立丘山为土德王,命羲和占日,尚仪占月,车区占风,大探深五行之情,占斗纲所建。于是始作甲子,容成造历,隶首算数,苍颉制宇,伶伦制律,吕车区占星气,容成兼而总之。

神龙负图出洛水,彩凤衔书碧云里。

彩凤衔书,即上文龙甲神章也。龙负图者,乃伏羲时龙马负图。龙马者,天地之精。其为形也,马身龙鳞,故谓之龙。马高八尺五寸,长颈,骼上有翼,蹈水不没,圣人在位负图出于孟河也。洛水者,乃洛书出于神。禹治水时,神龟负文呈瑞而于背,九数。《春秋纬》胜乃云:“河以通乾出天苞,洛以流坤吐地符。河龙图发,洛龟书感。河图有九篇,洛书有六篇。“轩辕之时,未有此事。今云神龙负图出洛水者,总河图洛书而言也。洛虽未出书,而风后演教,与之暗合也。黄帝龙图之命,遣风后演之而为遁甲,造成三层,以法三才。上层象天而置九星,中层象人以开八门,下层象地以分八卦,以镇八方。随冬夏二至,立阴阳二遁,一顺一逆,以布三奇六仪。风后因伏羲先天之卦。乾起于南,以序而生三子;坤起于北,以序而生三女。《系辞》曰“天尊地卑,乾坤定矣。“盖乾南坤北,天地自然之定位,故乾父居南,阳气以生以降而生物。故乾一索而生长男震,在东北;再索而生中男坎,居正西;三索而生少男艮,居西北。阳老归息于中宫也。坤母居北,阴气以升而生物。故坤一索而生长女,在西南;再索而生中女离,居正东;三索而生少女兑,居东南。阴老而归息于中宫也。天数以阳出阴入。出者,自数多而于数少也。入者,自数少而入于数多也。盖天开于子,为天地之原。夫万物从微至著,始发于子上,为一。以生序行于西南巽上,而为二。行于正东离上,而为三。行至东南兑上,而为四。既而生自于中宫,而为五。此阴数,自少顺行至多,而为入也。夫阴极则阳生,既而生自于中宫。逆西北艮上而为六,逆行正西坎上而为七,逆行东北震上而为八,逆行正南乾上而为九。天数以九八七六为顺,地数以一二三四为逆。今阳顺则阴逆,阳而成九宫,正合后天洛书之数也。夫万法莫不出于河图。河图之数,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居北;地二生火,天七成之,居南;天三生木,地八成之,居东;地四生金,天九成之,居西;天五生土,地十成之,居中。生数不可移,成数可移。天一之水,天三之木,天五之土,皆阳动所生,不待作为。故天一即居正北,合洛书之坎一。天三即居正东,合洛书之震三。天五即居中央,合洛书之中五也。地二之火,地四之金,乃阴静之生也。阴者,女人之象,不能自立,必从夫而立焉。地二必偶天一而成三。火有形而无质,其气虚,必加数补之。三三而得九,处于南方,而合离九之数也。故地四必偶天三而成七,金有形有质矣,不须重之,即七数居西方,而合洛书兑七之数焉。生数不可移,但可以配偶而各居于本方也。成数可移,天道左旋,折河图南方成数天七,补东南隅之空,加七七四十九数,以除五九四十五,止为四数,合洛书之巽四,故居东南焉。以河图北方之成数地六,补西北隅之空,加六六三十六数,合洛书之乾六,故居西北焉。以河图东方之成数地八,补东北维之空,加上八八六十四数,除六十不论,止用四数,加一倍,再加四算,乃二四数得八,合洛书艮八之数,故艮居东北也。以河图西方之成数天九,补西南维之空,加算九九八十一数,除八十不论,止用一数,加一倍,算得二数,合洛书坤二之数,故坤居西南也。然而东西方之成数,用加一倍算,南北不用加倍者,亦以东西之气,与南北之气不同。盖南极、北极为天地之枢纽。天与七政,昼夜行而不息。此针之所以指南,有以见东西之气常动而实,南北之气少动而虚也。盖指南北之气抵极旋轴,不若东西气之升降轮转。南北之数不用加倍者,盖南北之有极也。关子明曰:“河图、洛书相为表里,八卦、九章相为经纬“是也。又谓”河图合洛书,先天合后天“者,此也。

因命风后演成文,遁甲奇门从此始。

帝得风后于海隅,登以为相;得力牧于大泽,进以为将。风后作《兵法》十三篇,《孤虚法》十二卷,始立遁甲一千八十局。遁者,隐也。幽隐之道。甲者,仪也。递为直符,谓六甲六仪也。天乙之贵神也。常隐于六戊之下,盖取用兵机微之理,通于神明之德。故以遁甲为名也。奇者,乙、丙、丁为三奇也。门者,休、生、伤、杜、景、死、惊、开之八门。

一千八十当时制,

刘朴庵:“太元作用,三元六甲,名台古奇。“书云:”四千三百二十条,神仙节冗归简。“盖节四千三百二十之繁,而归于一千八十之简也。

论古法,黄帝始创奇门,有四千三百二十条,乃一节营三元;每元管六十局。三元计一百八十局。一岁二十四节,计四千三百二十局。夫一岁二十四节,一节管三元,乃十五日,一百八十时,十节一千八百时,二十节乃三千六百时,其四节又该七百二十时,是一岁二十四节,共得四千三百二十时。故有四千三百二十局也。风后又制奇门,为一千八十局,乃一节三元,为四十五局。风后约冗归于简也。夫一节管三元,一元十五局,管一百八十时,三元四十五局,此一节四十五局,二十节得九百局,其四节又得一百八十局,是共一千八十局,一千八十个时也。由是观之,是风后又总黄帝四局,一局也。

四个一千八十,共是四千三百二十局也。夫一岁三百六十日,每日一十二时,一百日该一千二百时,三百日则该三千六百个时,其六十日又该七百二十个时。以七百二十,总前三千六百个时,共得四千三百二十时。此硬例也。风后奇门,以八卦管八节,一节管三气,一气管三候,分天地人元,一候五日,七十二候共三百六十日。乃撮四候,而共看六十时成一局,七十二候,共三百六十日,共成一十八局,共一千八时时,故立一千八十局。

太公删成七十二。

至周时,有吕尚者,东海上人,穷困年老,渔钓至周。西伯将猎,卜之,曰:“非龙、非丽、非熊、非黑、非虎、非貔、所获霸王之辅。“果遇吕尚于渭水之阳。太公谙兵法,善布奇兵,删成一节三元,乃是一个节气分天地人三元,节三候也。如冬至上元阳一局,冬至中元阳七局,冬至下元阳四局。余仿此。此一节分三元,二十四节分得七十二元,故立七十二活局,立太公为军师,助周伐纣也。

逮于汉代张子房,一十八局为精艺。

张良字子房。彼有黄石公,知秦亡,汉之将兴,故以书授子房于邳圮扶高祖得天下,封子房为留候,子房删捷,冬至十二节为阳九局,夏至二十节为阴九局,一岁计之一十八局。此活局,又捷径也。夫十八局,七十二局,皆不能越一千八十局矣。作硬局,则读一千八十局;作活局,则有七十二局。然一十八局之图虽简而时则仍有一千八十也。是乃风后之法则,万世不易也。先论风后,一节管三元,四十五局难看。解释:予尝考之,四千三百二十者,乃一节管三元,六十时,三元乃三百八十时,此硬数也。风后一千八十局,一节三元四十五,乃折算之,一元六十三元,该一百八十也。此一元四之一,该十五,四个十五乃六十也。三元该四十五也,乃是算数之说,夫一元该六十时。今止云十五时为局,则是撤去四十五时,焉有此理,其实乃是合取四节之元,百看十八局之一局也。如冬至上、惊蛰上、清明中、立夏中,此四侯共看阳遁一局也。

先须掌上排九宫,

坎一、坤二、震三、巽四、中五、乾六、兑七、艮八、离九,乃九宫也。天有九星以镇九宫,地有九宫以应九州。其式托以灵龟洛书之数,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五十中宫者。土,火之子,金之母,所寄理于西南坤位也。坎一白水居正北,坤二黑土居西南,震三碧木居正东,巽四绿木居东南,中五黄土居中宫,乾六白金居西北,兑七赤金居正西。艮八白土居东北,离九紫炎居正南。

起例诗:坎居一位是蓬休,芮死坤宫第二流。更有冲伤并辅杜,

震三巽四总为头。禽星死五开心六,惊柱常从七兑游。

纵横十五在其中。

直过合十五,纵过合十五,横过合十五,对过合十五,乃天地万世不易之数。

次将八卦论八节,

天有八风,以直八卦。地有八方,以应八节。节有三气,气有三候。如是八节,以因之成二十四气。更乘之,七十二候备焉。

十一月建子,乃冬至气,阴极阳生也。子为天正,周以为岁首也,配地雷复卦。十二月建丑为地正,商以为岁首也,配地泽临卦。正月建寅为人正,夏以为岁首也,配地天泰卦,乃三阳开泰也。自汉武帝以来,并用夏正建寅之月为岁首也。八节:立春、惊蛰、清明、立夏、芒种、小暑、立秋、白露、寒露、立冬、大雪、小寒也。

一气统三为正宗。

气者中气,雨水、春分、谷雨、小满、夏至、大暑、处暑、秋分、霜降、小雪、冬至、大寒也。《经》云:“冬至小寒及大寒,天地人元一二三。立春雨水并惊蛰,依艮顺增八九一。春分清明并谷雨,但起震宫三四五。立夏小满芒种气,四五六兮列成列。夏至小暑及大暑,九八七兮还退数。立秋处暑并白露,从二却行于一九。秋分寒露及霜降,七六五兮依此向。立冬小雪并大雪,六五四兮依此诀。“

统三者,一节分三元,即三候。又曰:三者三甲也。上局仲甲,谓甲己之日,夜半子时,乃甲子时。丙辛之日,日中甲午时是也。此时关格刑德在门,用兵先举者败,不可出入,利以逃亡,主客并凶。

中局孟甲,谓戊癸之日,平旦甲寅时,乙庚之日,晡时甲申是也。此时阳气在内,阴气在外,利藏兵固守,不可出师,利主不利客。

下局季甲,谓丁壬之日,食时甲辰、甲己之日。黄昏甲戌,此时阳气在外,阴气在内,利出兵动众,百事吉,利客不利主。

又云:六甲之日,夜半子二甲皆合,谓今日是甲直符,与时皆是甲,故名三甲合也。

阴阳二遁分顺逆,一气三元人莫测。

冬至后用阳遁,顺飞于坎一宫起,如冬至上元阳一局顺遁,甲子戊起一宫,甲戌己二宫,甲申庚三宫,甲午辛四宫,甲辰壬五宫,甲寅癸六宫,丁奇七宫,丙奇八宫,乙奇九宫,乃仪顺奇逆也。夏至后用阴遁,逆飞于离九宫起,如夏至上元,阴九局逆遁,甲子戊起于九宫,甲戌己八宫,甲申庚七宫,甲午辛六宫,甲辰壬五宫,甲寅癸四宫,丁奇三宫,丙奇二宫,乙奇一宫,乃逆仪顺奇也。九星为直符,八门为直使,有顺阳使逆行阴,经术不显,隐伏之事也。

一节分三元,子、午、卯、酉为上元,寅、申、巳、亥为中元,辰、戌、丑、未为下元。若不明三元,用奇不准,主有不测也。

起例诗:甲己庚辛壬癸顺,阳仪丁丙乙逆行。休门随君顺数去,甲子起时当仔细。

阴转六仪当逆推,乙丙丁奇顺而随。门随始时同逆起,休门排位顺风吹。

五日都来换一元,

以天干而论,每元第一日为甲、己,第二日为乙、庚,第三日为丙、辛,第四日为丁、壬,第五日为戊、癸。

接气超神为准的。

超者,超过也。神者,进神也。甲子、己卯、甲午、己酉乃进神,为符头。接,迎接也。气者,节气也。超神者,谓节气未到,而甲子、己卯之符头先到,为之超。接气者,谓甲子、己卯之符头未到,而节气先至,为之接。

引证:如淳祐六年丙午,前四月十三日壬申,交立夏节,而本月初五日是甲子己到,即以立夏节用,立夏前九月矣,则合前初五日起超在先,借用立夏上局奇,自初十日己巳,为立夏中局奇,自甲戌五日,用立夏下局奇。乃先得奇,后交节,为速,谓之超神,速者也。须知闰奇之法,方能超接得真也。

认取九宫为九星,八门又逐九宫行。

九宫逢甲为直符,八门直使自分明。

如阳遁一局,甲子时起坎一宫,即以坎宫天蓬为直符,休门为直使。甲戌时起坤二宫,即以天芮为直符,死门为直使。余例仿此。

符上之门为值使,十时一位堪凭据。

遁取时旬甲头为值符,如阳遁一局,甲子在坎宫,天蓬为甲子时值符,则休门即为值使,管到癸酉十时止。甲戌在坤宫,天芮为本时值符,则死门即为值使。管至癸未十时住。又换甲申符头在震,天冲为本时值符,则伤门即为值使,管至癸巳十时住。又易甲午在巽,天辅为值符,则杜门为值使,管至癸卯十时住。又换甲辰在中宫,天禽为值符,则死门为值使,管至癸丑十时住。又易甲寅在乾宫,天心为值符,则开门为值使,管至癸亥十时住。阳一局六十时足,而又他局。余局仿此。阴遁同例,以逆推。

值符常遣加时干,

九星,蓬、任、冲、辅、英、芮、柱、心、禽也。为值符常随时干。

假如冬至上元,阳遁一局,图内乙庚日、丙子时,其图地甲申洎三,天冲管事,乙庚日申时乃甲申时也,就是冲三值符,故此值符,常遣加时干也。

《奇仪总要歌》云:“星符每逐时干转,值使常随天乙奔。“同此意也。永定阳遁顺仪逆奇,阴遁逆仪顺奇,皆主论也。

值使逆顺遁宫去。

八门休、生、伤、杜、景、死、惊、开,为值使也。原天盘上休在坎,生在艮,伤在震,乃三宫之定位也。假如冬至上元阳一局,图内乙庚日申时,就以伤门为值使,乃时干甲申居三宫也。阳遁顺飞,阴遁逆飞,故云“值使逆顺遁宫去“。

六甲元号六仪号,三奇即是乙丙丁。

《符应经》云:“六甲者,天之贵神也。常隐于六仪之下。六仪者,戊、己、庚、辛、壬、癸也。“甲子同六戊,甲戌同六己,甲申同六庚,甲午同六辛,甲辰同六壬,甲寅同六癸。

三奇者,按《经》云:“日乃木之华,阳之精所成,乙木为日奇也。“本理按:《经》云:”正月日出于乙,故以乙为日奇。“丁火,南方离明之象,老人星,凡形见于丁位,故以丁为星奇。月照交到丙而下明,故以丙为月奇也。六乙属太阳,六丙属太阴,六丁属星曜,乃三光也。

遁甲之法,以甲乃太乙人君之象,为十干之首,常隐六仪之下,故谓之遁甲。所畏者,庚金能克甲木,庚为七煞之仇也。乙乃甲之妹,甲以乙妹妻庚,乙庚合而能救甲,故乙为一奇。丙乃甲之子,丙火能克庚金而救甲,故丙为二奇。丁乃甲之女,丁火亦能克庚金而救甲,故丁为三奇。

《经》云:天上三奇乙丙丁者,出于贵人之干,德游行十二支辰。以阳贵人顺行,先天坤卦起子,则乙德在丑,丙德在寅,丁德在卯。三干之德相联,而无间断,以阴贵人逆行。后天坤卦起甲,则乙德在未,丙德在午,丁德在巳,三干之德相联,亦无间断。余六仪贵人所涉,或间天空,或间罗网,皆不相联。盖三奇能制凶煞者,以其出于贵人之干,德为吉也。贵取坤卦者,以“黄中通理“也。

甲位既尊,戊位同甲,乙、丙、丁三干无间,而为三奇,取其德明,故以日、月、星为号,以其德能照临者也。故甲、乙、丙、丁、戊五阳时,善神治事为吉也。

阳遁顺仪奇逆布,阴遁逆仪奇顺行。

吉门偶尔合三奇,值此虽云百事宜。

开、休、生,即北方之三白,为最吉,乃三吉门合乙、丙、丁三奇。其中合得一位,共临之方,乃三奇之妙。此时宜出兵征讨,发号施令,修造、埋葬、婚娶、安社稷、化人民,百事大吉之兆。《五总龟》云:“大抵要得开、休、生三门,则用事为吉,更有三奇临之,可用无疑。如得门不得奇,亦可用。得奇不得门,终非吉。奇门俱不得,即凶。当以其大小轻重程度而用之。“

更合从旁加检点,余宫不可有微疵。

如得开、休、生三吉门,又合上下盘三奇是也。此时此宫有奇门,虽吉,然须检点,三盘上所加,余七宫,凶星所在,未可以此即为全吉。

如合天、地、人三遁,鸟跌空、龙反首、知三、天辅、玉女守门、三奇所及,游六仪、义和、制伏欢、怡等,故为吉也。

如合火入金,金入火、虎猖狂、龙逃走、雀入江、蛇夭矫、避五、击刑、制损明、入墓、反伏吟、格勃飞、天乙、天网、门迫之类,则为凶也。

三奇得使诚堪使,

葛洪曰:“若得三奇得使,尤宜其良。“谓在六甲之上,自得所使之奇。甲戌、甲午乙为使,甲子、甲申丙为使,甲辰、甲寅丁为使。

假如阳遁三局,乙庚之日丁亥时,此时六乙日奇下临九宫甲午,是为乙奇得使。假如阴遁三局,丙辛日壬辰时,此时六乙日奇下临九宫甲午,是为乙奇得使。又如阳遁五局,丙辛之日己亥时,此时丁奇下临四宫,合甲辰为丁奇得使也。

三奇得使,其法以天上甲子起,中间一宫而行,则乙奇到甲戌,丙奇到甲子,丁奇到甲寅。地下甲子起戌,地者,女人之道,不能自立,必假夫而立。故甲戌假对宫坤辰上起甲,则乙奇在甲午,丙奇在甲申,丁奇在甲戌,取对冲,故起甲辰也。

又例:甲为君位,三奇乃宰辅,避旺地,只居生库宫,为自得所使也。自午起甲,顺行,则乙奇到未,木库宫也。自戌起甲,顺行,则乙奇到亥,长生宫也。自子起甲,顺行,则丙奇到寅,火生宫也。自申起甲,顺行,则丙奇到戌,乃火库也。丁奇亦属火,又属金。丙既居生库宫,则丁火金之临官宫也。

六甲遇之非小补。

《经》曰:“时加六甲,一开一合,上下交接。“又曰:”能知三甲,一开一合;不知三甲,六甲尽合。“六甲者,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也。阳星加时为开。阳星:天蓬、天任、天冲、辅、天禽。阴星加时为合。阴星:天英、天芮、天柱、天心。六甲之时,合时百事凶,开时宜战斗,往来百事吉。又曰:”甲为青龙,利以远行。将兵客胜,闻忧无,闻喜有。宜谒尊上,见贵人有喜。移徙、嫁娶百事吉。不可行遣怒及鞭杖事。“假如阳遁九局,甲己之日,黄昏得天任阳星,加时为开,百事吉。若无奇门,合得此局,亦得次吉,乃小补云。

乙逢犬马丙鼠猴,六丁玉女骑龙虎。

乙奇加甲午为马,加甲戌为逢犬也。丙奇加甲子为鼠,加甲申为猴。丁奇加甲辰为龙,加甲寅为虎。谓三奇得使,最为吉也。

《经》曰:“时加六乙,往来恍惚,与神俱出。“谓六乙为日奇,宜从天上六乙出。既随日奇,恍惚如神,人无见者,将兵客胜,闻忧无,闻喜有。行逢饮馔,移徙入官,市贾嫁娶吉,不可行遣怒、鞭杖、嗔责事。

假令冬至上元阳一局,甲己之日,天蓬为值符,至乙丑时,六丁在九宫,以值符加时干。此时天上六乙下临一宫,出北方吉。

“时加六丙,莫兵莫往。“此时候主厌伏兵灾。将兵闻忧无,闻喜有。入官得仙,市贾有利。丙为日奇,又为天威,丙火以销金,精兵不起。若攻伐者,从天上六丙出,既挟月奇,又乘天威,丙火相随,故曰”厌伏兵灾“。假令冬至下元阳四局,甲己之日,平旦丙寅,此时六丙下临六宫,宜出西北方吉。

六丁为三奇之灵,凡出入用兵,战斗皆吉。故曰:“能知六丁,出幽入冥,至老不刑。刀虽临颈,犹安不惊。”六丁者,六甲之阴神,丁卯之神,字文伯。丁丑之神,字文孙。丁亥之神,字文公。丁酉之神,字文通。丁未之神,字文卿。丁巳之神,字巨卿。凡斗争出入行来,六丁之神常呼其名,所谓三奇之灵。六丁者,丁卯为甲子之阴,故也。丁奇入宫,会甲辰、甲寅,乃六丁骑龙虎也。天盘六丁,加地盘甲寅、甲辰是也。

又曰:时加六丁,出幽入冥,又六丁为太阴,可以藏形,人皆不见,敌人不敢侵。将兵,主胜。闻忧喜各半,可以请谒,利嫁娶及阴私事,入官商贾吉。

假令立夏下元,阳遁二局,甲己之日,夜半甲子时,日出丁卯时。此时六丁在东北,值符天芮,加时干,即六丁临二宫,出西南方吉。

又有三奇游六仪,号为玉女守门扉。

三奇游六仪者,乃天上三奇乙丙丁,地下三奇甲戊庚,游于甲子戊、甲戌己、甲申庚、甲午辛、甲辰壬、甲寅癸,此六仪也。《三元经》曰:“三奇游六仪,利以宫建宴会喜乐之事。”(此句有误,这里的“三奇”是指地盘丁奇。)

玉女守门者,谓丁为玉女,而会天乙值使之门也。如阳遁一局,顺仪逆奇,地盘丁在兑,而以天乙值使休门加之,甲子时休门起坎,乙丑时休门到坤,丙寅时休门到震,丁卯时休门到巽,戊辰时休门到申,己己时休门到乾,庚午时休门到兑,地盘丁奇兑上。故甲子旬庚午时,为玉女守门也。

又接前数,辛未时休门到艮,壬申时休门到离,癸酉时休门到坎,值使十时一易。甲戌时以死门到坤,为值使。乙亥时死门在震,丙子时死门在巽,丁丑时死门在中宫,戊寅时死门在乾,己卯时死门到兑,地盘丁奇兑上。故甲戌旬己卯时,为玉女守门也。

甲申时以伤门值使震宫,乙酉时伤门到巽,丙戌时伤门到坤,丁亥时伤门到乾,戊子时伤门值使到兑,地盘丁奇兑上。故甲申旬戊子时,为玉女守门也。

又累累数至甲午时,以杜门值使在巽,乙未时杜门到五,丙申时杜门到乾,丁酉时杜门到兑,地盘丁奇兑上。故甲午旬以丁酉时,为玉女守门也。

又累累数去到甲辰时,以死门值使到中宫,乙巳时死门到乾,丙午时死门值使到兑,地盘丁奇兑上。故甲辰旬丙午时,为玉女守门时也。

又累累数去到甲寅时,开门值使到乾,乙卯时开门值使到兑宫,地盘丁奇兑上。故甲寅旬乙卯时,为玉女守门也。

甲子用庚午者,甲子同六戊,用五子元遁,戊癸逢壬子,起壬子七数而见戊字。故甲子用七数庚午也。

甲戌用己卯者,甲戌同六己,用五子元遁,甲己还加甲,起甲子六数而见己字,故甲戌用六数己卯也。

甲申用戊子者,甲申同六庚,用五子元遁,乙庚丙作初,起丙子五数而见庚字,故甲申用五数戊子也。

甲午用丁酉者,甲午同六辛,用五子元遁,丙辛生戊子,起戊子四数而见辛字,故甲午用四数丁酉也。

甲辰用丙午者,甲辰同六壬,用五子元遁,丁壬庚子居,起庚子三数而见壬字,故甲辰用三数丙午也。

甲寅用乙卯者,甲寅同六癸,用五子元遁,戊癸逢壬子,起壬子二数而见癸字,故甲寅用二数乙卯也。

若作阴私和合事,请君但向此中推。

四户以月建加本时,却随除危定开在何处,即是地四户。若与天三门同宫,尤吉。

《入式歌》云:天乙会合女阴私。所谓天乙会合,和阴私之事。要在三奇临六仪,与三奇吉门,合太阴太冲从魁小吉,加地四户,是谓福食,远行出入皆吉。地四户者,除定危开也。

假如正月建寅,卯上除、午上定、酉上危、子上开,更得三奇临之大吉。二月则从卯上起建也,凡阴谋事,用太阴太冲小吉,从魁加地四户而去,解见下文。

天三门兮地四户,问君此法如何处?太冲小吉与从魁,此是天门私出路。地户除危定与开,举事皆从此中去。

天门有三,乃从魁、小吉、太冲三位也。起法以月将加本时,即寻从魁、小吉、太冲三位,为天三门也。起月将法,以授时历看,审订太阳过宫,方可选用。如去年十二月大寒节,某日时刻日躔元枵之次,太阳在子,以神后出将加用时。世俗但知登明为正月将,却不知登明是亥,犹待雨水节后,某日时刻,日躔鲰訾之次,太阳方过亥宫,以登明天月将方可用。

六合太阴太常君,三辰元是地私门。更得奇门相照耀,出门百事总欣欣。

阳时利击,阴时宜陕,阳先举,阴后交。凡欲击者,为破而击之。陕者,密而去之。其败军宜向六合下走得出也。

假如以六合、太阴、太常为三辰,依图推之,看在何方。日支自亥至辰为阳,用阳贵人,阳贵人用上一字;自巳至戌为阴,用阴贵人,阴贵人用下一字。

假如丁亥日,亥为阳日,丙丁猪鸡位,则亥猪为阳日贵人,须用贵人加亥上,顺数去,却看六合、太阴在何处,即是地私门。此只论日,不论时,然须得奇门,方可用。一例审太阳过宫,以月将加用时,顺寻本日贵人,起星求地私门。

太冲天马最为贵,卒然有难宜逃避。但当乘取天马行,剑戟如山不足畏。

天马即太冲也,审月审过宫,即以月将加用时,顺寻看太冲在何方,即天马方也。言遇紧急危难,仓促之间,难得奇门,但乘取天马而去,则虽剑戟如林,亦能避其祸也。

三为生气五为死,胜在三兮衰在五。能识游三避五时,造化真机须记取。

《三元经》曰:“天道不远,三五反复。知三避五,恢然独处。”三为生气,故游三也。五为害气,故避五也。三为威,五为武。盛于三,衰于五。匹马双轮,无有返期。

假令冬至上元,阳遁一局,甲己之日夜半生,甲子至平旦丙寅时得三,此时生气,宜举百事,至食时,戊辰时得五,此时害气凶,百事不宜,故避五也。阴遁仿此。

一本云:值使加震宫,三为生宜向之;值使加中宫,寄二宫为死,宜避之。

又云:重阳有重吉,谓大将在三宫,重阴有重凶,谓大将在七宫也。三乃数吉也。七乃位凶也。

就中伏吟为最凶,天蓬加着地天蓬。

九星伏吟:上盘天蓬加地盘天蓬,乃九星仍在本宫不动,谓之伏吟。孝服,损人口。值符伏吟:上盘甲子加地盘甲子。六仪准此。

汤谓云:“甲子来加甲子为伏吟,不宜用兵,惟宜收敛货财。”凡六甲之时,门符皆是伏吟。

一本云:“天盘天蓬加地盘天蓬,为伏吟。最凶。余不与。”

假令冬至上元阳遁一局,甲己之日,夜半生,甲子时,天蓬值符加临一宫,时干在一宫,此名门符皆伏吟也。

天蓬若到天英上,须知即是反吟宫。

九星反吟者,天盘一宫上蓬星,加地盘九宫英星上,为反吟。余八宫同此。值符反吟,谓上盘甲子加下盘甲午,上盘甲戌加下盘甲辰。遇奇门盖之,不见凶害,不然灾祸立至。

汤谓曰:“子来加午为反吟,此时不利举兵动众,惟宜散恤仓库之事。”凡星符对中,皆反吟。

假令冬至上元阳遁一局,甲己日乙丑时,六乙在九宫,以天上天蓬值符,加临时干在九宫,即是值符反吟。

八门反复皆如此,生在生兮死在死。假令吉宿得奇门,万事皆凶不堪使。

生门在八宫,门不离宫,谓之伏吟。若生门移在对宫,谓之反吟。门若遇此,虽得奇不可用。

假令冬至上元阳遁一局,甲己之日,以日晡申时,休门在九宫,值死休门加之,即是值门反复也。

六仪击刑何太凶,甲子值符愁向东。戌刑在未申刑虎,寅巳辰辰午刑午。

六甲地支相刑与自刑也。如:甲子见卯,甲戌见未,甲申见寅,甲寅见巳,为相刑。甲辰见甲辰,甲午见甲午,为自刑。

葛洪曰:“六仪击刑者,谓六甲值符,加所刑之地也。”甲子值符加卯,卯刑子也。甲戌值符加未,戌刑未也。甲申值符加寅,申刑寅也。甲午值符加午,午自刑也。甲辰值符加辰,辰自刑也。甲寅值符加巳,寅刑巳也。

郭璞论三合之刑:“金刚火强,各刑本方。水流趋东,木落返本。”

王璋曰:“甲子值符加三宫,甲戌值符加二宫,甲申值符加八宫,甲午值符加九宫,甲辰值符加四宫,甲寅值符加四宫,皆为六仪击刑。”

假令冬至上元阳遁一局,甲己之日夜半生,甲子为值符,至日出卯时,是六仪击刑也。至庚午时,以甲子值符,加六庚于三宫。即六仪击刑时也。其时极凶,不可用事。

三奇入墓好思推,甲日那堪见未宫。丙奇属火火墓戌,此时诸事不须为。更加天乙来临六,月奇临六亦同论。

此乃乙丙奇临六宫在戌,谓之入墓,不但奇临之,遇丙日见戌字亦是。

王璋曰:“三奇入墓者,谓六乙日奇下临六宫,六丙月奇下临六宫,六丁星奇下临八宫。乙奇下临二月亦是。是谓三奇入墓也。”

又云:傍人入墓也。

假如阴遁四局,丙辛日平旦庚寅时,六丙月奇下临六宫,是谓月奇入墓。凡遇三奇入墓,纵有奇门,不可举兵,百事皆凶。

《经》云:“三奇入墓何时辰,丙奇乾上乙临坤。或遇乙奇居戌上,还加丁向丑中存。”丁乃阴火,死在寅,墓在丑也。王璋曰:“丙丁奇入一宫,乃火入水池;乙奇入六宫,乃木入金乡。三奇受制,万事不可举也。”

本理按:五行生旺,论阳生阴死,丙火生于寅,丁火生于酉,阳顺阴逆。丁火生酉逆行,沐浴申、冠带未、临官午、帝旺巳、衰辰、病卯、死寅、墓丑、绝子、胎亥、养戌。逢禄为临官,丙禄巳,巳乃丙火之临官。丁禄在午,午乃丁火之临官。丁墓在丑,艮八宫是墓。丁奇临艮八宫是丁奇入墓。戌非也。此乃论阴阳之正理。又如甲木生于亥,未为库,乙木生于午、沐浴巳、冠带辰、临官卯、帝旺寅、衰丑、病子、死亥、墓戌,阴库不在未,在戌也。所以削去雷取之讹也。

又有时干入墓宫,课中时下忌相逢。戊戌壬辰兼丙戌,癸未丁丑亦同凶。

葛洪曰:“三奇者,谓丙戌时为月奇入墓之时。”又曰:“凡遇乙庚日丁丑时,为丁奇入墓,黄昏是丙戌,故为月奇入墓。”

《三奇渊源》云:“六丁本火之精,化而成金,在震最明,生于丑,没于辰,前世名晓星者是也。”

又朱子断曰:“启明金星在西,日出则东见,即太白也。”故丁丑时亦为星奇入墓。

丙戌时丙属阳火,火墓在戌;壬辰时壬属阳水,水墓在辰;丁丑时丁属阴火,火墓在丑;

癸未时癸属阴水,水墓在未;戊戌时戊属阳土,土墓在戌;己丑时己属阴土,土墓在丑。

故戊己中央之土,赖母而生,所以戊同丙火生于寅,己同丁火生于酉。己上六时,干辰入墓,亦不可用。

五不遇时龙不精,号为日月损光明。时干来克日干上,甲日须知时忌庚。

葛洪曰:“五不遇时者,谓刚柔日相克,而损其明,纵有奇门,不可行,百事凶。”此乃时干克日干,名为本主不和,极凶。旧选择书内差,载时支克日干,所以不准。今本理校正历府通书,悉皆改正刊行。

截例诗曰:时干克日有灾危,甲日从午逆数之。若到戌亥便越过,百事不宜莫用之。

又起例曰:甲日怕庚己怕乙,乙辛庚丙最为殃。丙壬丁怕癸时恶,辛丁壬愁戊不良。

戊畏甲兮君莫用,癸应嫌己莫相当。

五不遇时者,即时干克日干,阳干克阳干,阴干克阴干也。

奇与门兮共太阴,三般难得总加临。若还得二亦为吉,举措行藏必遂心。

阳遁值符前二宫,为太阴。阴遁值符后二宫,为太阴。谓奇门与太阴,三者不能皆同。若得二者,亦吉,遇之可伏兵也。古经云:“择门,凡欲经求万事,宜休、开、生不合乙、丙、丁,即吉。”又取阴门相助,谓之三诈。凡太阴六合九地宫,助奇者,全备用之,有十分之利。若三门合三奇,无诈宫,谓之有奇无阴,得七分之利。若三门合三奇,谓之有阴无奇,犯者不利。若三门合三奇,下临太阴宫,名曰真诈。若三门合三奇,下临九地宫,名曰重诈。若三门合三奇,下临六合宫,名曰休诈。

己上诈门,嫁娶、远行、商贾,大吉利也。真诈宜施恩便,隐遁求仙。重诈宜进人口,取财拜官授爵。休诈宜合药治疫,祛邪祈禳之事并吉。若杜门合丁己癸,下临九地,名曰地假,宜潜伏。此三时加杜门者,可以藏形。若杜门合丁己癸,下临太阴宫,利遣人间谍、探事。若杜门合丁己癸,下临六合宫,利逃亡。若景门合乙、丙、丁,临九天,名曰天假,乙为威德,丙为威武,丁为太阴。三奇之灵,宜陈利便进谒干求。若伤门合丁己癸,下临九地,名曰神假,利葬埋。若惊门合六壬,下临九天宫,名曰人假,利捕逃亡。若太白入荧惑,己在其下,必获己上。若死门合丁己癸,下临九地宫,名曰鬼假,宜超度亡灵,抚众安民,破土修茔,伐邪、狩猎。五假各取其宜,随事用之。

更得值符值使利,兵家用事最为贵。常从此地击其冲,百战百胜君须记。

王璋曰:“亭亭者,天之贵神,背而击其冲为胜。推之法,常以月将加时,神后下为亭亭所居也。”

假令五月用寅时将,小吉加寅,即神后临未,为亭亭之在未也。白奸者,天之奸神,合于亥巳格,以月将加用时,寅午戌上见孟神,即是白奸之位。常行寅申巳亥四孟位也。

假令正月将,登明加午时,则孟神临午,即白奸之在午也。又如四月用巳时,以月将加巳,则孟神临寅,即白奸之在寅也。他仿此。昔者曹操行兵,用此法,百战百胜。孟神者,即寅、申、巳、亥也。

天乙之神所在宫,大将宜居击对冲。假令值符居离九,天英坐取击天蓬。

汤谓曰:“第一胜天乙宫,天上值符乘天乙宫,上将居之,用兵击其冲,百胜也。”

按《万一诀》云:“若在阳遁,即用天上值符所居宫;若在阴遁,即用地下值符所居宫。上将居之,而击其冲,胜。”

第二胜九天宫。阳遁天上值符后一为九天,阴遁地下值符前一为九天。我军立九天之上,而击其冲,则敌人不敢当我之锋。

第三胜生门宫,谓生门合三奇之吉宫。上将引兵从生门击死门,百战百胜。

又曰:“背亭亭向天门一胜,背月建二胜,背生击死三胜。大同小异也。”

假令大寒上元阳三局,甲己日丁卯时,天上值符乘六丁,临九宫正南,为天乙宫,为第一胜也。九天四宫东南第二胜也。生门与丁奇合七宫正西第三胜也。

假令阴八局,甲己之日平旦时,地下值符在八宫东北,天乙宫为第一胜也。九天在三宫正东,第二胜。生门临六宫西北第三胜也。

有五不可击。

汤谓曰:“一不击天乙宫,二不击九天宫,三不击生门宫,四不击九地宫,五不击值使宫。”以上皆不可击。

假令阳八局,丙辛日辛卯时,天乙在坤二宫西南,生门在三宫正东,九地在四宫东南,值使在八宫东北,以上并不可击,我军居之,必雄胜。

假令阴七局,甲己之日丙寅时,天上值符临九宫正南,九天在二宫西南,生门在一宫正北,九地在七宫正西,值使在五宫寄二宫西南,以上不可击,我军居之,必雄胜。

注云:上将居之,引兵而击其冲,百战百胜。按《万一诀》云:“若在阳遁,即用天上值符所居之宫;若在阴遁,即用地下值符所至之宫,而击其冲,则百战百胜也。”

甲乙丙丁戊阳时,神居天上要君知。坐击须凭天上奇,阴时地下亦如之。

《三元经》曰:“五阳时利以为客。当为客之时,利先举兵,高旗鸣鼓,耀武扬兵,以决胜。谓时下得甲乙丙丁戊五干善神治事,可以出军征伐、远行、求财、立邦国、化人民、临武事、入官、移徙、嫁娶、起造,百事皆吉。此时逃亡者,不可得。”故《经》云:“值使之行,一时一易,行阳时利以为客。”故曰:“得阳者飞而不止”。阳五干在子午之东部,生气也,故为利客先举。

假令甲己之日夜半生甲子时,自甲子时至戊辰时,得甲乙丙丁戊,是五阳时,利为客,先举,不拘阴阳二遁,如此例也。

又云:“阳时神在天,宜用天盘;若在地,宜用地盘,上奇。”

又云:“五阳时在天上,即居天上值符之宫,而击其冲。”

又《经》云:“天盘星克地盘星,在四时有本色,云气在其方,助客胜。地盘星克天盘星,在四时旺相,日时有各方本色,云气在其方,来助胜。”

若见三奇在五阳,偏宜为客自高强。忽然逢着五阴位,又宜为主好裁详。

己、庚、辛、壬、癸五阴时。

汤谓曰:“五阴时,利以为主之时,利后举兵,低旗衔枚,待敌而后动,以决胜。”谓时下己、庚、辛、壬、癸五干,恶神治事,不可拜官、移徙、婚姻、出行、兴造、举百事。逃亡可得。宜画策密谋,集武备、祷祀、祈福。《经》云:“值使之行,一时一易,行阴利以为主。”故曰:“得阴者伏而不起”。阴五干,阴在子午之西部杀气也。故利主后动。

假令甲己之日夜半生甲子,自巳至酉时,得己、庚、辛、壬、癸,是五阴时,利以为主,宜后举,不拘阴阳二遁,皆如此例。

值符前三六合位,太阴之神在前二,后一宫中为九天,后二之神为九地。

太阴起例,布星随本时值符宫,值符、腾蛇、太阴、六合、白虎、元武、九地、九天。阳遁,值符宫所到之宫,加活局,值符顺布星。阴遁,值符宫所到之宫,加活局,值符逆布星。

九天之上好扬兵,九地潜藏可立营。伏兵但向太阴位,若逢六合利逃形。

本理按:《孙子本义》云:九地者,幽隐之至深也。九天者,刚健之至极也。藏于九地,言守之至深,动于九天,言攻之至极也。九天乃天之杀伐之气,运在此方,亦可卫生间此气,扬兵威武。九地乃地之蒙晦之气,运在此方,亦可以借此气,遮藏形迹。太阴之中,可以逃亡。冬至后阳遁顺天上值符所临之宫,后一为九天,后二为九地,前二太阴,前三六合;夏至后阴遁逆天上值符所临之宫,前一九天,前二九地,后二太阴,后三六合。

假令阳遁上元一局,甲己之日丙寅时,天上值符临八宫,后一九天临一宫,后二九地临六宫,前二太阴临四宫,前三六合临九宫。

假令阴遁上元九局,甲己之日丙寅时,此时天上值符临二宫,即前一九天临七宫,前二九地临六宫,后二太阴四宫,后三六合三宫。其法甲上加值符,以二、三、六、七为吉,一、四、八、九、五宫为凶。

天地人兮三遁名,天遁月精华盖临。地遁日精紫云蔽,人遁当知是太阴。

上盘六丙,人盘生门,下盘六丁,谓之月华之蔽;

上盘六乙,人盘开门,下盘六己,谓之日精之蔽;

上盘六丁,人盘休门,神盘太阴,谓之星精之蔽。

生门六丙合六丁,此为天遁自分明。

《经》曰:“天遁者,生门合六丙月奇,下临六丁,为天遁。此时得月华之所蔽故也。

假令阳遁四局,乙庚之日,日入为乙酉时,天心为值符,加时干六乙,开门为值使,加时干七宫,即生门与丙月奇合,下临六丁于一宫,是天遁也。

假令阴遁六局,戊癸之日晡时,天蓬为值符,加时干六庚,为值使,加时干四宫,即生门与丙月奇合,临六丁于九宫,为天遁。

开门六乙合六己,地质如斯而己矣。

《经》曰:“地遁者,开门与六乙日奇合,临地下六己,为地遁。“此时得日精之蔽。

假如阳遁一局,丙辛之日,日出辛卯时,天冲为值符,加时干六辛,伤门值使临一宫,日奇临六己,于二宫是地遁也。

休门六丁共太阴,欲求人遁无过此。

《经》曰:“人遁者,休门与六丁星奇合前二太阴,为人遁。“此时得星精之蔽。假令阳遁七局,乙庚之日夜半丙子时,天任值符,加时干六丙,生门加一宫,即休门与六丁星奇合前二太阴于六宫,为人遁也。

要知三遁何所宜,藏形遁迹斯为美。

以上三遁,最宜隐遁,人莫能窥。盖三遁上盘,既挟日、月、星精之蔽庇佑。

天遁,下盘合六丁,乃三奇之灵,又为六甲之阴,谓奇门相合,有如华盖之覆体也。

地遁,下盘临六己,为六合之私门,又为地户。谓奇相临,有如紫云之盖体也。

人遁,下盘临太阴,阴暗之象,。孙子云“难知阴”,盖阴晦不能观万象。请奇门阴宫相合,有如阴云之障蔽也。

右三遁之时,凡用事、兴兵、施为、出入、修营、宫室,万事吉利。

云遁者,天上六乙合地下六辛,临开、休、生三吉门,为云遁也。

风遁者,天上六乙合开、休、生三吉门于巽宫,为风遁也。

龙遁者,乙奇合三吉开、休、生门于坎宫,为龙遁也。一云:乙奇合休门坎。

虎遁者,天上六乙合地下六辛,临休门到艮宫,为虎遁也。

神遁者,天上六丙合九天生门也。

鬼遁者,六乙合九地于杜门也。

以上合天地人名九遁用奇者,不可不知。

(此处《奇门遁甲元机》中还有以下几句:天上六乙合六辛,临三吉门云遁取。天上六乙合三门,丁临巽宫风遁矣。日奇合休于坎宫,此为龙遁云从起。天上六乙合六辛,临休到艮虎遁名。天上六丙合九天,再合生门神遁然。天上六乙合九地,临于杜门鬼遁遂。知此六遁合三遁,用者随机而取度。)

庚为太白丙荧惑,庚丙相加谁会得。

庚金生于巳,得禄临宫于申,旺于酉,乃西方金星,号太白星。丙火生于寅,得禄巳,旺于午,南方火德,号为荧惑星。“谁”字即指庚内而言,谓或上盘之庚,加会下盘之丙,或上盘之丙,加会下盘之庚也。

六庚加丙白入荧,天庚加地丙,乃金入火乡,而受克,凶乃对敌,宜防贼。

赤松子曰:“太白入荧,白五可破,南北恐有大祸。”

汤谓曰:“此时宜防贼来。”假令清明上元,用阳遁四局,甲己之日,日晡时为壬申时,此时六壬在八宫,得天心值符,为六庚加临六丙于二宫,即太白入荧惑也。

六丙加庚荧入白。

天丙加地庚,火入金乡,此时闻贼当退避。赤松子云:“荧入白,太白上下相击,内往外灭,以谗贼陷。”汤谓曰:“此时贼退。”又曰:“二星相入,凶气横任,得奇门慎勿行此星若也,移方去金火之神,是恶神,上盘丙加下盘庚也。假令小满上元,用阳遁五局,丙辛之日黄昏时为戊戌时,此时六戊在五宫,得天任值符,为六丙下临六庚于七宫,即荧惑入太白也。《奇门大全》云:”丙加下庚也。此时战,宜回避,不宜冲击。占贼来,信必虚诈。“

白入荧兮贼即来,

汤谓曰:“庚为太白,丙为荧惑,若此时对敌,宜防贼来。“上盘六庚加下盘六丙是也。诗曰:”天上六庚加六丙,太白入荧贼欲来。“天庚加地丙,乃金入火乡而受克,凶。乃对敌,宜防贼来。

赤松子曰:“太白入荧,白五可破,南北亦有大祸。“

汤谓曰:“此时防贼来。“假令夏至中元阴遁三局,乙庚之日平旦戊寅时,此时六庚在一宫,以天芮值符,加时干于三宫,即六庚下临六丙于二宫,即太白入荧惑,又天心天柱到离离,亦是金入火乡也。

荧入白兮贼须灭。

夫松子云:“荧入太白,上下相击,内往外灭,以谗贼陷。“

汤谓曰:“此时贼退。“又曰:”二星相入,凶气横任,得奇门,慎勿行。此星若也移方去金火之神,是恶神,此时战斗,贼自恐必退也。“天盘六丙加地盘庚是也。又曰:”六丙及来加庚上,真贼逃避不为灾。“

假令阴遁六局,甲己之日丙寅时,六丙在八宫,以天心值符加时干,即六丙下临六庚于四宫,此为荧惑入太白,占贼不来,天英、景门到七六宫,亦是火入金乡。

丙为勃兮庚为格,格则不通勃乱逆。天丙加地庚为勃,天庚加地癸为格。

汤谓曰:“六丙所加,皆名勃。勃者,乱也。谓天上六丙临年、月、日、时之干,值符类同,六丙所加之义。凡举百事用兵遇勃,主纲纪紊乱,凶也。“《经》曰:”丙丁值勤为勃,火星焚大屋。移室且安危,独自闻愁哭。“又云:”庚加年、月、日、时干,假尔为客,不宜争,统兵领众避。此时唯用固守,不宜行。百事遇之,凶莫测。“

(勃,又作“悖“,是乱的意思,无论何事都预示着会产生勃乱的现象,制度、秩序、纪律全都乱了,象征着凶兆。格,又作”隔“,阻碍不能的意思,可分为大格、小格、岁格、月格、日格、时格、刑格、上格、伏干格、飞干格、伏宫格、飞宫格等。)

丙加天乙为符勃,天乙加丙为飞勃。

汤谓曰:“天上六丙,加地下当年、月、日、时干者,勃。勃者,乱也。天上六丙,临年、月、日、时干,值符类同,六丙所加之意也。凡举事用兵遇勃,主纲纪紊乱也。“

假令冬至中元阳遁七局,丁壬之日,日日失丁未时,此时六丙在五宫,寄在二宫,以值符天芮加时干六丁于四宫,即六丙临六丁于四宫,此名时勃也。右凡遇六丙、六庚之为,值符加时干,则十时皆为勃格,四时审而用之。

庚加日干为伏干,

天乙伏干格。《三元经》曰:“六庚为太白,加日干,即为伏干格。此是主客斗伤,皆不利。“又曰:”日干若遇六庚临,此名伏干格相侵,若是斗战须不利,大都为主必遭擒。“

假如小满上元阳遁五局,甲己之日壬申时,六壬在九宫,即天柱为六庚,下临九宫,见今日甲午为天柱,六庚所加也,此为天乙伏干格。

日干加庚飞干格。

日干及临庚,飞干格偏明;争战还不利,为客最平平。

《经》曰:“今日之干,加六庚飞干格,此时战斗,主客两伤。“

假如小满上元阳五局,甲己日庚午时,此时甲子五宫寄二宫,以值符天禽加时干六庚于七宫,即得六甲下临六庚于七宫,此名飞干格也。

加一宫兮战在野,同一宫兮战于国。

庚加日干,日加庚俱不利。如庚加一宫,或天盘庚或地盘庚同一宫,皆主战不利。

天乙格(加一宫),六庚加天乙,凶战于野。六庚加天乙者,谓临天乙所居之宫也。

天乙太白格(同一宫),谓天乙与六庚同宫,战于国,凶。天乙与六庚同宫者,谓天乙值符与六庚同行,加时与太白格,利野斗。若值符加六庚,宜固守伏藏。凡遇诸格之时,用兵主客俱不利,占人在否,格则不在,占人来否,格则不来。

庚加值符天乙伏,

庚加值符宫,伏干格为宗,交锋多不利,为客以成功。

《三元经》曰:“六庚加值符,名为天乙伏宫格。此时主客皆不利,战斗交兵气自衰。占见人不在,占来人不来。“

《奇门大全》曰:“上庚加下值符,此时不客皆不利。六庚加天乙值符,本宫为伏宫,此时不利用兵,宜野迎敌。“

假令立春下元阳二局,甲己日壬申时,此时六壬在六宫,以天上天芮为值符,加时干六壬于六宫,即得天辅为六庚,下临值符天芮于二宫,此名天乙伏宫格也。

值符加庚天乙飞。

“飞宫是何星,值符加六庚;两敌不堪争,为主似不赢。“

《三元经》曰:“值符加六庚,名天乙飞宫格。此时不客皆不利。“

《奇门大全》云:“上盘值符加下庚,此时同前,遇天乙值符加六庚之上,此时固守,出则大将遭擒。“

假令春分中元阳遁九局,甲己之日,日中庚午时,此时六庚在二宫,天英为值符,以天上值符加时干庚于二宫,即得天英为值符,下临二宫见六庚,此名天乙飞宫格。

庚加癸兮为大格,

太白庚加癸,图谋未可通;求人终不见,端坐难还宫。

汤谓曰:“六庚加癸,名曰大格时也。谓天上六庚,临地下六癸,此时不可用,百事凶。遗亡亦不可得,求人即不在,反招其咎。”

大格不宜远行,车破马死,造作人财破散。

假令秋分下元阴遁四局,甲己日丙寅时,此时六庚在二宫,以值符天辅,加时干六丙于六宫,即得天芮六庚,下临六癸于八宫,此名大格也。

加己为刑最不宜。

六庚加六己,赤地须千里;远行车马堕,军兵半路止。

汤谓曰:“六庚加六己为刑格,谓天上六庚,加地下六己,此时出军,车破马伤,中道而止,士卒逃亡,慎勿追之,返招凶咎。”

《奇门大全》云:“六庚加六己,求谋主失名,破财、疾病。”

假令大寒上元阳遁三局,甲己日丙寅时,此时六庚在五宫,寄二宫,以值符天冲加时干六丙于一宫,即得天禽为六庚,下临六己于四宫,此名刑格。

加壬之时为上格,又嫌岁月日时逢。

六庚加六壬,谓之上格。一云:伏格,当此之时,并不宜行师。

《经》云:“六庚,当年太岁之干名,曰岁格,此时用事凶。”

《奇门大全》云:“六庚加今岁干,如甲子年,庚加甲子也,大凶。六庚加年、月、日、时干,动有凶格,闻客先败,占家,年为父母、月为兄弟、日为己身、时为妻。男占遗失,随其日、月应兆获。”

假令辛丑年立春中元阳遁五局,岁干在辛,以甲己之日,日入癸酉时,六庚在七宫,以值符天禽,加六癸于一宫,即见天柱六庚,下临六辛岁干于八宫,此名为岁格也。

论月格。《三元经》曰:“六庚加月朔格,为凶时也。”

假令立春上元阳遁八局,月朔干在甲己,甲己日丁卯时,此时六庚在一宫,以值符天任,加六丁于五宫,即得天蓬为六辛,下临月朔干六己于九宫,此名月朔格也。

论日格。《经》曰:“六庚加当日日干名,曰日干格,此时大凶。”

假令小暑下元阴五局,日干在甲己,己日丙寅时,以天禽为值符,加时干六丙于七宫,即六庚在三宫,下临日干己于四宫,此名日干格。

论时格。《经》曰:“六庚加本时干者,为时格,亦名伏吟格。此时六庚在四宫,以值符天辅加时,不可举兵用事,大凶。”

假令小寒上元阳遁二局,丙辛日己丑时,六庚在四宫,以值符天辅,加时干六己于三宫,此为时格也。凡六庚为值符,其十时皆为时干格也。

更有一般奇格者,六庚谨勿加三奇。此时若也行兵去,匹马只轮无返期。

六庚加丙丁奇,天英景为下克上,先举者凶,无返期。六庚加乙奇,冲辅伤杜上克下,先举者胜。匹马只轮,能敌万人。

六癸加丁蛇夭矫,

六癸加六丁,夭矫迷路程;忧惶难进步,端坐却不宁。

六癸加六丁,六癸在天盘,六丁在地盘,为蛇首,反为雀,谓癸属水,为北方,元武龟蛇,丁属火,故癸加丁为腾蛇夭矫。

王璋曰:“天上六癸,加地下六丁,名腾蛇夭矫,此时百事不利。”

假如冬至下元阳遁四局,丙辛之日半夜生戊子时,此时六癸在九宫,以值符天心,加时干六戊于四宫,即得天英为六癸,下临六丁于一宫,是为腾蛇夭矫也。虽有奇门临之,亦主虚惊不宁。(“夭矫”是被虚幻的假象所困惑,迷失方向的意思,此时百事不利。)

六丁加癸雀入江。

丁属火,为朱雀,癸属水,故丁加癸为朱雀入江。

《奇门大全》云:“丁加癸,主文书牵连,或失脱文书,占家有惊恐,怪异梦,用兵防奸。”

王璋曰:“天上六丁,加地下六癸,名朱雀投江。此时百事皆凶。”

六丁加六癸,朱雀入水流。口舌犹未罢,官事使人愁。

又曰:“或有诉讼,自陷刑狱。或闻火起,不必往救。”

假令夏至中元阴遁三局,甲己日壬申时,此时六丁在六宫,以值符天冲,加时干六壬于八宫,即六丁,下临六癸于七宫,是为朱雀投江也。

六乙加辛龙逃走,

金为太白,乃白虎,木为青龙,金克木,为龙虎相战,凶。青龙乙加辛,金木不相亲。神龙方也遁,乐云不求嗔。盖乙属木为青龙,故乙加辛为青龙逃走。

王璋曰:“六乙加六辛,名青龙逃走。此时不宜举兵,主客反伤,用百事凶。”

《奇门大全》云:“六乙加辛,此时举兵动众,主失财、遗亡、破财。”

又云:“六乙加庚亦是。”

假如立秋上元阴遁二局,丙辛之日己亥时,六乙在二宫,以值符天任,加时干六己于一宫,即六乙,下临六辛于八宫,此是青龙逃走。

六辛加乙虎猖狂。

赤松子云:“刀逢暗磨,疑如之何。彼欲见害,了阴可和。”六辛加六乙,白虎也悲哀,若与干钱财,自己须防灾。华盖属金,为白虎。故辛加乙,为白虎猖狂。

王璋曰:“天上六辛,加地下六乙,名曰白虎猖狂,此时不宜举事,主客两伤。婚姻、修造,大凶。”

《奇门大全》云:“举动出入战斗,必有惊诈。”

假令小暑中元阴遁二局,甲己之日壬申时,此时天芮值符,加天盘六辛,下临于三宫,原乙在三宫,是为白虎猖狂也。

请观四者是凶神,百事逢之莫措手。

夫天干阴阳和则吉,不和则凶。如干阳克阴干为合,如甲克己,即甲与己合。阴干克阳干为官星,如甲受辛克,即以辛为官。阳遇阳克,阴受阴克,皆不不和。乙辛丁癸四干,皆属阴克,其祸不救,故不可用也。(“四者”,腾蛇夭矫、朱雀投江、青龙逃走、白虎猖狂也,即癸加丁、丁加癸、乙加辛、辛加乙。)

丙加甲兮鸟跌穴,

天盘丙加地盘甲子,乃飞鸟跌穴,大吉。

赤松子曰:“进飞得地,云龙聚会,君臣燕喜,举动皆利。”

王璋曰:“此时从生而击死,百战百胜定无疑。”

葛洪曰:“六丙加六甲,名飞鸟跌穴。阴阳二遁,此时为百事利。出兵、行营、举造、葬埋,大吉。”

假令大寒阳遁九局,甲己之日辛未时,此时六丙在七宫,以值符天英,加时干六辛于五宫,即六丙,下临六甲于九宫,此名飞鸟跌穴。解曰:丙加六甲,在门上是也。利远行、出兵,百事吉,大人、君子利,小人凶,从生击死,一敌万人。

甲加丙兮龙反首。

天上甲子加地丙,名青龙返首。

葛洪曰:“此局吉,宜举百事,虽无吉门卦局,亦可用事。”

阴阳二遁,此时可以出兵行营,举造利为,百事皆吉。若合奇,最为良也。

假令冬至上元阳一局,甲己之日丙寅时,六丙在八宫,以天上甲子天蓬值符,加时干六丙于八宫,得天蓬为六甲六丙在八宫之上。此名青龙返首。解曰:六甲加丙,在门上是也。利见大人、求名、举兵、利客,扬威万里,出入利,此时从生击死,一敌万人。

只此二者是吉神,为事如意十八九。

言前二局:飞鸟跌穴与青龙返首也,大吉。若得奇门,行兵出战大胜,求名遂意,求财利益,造葬嫁娶,百事如意也。

六丁加六甲三奇,吉;六丁加六乙,天运气,吉。

六甲加六乙,二龙相争,凶;六甲加六戊,青龙受困,凶;六壬加六庚,群虎入穴,凶。

八门若遇开休生,诸事逢之总称情。伤宜捕猎终须获,杜好邀遮及隐形。

开门,宜远征讨,见君求名,所向通达。

休门,宜和进万事,治兵习业,百事皆吉。

生门,宜见人营造,求财获宝。

伤门,宜渔猎讨捕,行逢盗贼。

杜门,宜邀遮隐伏,诛伐凶逆,凡出去迷闷。

景上,投书并破阵,惊能擒讼有声名。若问死门何所主,只宜吊死与行刑。

景门,宜上书遣使,突阵破围。

死门,宜行刑诛戮,吊死送丧,行者遇病。

惊门,宜掩捕斗讼,攻击惊恐。

以上八门,内有开、休、生三门吉,宜出其下。若更合三奇吉宿,为上吉。五凶门不可出其下,宜避之。(有称“趋三避五”之谓也)

蓬任冲畏禽阳星,英芮柱心阴宿名。

昔黄帝命风后作太乙雷公式九宫法,以灵龟洛书之数,而错一位,以一居乾,以八居坎,以三居艮,以四居震,以九居巽,以二居离,以七居坤,以六居兑,以八、三、四、九为阳宫,故蓬任冲辅配比此四宫,而属阳也。以二、七、六、一为阴位,故英芮柱心此四宫,而属阴位也。盖以艮燥、坤湿、巽暑、乾寒、震阳、兑阴、离火、坎水而分阴阳也。(吾解:蓬任冲辅处阳遁,而为阳星;英芮柱心处阴遁,而为阴星也。)

释九星所主:天蓬、天任、天冲、天辅、天禽五星属阳。天英、天芮、天柱、天心四星属阴。

《太乙书》请:“太乙在阳宫,辽东不用兵。”正以坎、艮、震、巽为阳宫,辽东艮地也。“太乙在阴宫,蜀汉可全身。”离、坤、兑、乾为阴宫,蜀与汉正中,在西南及西方之地也。

辅禽心星为上吉,冲任小吉未全亨。大凶蓬芮不堪使,小凶英柱不精明。

大益枢京,天辅武曲纪星。执庆刚星,天禽廉贞纲星。总承符允,天心文曲纽星。以上三位,乃北斗武曲、廉贞、文曲三吉星,为大吉也。

疑华好化天冲,破军关星。英明集华,天任星。以上二星,乃北斗破军英明星,为次吉宿也。

阴袭大衍,天蓬隐光右弼星。阳琮孚庆,天芮洞明左辅星。乃左辅右弼星,为恶曜大凶之宿。若得奇门,亦不可用。

照冲动令,天英贪狼太星。通元须变,天柱禄存真星。乃贪狼禄存二宿,半凶之星,得奇门亦可用。宗庙、洪范、五行、水城,专言贪狼为上吉,却不知贪狼为凶星也。《地理大全》论云:“狼,狼虎也,所以扫去宗庙不准。”

大凶无气变为吉,小凶无气亦同之。

《三元经》云:“时下得天辅、天禽、天心星为大吉,时下得天任、天冲为次吉,得天蓬、天芮为大凶,得天柱、天英为小凶。”更以五行旺相言之,若大凶之星不得旺相之气刚小凶,若小凶星,不得旺相之气则中正。(所谓“气”,是指这九星所属五行的“旺相休囚死”的状态,处旺相则为有气,处休、囚、死时则为无气。)

吉宿更能逢旺相,万举万全功必成。若遇休囚并废没,劝君不必进前程。

凡吉宿,亦要遇旺相,若遇休囚、废没,亦不可用。《经》曰:“若上吉次吉星,无旺相气则中平,乘旺相气则大吉,乘死休气则为凶,详审用之。”

假令冬至时得天任吉宿,又乘旺气,则上吉也。

要识九星配五行,各随八卦考羲经。坎蓬星水离英火,中宫坤艮土为营。乾兑为金震巽木,旺相休囚看重轻。

此以九星配五行,又随伏羲《周易》后天文王八卦而推之。《金函宝鉴》云:“大哉乾坤交合,体父母生成之道;阴阳品配,定男女方位之居。银河转运乾坤定,上下交合,遂生六子。乾父交于坤母,一交而得长男震,二交而得长女巽,再交瑞得中女离,三交而得少女兑。以震、兑为主,坎、离为用。乾、坤、艮、巽寄于四维故乾位西北坤位西南,艮司东北,巽司东南,震南兑西,离南坎北,乾刚兑柔为二金,震阳巽阴为二木,坤湿艮燥为二土,坎润下离炎上,不可二也,夫金木形也,水火气也,形有差别气无精粗,此或一或二之所以分也,凡在显者则阳包阴,在晦者则阴包阳也。”

论九星吉凶所主:

天蓬宜安抚边境,修长城池。春夏左将大胜,秋冬凶,亡其士卒,利主不利客,嫁娶凶,移徙失火,斗争见血,入官逢痪,修营宫室、商贾皆凶。

天柱宜屯兵自固,隐迹埋形,将兵,车破马伤,士卒败亡,不宜移徙、入官市贾,宜嫁娶、修造、祭祀。

天心宜疗病合药,将兵秋冬胜,得地千里,春夏不利嫁娶、入官、筑室、祠祀、商贾。秋冬吉,春夏凶,利见君子,不利小人。

天冲宜出报仇,春夏左将胜,秋冬无功,不宜嫁娶、移徙、入官、筑室、祠祀、市贾。

天辅宜蕴身守道,设教修理,将兵春夏胜,得地千里,嫁娶多子孙,移徙、市贾、入官、修营,春夏有喜。

天任宜请谒通财,将兵四时吉,万神助之,敌人自降,嫁娶多子孙,入官吉;移徙、筑室凶。

天芮宜崇尚受道,交纳朋侪,受业师长吉,不可用兵,嫁娶、争讼、移徙、筑室,秋冬吉,春夏凶。

天禽宜祭祀求福,断灭群凶,将兵四时吉,百福助之,不战用谋,敌人畏服,赏功封爵,移徙、入官、祠祀、商贾、嫁娶吉。

天英宜出入远行,饮宴作乐,利嫁娶,不宜出兵、移徙、入官、筑室、祠祀、商贾。

假令冬至上元阳遁一局,甲己之日半夜生甲子起一宫,顺行至丙寅时,在三宫,时下得天冲宿值,宜出师报仇,春夏乘旺也。假如夏至阴遁,大暑中元,阴遁一局,甲己之日壬申时,以甲子时起一宫,顺布三奇,逆布六仪,则壬申时到乾得天心宿值,宜疗病合药,将兵乘金旺气胜,掠地千里,春夏不利,秋吉,宜见君子,不利小人。

与我同行即为相,我生之月诚为旺。废于父母休于财,囚于鬼兮真不妄。

《三元经》曰:九星休旺者,谓九星各旺于我生之月,相为同类之月,死于生我之月,囚于官鬼之月,休于妻财之月。

九星所属:天蓬水宿、天芮土宿、天冲木宿、天辅木宿、天禽土宿、天心金宿、天柱金宿、天任土宿、天英火宿。

假令水宿号天蓬,相在初冬与仲冬。旺于正二休四五,其余仿此自研穷。

天蓬水宿:相于亥子月同类也,俱属水。旺于寅卯月我生也,水生木。废于申酉月生我也,金生水。休于巳午月我克也,水克火。囚于辰戌丑未月克我也,土克水。

天英火宿:相于巳午月同类也,俱属火。旺于辰戌丑未月我生也,火生土。废于寅卯月生我也,木生火。休于申酉月我克也,火克金。囚于亥子月克我也,水克火。

天冲、天辅木宿:相于寅卯月同类也,木见木。旺于巳午月我生也,木生火。废于亥子月生我也,水生木。休于辰戌丑未月我克也,木克土。囚于申酉月克我也,金克木。

天柱、天心金宿:相于申酉月同类也,金见金。旺于亥子月我生也,金生水。废于辰戌丑未月生我也,土生金。休于寅卯月我克也,金克木。囚于巳午月克我也,火克金。

天芮、天任、天禽土宿:相于辰戌丑未月同类也,土见土。旺于申酉月我生也,土生金。废于巳午月生我也,火生土。休于亥子月我克也,土克水。囚于寅卯月克我也,木克土。

以上十二支所属,亥子水、寅卯木、巳午火、申酉金、辰戌丑未土。此五行也。

急则从神缓从门,三五反复天道亨。

《三元经》曰:谓有事不暇择时,并三奇吉门,当天乙所在宫及值符之神宫而去,谓之从神,自然获吉。盖值符甲子常从六戊,是为天门,事急则从天上六戊下去,事缓则可待时三奇吉门而去。

假令冬至阳遁一局,甲己之日丙寅时,此时天乙加六丙于八宫,值符在一宫,若有急事,可向东北天乙下,及正北值符六戊下去皆吉也。

又曰:神谓如甲子蓬星,丙寅时,甲子六仪头,以甲子天蓬星,休加地盘六丙上,即从奇下出去。如事急,欲出路,或在军阵,中门又不通,只寻吉神下去。事缓,可以就吉门、奇而往也。三者,三奇也。五星吉,英任冲辅心也。或门凶无奇,又无吉星,反伏无处吉,事又急迫,须向北斗下,默念三奇咒。云言不得三吉奇门,但从三奇所临方出,百事吉。所谓吉则从神也。

阴阳二遁有闭塞,八方皆无门可出,即依玉女法,凡甲子时、甲午时,在内利主;甲申时、甲寅时,在门两损;甲辰时、甲戌时,门外利客。

《符应经》:“若无奇门出,紧即依张良以筹加出天门地户而出也,吉利。“

时干加伏若加错,入库休囚吉事危。

时加六戊,乘龙万里,莫敢呵止。六戊为天门,又为天武,宜以远行万里,百事吉。戊为天门,凶恶不起,当从天上六戊出,挟入天门,故曰:“乘龙万里“。凶恶不敢害,鸡不鸣,犬不吠,将兵客胜,闻忧无,闻喜有,利以远行、市贾,小人惊走亡命。假令立春中元阳五局,甲己之日戊辰时,此时六戊在五宫寄坤二,以值符加时干,即六戊临二宫出西南吉。

时加六己,如神所使,不知六己,出被凶咎。己为六合,此时宜为阴谋秘密之事,当从天上六己出,不宜市贾,为显扬之事,隐匿如神所使。不知六己者,谓为显赫,必逢休咎。又为地户,独出独入,无有见者,将兵闻喜无,闻忧有,利以出官、嫁娶。小人利亡命惊走。若占人,有逃亡、阴私之事。

时加六庚,抱木而行;强有出者,必见斗争。谓庚为天狱,此时凶强,有出者,必遇刑罪。故曰:“能知六庚,不被五木;不知六庚,误使入狱。“或被凌辱,将兵主胜,不利客,利屯营固守。闻忧有,闻喜无。市贾道死,物伤无利,入官嫁娶凶。六庚之时,惟宜固守,能知六庚之时,谓此时己下至六癸时,不宜出动。

时加六辛,行遇死人;强有出者,罪罚缠身。此时行来出入并凶。强有出入,斧钻在前,行为在累。故曰:“能知六辛,所往行来;不知六辛,多被枢械。“又辛为天庭,罪网自缠,将兵主胜,不利客,可行刑,决罪人,不宜嫁娶、入官、市贾、问疾。

时加六壬,为吏所禁;强出入者,飞祸将临。此时不可远行出入,百事凶,强出必有牢狱。壬为天牢,怨仇所稽(通“集“,集中之意。),将兵主胜,利伏藏邀遮,不宜入官、移徙、嫁娶、逃亡。病者,进退不死(意指缠绵不愈)。

时加六癸,众人莫视;不知六癸,出门见死。此时凶,不利,出入皆凶。宜隐遁求仙,亡命绝迹。当从天上六癸下,出入不见。故曰:“众人莫视“。又癸为天藏,利以伏匿、逃亡,将兵主胜。闻忧有,闻喜无。不宜出官、市贾、嫁娶、移徙、入室内凶,疾病者重,遗亡不得。

三奇嫌入墓,门嫌迫墓宫;门克下害为障隔,时干克日干为损明。六仪受刑,天干日支神犯上,更忌支辰及伏吟,出兵发令恐紧急,加错三奇,入墓休囚,及犯时干伏吟等项,吉返凶也。

十精为使用为贵,起宫天乙用无遗。

葛洪曰:“逾出于五土,归于九一者,为十也。“要精于九一之谓。阳遁阳使,起一终于九;阴遁阴使,起九终于一。天乙值使起宫异,所谓值门相冲也。阴阳二遁各有二使。

假令冬至后,阳使起休门,阴使起景门,故曰:值门相冲。今知用遁,自冬至后一百八十二日六十二分半,历子午之东部,阳气用事,惟阳遁阳使。夏至后一百八十二日六十二分半,历子午之西部,阴气用事,惟阴遁阴使。

古经云:“冬至后用阳使,夏至后用阴使,经述不显,隐伏之事也。“是穷天地谋造化,以通神明,以类万物之情。三光之回旋,四季之往复,一消一息,或升或降,而运之于无形,布之于无象。有所不见,以俟后人。若能谙此理,用之为贵也。

天目为客地为主,六甲推兮无差理。劝君莫失此元机,洞微九宫扶明主。

卯为天目,酉为地耳,又有六甲旬中,天目地耳推者,出兵日也。宝日为上吉,谓干生支也。如甲午日,甲木生丙火是也。义日次吉,谓支生干也。如甲子日之类,甲木子水,水生木也。和日为次吉,谓干支比和也。如壬子日之类,壬水子水和同也。制日为中平,谓干克支也,如甲戌日之类,甲木戌土,木克土也。伐日为极凶,谓支克干也。如甲申日之类,甲木生金,金克木也。

《素经》云:“潜居抱道,以待其时。“若能通于遁法,君不圣明,不能进扶值言;其国衰败,事不能行其政;隐身闲居,躲避衰乱之亡;抱养道德,以待兴盛之时。扶佐明主,名香万古。此乃时至而成功。不遇明君,隐迹埋名,守分闲居。若是强行,必受其累,亦无功成也。

宫制其门不为迫,门制其宫是迫雄。

《经》曰:“吉门被迫,则吉事不成;凶门被迫,则凶事尤甚。“

宫制其门是凶爱,门制其宫是吉迫。门生宫为和,宫生门为义。

假令开门临三宫,休门临九宫,生门临一宫,景门临七、六宫为吉,门被迫则事不成。

假令伤门、杜门临二、八宫,死门临一宫,惊门临三、四宫为凶,门被迫,则为凶尤甚。

天网四张无路走,一二网低有路从。三至四宫行入墓,八九高强任西东。

《三元经》曰:“天网四张,万物尽伤。此时不可举兵,为百事凶。“又曰:”神有高下,必须知之。“谓时得六癸之神,必有高下也。又曰:”但将天乙居何地,尺寸低而匍匐之。“谓得癸时神符高下。天乙在三四宫,谓之尺高,遇之不可出,出必伤。若被客围,去除人卯、未、酉三宫看,合何门。奇可破,出无妨。

假令天乙在一宫,其神去地一尺,在二宫,去地二尺,皆天上六癸之下,即天乙所加之宫也。当此时必须匍匐,而以右手肩两而前行,遇过十步吉。若天网高三尺以上,可以消息避之,为天网过人。故准此。如天上六癸加一宫,即为一尺高也。五尺以上无碍矣。《万一诀》曰:“天网四张时,谓时下得六癸也。癸酉、癸未、癸巳、癸卯、癸丑、癸亥,是为天网有高低者,若有急事,又此时不得不行,当以高行而出。“
假令大暑下元用阴遁四局,乙庚之日,日出时为己卯,此时天上六癸在八宫,以天芮值符加于二宫,得天任为六癸,下临八宫,即天网高八尺矣。阳遁此例。

《奇门大全》云:“天网四张,动众出兵,忌逢。若急事避难作法,一人独出,追兵至此,即自反伤。“

天网者,天上六癸之下是也,其神有高下,在坎高一尺,在坤二尺,震三尺,巽四尺。逾此者,本高不可出也。

如天上六癸值符,加地上一、二、三、四宫,为尺寸低,人即可扬声而去。若临六、七、八、九宫,为尺寸高,天网四张,不用也。时下得此,百事凶,天网四张,此时万事不宜,须合奇门吉,宿亦不宜用。

如破阵,欲取道出,宜两臂横负刀,则呼天辅之名,匍匐而出,则天网自败,无所伤矣。临六、七、八、九宫,其尺寸过人,犹不可用。将兵虽当隐伏,若敌人来攻,当自溃败。

天网四张不可当,此时用事有灾殃。若是有人强出者,立便身躯见血光。虫禽尚自避于网,事忙匍匐出门墙。假令立分丙辛日,时用禺中另四张。禺中,即癸巳时也。

(此段歌诀在讲天干六癸加临时干的情况)

节气推移时候定,阴阳顺逆要精通。三元积数成六纪,天地未成有一理。

一年分四季、八节、二十四气、七十二候。

三元例:乃冬至小寒及大寒,天地人元一二三。己载前。一节统三为正宗,下纪乃天支一周十二数,六纪是地支六周得七十二数。以一卦统三节为三元,则成二十四气。以一节十五日分三候为三元,则共成七十二候。故云“三元积数成六纪“。六纪,乃七十二候之数也。凡一月,节有三候,气有二候。如正月立春节十五日,则东风解冻,蛰虫始振,鱼涉负冰,为三候也。雨水气十五日,则獭祭鱼,候雁北,草木萌动,为三候也。

《奇门总要歌》云:“三元超遁游六甲“,亦同此意。所以天地造化,乃一定之理数也。

请观歌里精微诀,非是贤人莫传与。

此歌中之语,句句如神,字字有妙,非是贤者,不可妄传,恐有小辈得诀,入诱小人,为害不浅。遁甲之文,黄帝之师风后留传太公,至于子房。晋朝盗乱,发子房冢,于木枕中得此秘文。上有誓诫曰:“不许传于不仁之人。若非其人,必受其殃。得其人而不传,亦受其殃。“晋尚书郭璞撰《青囊经》,亦编入《遁甲星奇》一篇于内。此文乃济世之宝,藏之如珍也。弘治乙卯解至丁巳春月重解,至正德戊辰年春方注解类编成册。章贡后学池本理书。

赞(20) 恭喜发财
版权声明:一些,随便搬运;一些,不得搬运。
文章名称:《《烟波钓叟赋》逐句讲解》
文章链接:https://tianyugong.com/ybdsjj/
分享到

道不虚传只在人

白云深处回到首页

福生无量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