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玉宫
玄象天玉

奇门秘传九宫纂要

《九宫纂要》,[清]纪大奎撰,为作者稿本,纪大奎(1756-1825),字向辰,号慎斋,江西临川龙溪人。精于易学,是清代著名的史学家、文学家、术数学家,理学家。《九宫纂要》原是作者撰写《仕学备余》一书时写就的稿本,其子在刊行《纪慎斋全集》时删去,是书遂成不传之秘。其法以《九宫纂要歌诀》为脉络,逐句详细注释,其起布之法,不同于世传诸本。其占法简明,发前人所未发。
《九宫纂要》属星门奇门遁甲一派,为古奇门占法,运用主星主门主宫主干占断,其间所论多为罕见秘法。全书上下两卷,正文以诗歌形式呈现,下附原注解说,一气呵成,传承有自,较世之星门古籍,有过之而无不及。
下卷开篇即言:“占法从来秘不传,三盘识透可通玄;而今指破精微诀,彻地参天一线穿”。又言:“括尽玄微奥旨,略无剩义,后之随事杂占,无不从此而推广之。予之受于师,全在斯矣”。诚如所言。
《九宫纂要》上卷
此歌起布之法,与钓叟赋异,以沿池氏及旧注之误也。占法简明,足矣发赋中未备之意,因附录之。
奇门之学甚幽深,入手先将八卦论。
以次宫门及星诈,俱来掌上看分明。
要识星门配五行,各随八卦考义经。
坎是水兮离是火,中宫坤艮土为真。
乾兑属金震巽木,阴阳衰旺细推寻。
原注:各随八卦者,言星门之五行,俱随八卦而配之也,如坎属水、天蓬休门亦属之类,阴阳乃八卦之阴阳,乾为阳金、兑为阴金、艮为阳土、坤为阴土、震为阳木、巽为阴木也。衰旺者,乃星门之衰旺,以四时而推,如水旺于冬、相于秋、休于春、囚于夏、死于四季是也。按钓叟赋九星旺相休囚废与此注异,当以此注为是。
八卦须凭八节论,二分二至四平中。
四立四隅相配合,一气统三是正宗。
阴阳二遁始于至,阳长阴消无差异。
复姤由来顺逆分,三元周遍为一气。
超神接气理精微,看取芒种大雪时。
光后符头须细审,阴阳零数合天机。
六甲旬头号直符,六仪六甲是同居。
奇仪顺逆阴阳转,散处九宫位不虚。
星门符使总同名,使是门兮符是星。
干支落处随时用,八诈 因之左右行。
原注:凡布局以星为直符,门为直使,符使与星门总同一名也,视时干落处加以直符,时支落处加以直使,故曰随时用八诈,视阴阳式起阳遁随直符而左行,阴遁随直符而右行也。
先观节气知其遁,次察干支识其元。
因时寻甲无差谬,因甲寻宫理自然。
原注:因某甲直符,而知其落在何宫,以定星门也。
九宫原止八门行,门寄门兮星寄星。
中土无门同坤死,中星无位芮同禽。
符星临处见天干,六甲藏身仔细参。
与我同行共衰旺,参差之内法幽元。
原注:天干指主星傍一星而言也,是谓本干乃六甲藏身立命之处,须仔细参详,若星干同一,五行则衰旺共之,或干旺星衰,或干衰星旺,是谓参差,其理甚元,不可不察也。按:下卷又云,休旺星从时令判,养生干向坐宫研,是不共衰旺也,或同行则可同,论时令参差,则星论时令,干论方位与。
原注(右十章)概论奇门入手起布之法。
天干一变出奇门,就里寻支体用分。
交媾阴阳取比类,纳音为数是真踪。
原注:天地之间,惟干支运用而已,古之圣人以天干一变而为奇门,地支一变而为六壬,此作奇门之大旨也。然干支不可偏废,须于天干之下寻出支来,方成阴阳交媾,而化生万物,然又必以干为体,以支为用者,以奇门之本出于干也。纳音者,合干支而消息之,以之测数之多寡、比类者,阳从阳断,其类甚多,不能悉数。
按:就里寻支,自当就本干坐宫飞宫,看其支神,如坎离子午之类,若四隅有二支,则取本干比类,如阳取阳支,阴取阴支也。使门下支神,亦以此取之。或有须测数之处,则以支上配合本甲之干,取其纳音为数,如甲戌符内乾宫得甲戌、乙亥火,坎宫得丙子水之类,符后空亡,则不取也,原注未晰,又如原注之义,却似于地盘干下寻本旬之支,如甲戌符内乙干得亥之类,然此法未见明文,且虚寄无着,殆未是,姑存俟考。
又按:四隅比类亦当惟辛卯壬辰癸巳甲午乙未丙申六时,为然余五十四时每宫各以前三后三按顺逆二局分值取之,似不当论阴阳比类,详见前钓叟歌六仪击利章内。
阳取奇兮阴取偶,旺相全多衰不久。
空亡百事一无成,吉凶总是归乌有。
原注:上二句承首章而言纳音数目,下二句是概论空亡,假如三八为木之类,阳则从三,阴则从八,此阳取奇阴取偶之说也。旺相主其物全而多,衰废主其物缺而少。若一遇空亡,则吉凶不成,凡事俱乌有而已。
按:空亡者,本宫及星符所到之方位遇旬中空亡,如甲午符内落巽方,辰巳值空亡也,坤艮有半空半实,看所取阴阳比类属何支神,及每宫前三后三顺逆所值以定之。
天干击处地支冲,数内逢之多是凶。
静极须知将有动,动时应散定无终。
原注:凡天干所克之处地支必冲,课内逢之多凶少吉,若占事未起而逢冲,必主动矣,既起而逢冲又当散也。
按:此注当是天地二盘之干也,然克处必冲乃六十甲子挨遇定数,若干下寻支,则冲击自属二事,然亦可见击之与冲同一理也。又符干遇庚,则旬首冲击,故六庚时皆不利。
冲处还从休旺看,休时已过旺来言。
有刑有墓皆堪遇,逢旺逢奇数最嫌。
原注:此言干支冲击之处,又当审其休旺而论之,如旺相逢冲则发,休废逢冲则散,不可不知也,课中又有宜冲者,有不宜冲者,或三刑五墓,遇冲则刑墓皆开,名为得救,若作本干之旺神或三奇来到遇冲则反吉为凶,数所最忌。
按:冲处一则看本宫方位及直符加临之宫,与旬首相冲否,一则看直使加临之方位与时支相冲否,此三宫最重。
干支合处是成期,未起逢之反不宜。
喜惧皆因符使判,奇仪庚甲亦同之。
原注:占事之成否,看干支相合便是成期,然事既起而逢合则成,未起而逢合则静,故曰不宜数中又有喜合者,有不喜合者,须当随时随地因符使而判吉凶,即奇仪庚甲无不同此喜惧也。
按:支合者本宫方位与旬首合符使二宫方位,一则与旬首合,一则与时支合也,奇仪庚甲谓干合也,亦以符使二宫及本宫为主,喜惧二句应总上五章而言。
又按:干内重举庚者,庚下之支必与符首冲击,故遁法最畏庚,凡天地二干遇庚者皆当留心,得乙合之为妙。
本干最喜是生宫,旺地临之百事隆,
冠带临官俱是吉,病衰死墓不堪逢,
胎神含贞机始露,养神落处见屯丰,
人情遇绝交谊断,沐浴临财一洗空。
原注:舅存赵孤后赵武复爵反仇岂非吉死逢生之庆乎,五王诛二张而忽三思后三思复炽而戮五王岂非凶死逢生之害乎。
按:原注凶死逢生之说,此言本干逢生安得以属仇讐或本干克制所加之干,而所加之干在生宫故,后反受其害耳存考。
又按:养生十二宫有顺起逆起之法,以理推之阴干在阴局,当用逆起之生旺墓,阴干在阳局当随阳干用顺起之生旺墓,阳干则无论阴局阳局皆用顺起之生旺墓,盖阴有随阳之义,而阳不随阴也。
胎神干位可悉数,问君此法时何处。
为过为功自此分,或休或咎须弃取。
祸福从来各有因,浊其源兮流难清。
荧荧不灭炎炎成,履霜之渐至坚冰。
原注:胎神以十干起长生照阴阳式顺逆论去长生后二位是也,端虽甚微而其势必盛,后之为过为功莫不于是乎基之于此,而正则归于正于此而邪则入于邪见其休者而取之见其咎者,而弃之此圣贤防微杜渐之学思患预防之术,不可不谨故,特表而出之。又云予尝旷观古今而知祸患之作必有其机也。昔魏武处裔戎于边鄙而起五代之惨唐处突厥于幽灵而兆安史之乱,以及汉之宦官外戚,唐之藩镇女后皆不能谨之于始,而至流毒无穷,故易曰臣杀其君,子杀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由辩之不早辩也,又曰几者动之微,吉凶之先见者也。君子见几而作,不俟终日胎之时义顾不大哉。
按:此非本干胎神,然亦非时干胎神,此法时何处者,当是看地盘时干落处属何干之胎神,如四正宫中为阳干之胎神,四隅宫中为阴干之胎神,故曰胎神干位可悉数,盖承上章胎神含贞机始露,而言见本干胎神之重,若所临非本干胎神则当悉数他干,看其所胎是何干之神与本干相生相克或为奇或为庚,以审察其功过休咎之端也。
存考。
寻宗问祖看生方,觅食求粮养处藏。
冠带婚姻占伉俪,临官始任卜行藏。
沐浴原为休息地,绝神起废却堪伤。
功名迁擢当言旺,子息繁滋胎位详。
遇疾病中审沉瘥,临刑死上察存亡。
衰知国势艰危甚,墓识箕裘坠与昌。
原注:此言因事以看十二神所临之宫也,凡祖业寿考宜看长生宫,求粮觅食营谋生计宜看养宫,休息闲居宜看沐浴宫,婚姻成否宜看冠带宫,问始进之功名宜看临官宫,问升迁之功名宜看帝旺宫,寻医觅药宜看病宫,子息胎产宜看胎宫,若病重将危临刑不赦宜看死宫,国亡家破营谋恢复宜看绝宫,式微羸弱宜看衰宫,风水坟墓宜看墓宫,各于其宫上一一详看,有奇否?有庚否?得门否?得诈否?宫不受迫否?不落旬空否?及刑冲休旺验之,则吉凶较然。
按:此当看本干之养生十二神也。
干支落处见三刑,福禄难期灾害侵。
中有一种自刑者,机谋还自丧其身。
原注:干支落刑伤之地,吉主不吉,凶则愈凶,若临自刑之宫,不宜谋为动作,恐投入罗网中,如甲午旬临离宫,甲辰旬临巽宫也。
原注(右十章)概论刑冲空合之运用,其第六第九章论十二神所至,意义深长所包甚广,尤宜细玩。
四干相对见贞瑕,理数循环次第加。
重见阴阳或互见,应成之格自无差。
原注:四干谓直符天地盘两干,直使天地盘两干也,上下相对,一看贞瑕立见,循环者,谓八宫遁作直符循环周遍;次第者,谓干支依时而转不见紊乱也,天地两盘之干,或阳见阳阴见阴,谓之重见,或阳见阴阴见阳,谓之互见,其吉格凶格昭然著明而无差忒也。
三奇有击即为凶,夭矫猖狂一样论。
龙走雀投俱是克,丙壬何得不相同。
原注:凡三奇冲击即为凶格,癸加丁为蛇夭矫,丁加癸为雀投江,乙加辛为龙逃走,辛加乙为虎猖狂,壬丙相加独无格者,特诸书之偶遗耳,何得不同为凶格耶。
按:丙虽畏壬,未若乙丁之畏辛癸,故诸书无格非遗也。
隔为庚兮悖为荧,悖主纷更隔不通。
有隔救神非是悖,无庚紊乱不宜逢。
原注:庚临年月日时为隔格,丙临年月日时为悖格,主阻塞不通,悖主纷更紊乱,盖丙奇虽是吉曜,然火性最烈[跃10]动不宁,见庚则作救神,无庚则为紊乱,故不宜逢。
按:此章及注皆沿诸书旧注之误,而见庚无庚二句其背诞尤出诸书之外,丙奇最吉,何赖于庚救,丙见庚则战争起,又安得谓之救神,若无庚,不宜逢丙,是丙之可畏甚于庚。凡他干逢丙者,皆为凶悖,何以谓之月奇?谓之鸟跌穴?谓之龙回首耶?
三才列遁式分明,六丙生门会六丁。
六乙开门临六己,休门丁共太阴星。
原注:此天地人分三遁也,天遁其方利兴师征讨、朝贺上表、出行移徙、祈福修炼、婚娶皆吉,盖得月精华盖之庇;地遁其方,安营设伏、修造筑坟、隐迹潜形皆吉,盖得日精紫薇庇;人遁其方,利修丹还元选士、和戎献策、纳婚皆吉,盖得星精太阴之庇。又三奇休门临丙奇亦谓之天遁,丁奇休门加九地、三奇开门加太阴亦谓之地遁,三奇生门加太阴乙奇、生门加九地亦谓之人遁。
神鬼从来有遁名,云龙风虎亦同云。
共成九遁随时用,贯想存思始得真。
原注:丙奇生门合九天,谓之神遁;乙奇开门合九天、丁奇生门合九地在艮宫,谓之鬼遁;乙奇三吉门合辛在震宫,谓之云遁;乙奇休门在坎宫,谓之龙遁;乙奇三吉门在巽宫,谓之风遁;乙奇休门合艮辛,谓之虎遁;总前天地人三遁,谓九遁也。神遁其方,利画地筑坛、作法驱邪、立庙酬愿并得神灵之庇。鬼遁其方,利探敌偷营,设伏用谋,祭亡荐孤,并得鬼神庇。云遁其方,利祈雨。风遁其方,利请风。龙遁其方,利习水战,祭龙神祈雨泽,行船筑堤塞河穿井,并得龙神之庇。虎遁其方,利守御边寨,招安亡命,出奇攻险。凡此九遁皆当随时而用之,然必贯想存思运我祖炁,方能得助,否则无益也。
休真重诈号隐宫,办道求仙此处从。
勇退急流□记取,丹成何必到崆峒。
原注:三奇三吉门合太阴,谓真诈格,宜办道求仙。三奇三吉门合九地,谓重诈格,宜拜官受爵。三奇三吉门合六合,谓休诈格,宜炼丹祈禳。三格号三隐宫,谓三诈格,诸事大利。
五假其名各有宜,神人天地物随之。
九天九地合为用,杜死惊伤景不移。
原注:三奇景门加九天,谓天假格,宜扬兵击阵,进谒干求。天盘丁己癸合杜门加九地,谓地假格,宜出师设伏,若加六合利逃亡。六壬惊门加九天,谓人假格,利擒盗贼。己癸死门加九地,谓神假格,宜捕逃瘗埋。乙己伤门加六合,谓物假格,宜射猎捕鱼。故曰各有宜也,神人天地物乃五假之名,九天九地六合与五凶门配而成五假也。
天罗地网路难通,反易星门伏故宫。
动静虽因冲合断,法宜观变莫迷踪。
原注:癸临时干为天罗格,壬临时干为地网格,盖癸乃华盖隐蔽之神,壬乃天牢储藏之神,二神俱主掩闭,故谓之路难通。返吟格星门俱易对宫,伏吟格星门俱处本位;反主动而伏主静,此定理也,然反逢合则静,伏逢冲则动,以及罗网格逢冲亦开,要当观变而言之,不可执定格而失断也。
按:六癸时为天网,以八门伏也,此兼壬言未详其义,但壬为天牢,亦不可动,古云强有出入非祸相临是也,又此当以壬癸时言,原注壬癸临时干似以壬癸直符言,则甲辰甲寅二十时皆罗网矣,似误。
宫门最喜义与和,□□之时殃必多。
宫迫家灾行可避,门伤外患复如何。
原注:宫生门谓义格,门生宫谓和格,二体皆吉,宫克门谓门迫格,门克宫为宫迫格,犯此者主殃咎,若宫受克,宜出门以避之,门受克宜居家以避之;宫门皆受克,虽避亦难免也。
按:宫迫谓本宫也,门迫谓使门也,二者皆迫殃难避矣!
守扉玉女利阴私,阴处求财亦得之。
若遇空亡成野合,桑间淫行报君知。
原注:门见丁谓玉女守扉格,利阴私和合事,或求妇女之财亦得,若落空亡,必主野合桑间濮上之应也。
原注(右十章)概论奇门吉凶定格取用不同。
直符无象亦无形,中立无偏体至纯。
有感即随靡不应,自然符合却能成。
原注:直符者,太极虚灵之气也,无形无象,中立不倚,体纯一而不杂,莫可名状,及其有感即通,靡不毕照,罗天地包万物,悉皆符合,故曰直符。如经言:奇门起式布局,看甲子到何宫,即以其星为直符,夫言即以者,可知星亦后起之物,俾以为直符而非直符之本体也,毕竟直符是何物,学者请细参之。
腾蛇本是火之精,惊恐忧疑性不宁。
左道巫蛊及怪异,星移日变乱将生。
原注:腾蛇乃阴火之精,主忧疑惊恐性不安宁,及异端左道,一切变异之事值之者乱将生也。
太阴之位最幽深,出入求谋妙若神。
遁迹潜形俱获庇,潜而设伏尽成功。
修为易得长生诀,自可悠游入太清。
原注:太阴为隐藏蔽护之神,凡出入求谋潜师设伏并入山访道,出入其下者,俱得太阴之庇,然必奇门兼得方为全美。
六合原为和合宫,招来安戢及懷戎。
婚姻缔会皆其类,六若乖时情义分。
原注:六合之下宜招抚和戎,联姻盟会之类,若犯克制刑冲则情义乖离而鲜终也。
白虎凶神少吉祥,纷争流血斗伤亡。
冲言其地干戈起,门到须知贼入疆。
原注:白虎一神乃阴阳间之杀气,有凶无吉,主战争流血伤亡之事,若所临之处逢冲,其地干戈立起。如临门上,主有贼入疆场,经曰:白虎到门,宜防贼兵冲杀。
玄武阴邪性最灵,奸谋狙诈百般生。
好为凿壁穿墉计,过此须防间谍侵。
原注:玄武一神性灵而巧,凡奸狙谲诈暧昧阴私之事,皆喜为之。经曰:玄武到门,宜防奸细劫杀。
九地原为最吉神,德主载物性柔贞。
安营定鼎皆来佑,鍚土分茅得嘏临。
原注:九地到门,宜安营立寨或分茅裂土皆吉。
九天到处利扬兵,伐暴拯民威信行。
破阵上书皆获吉,指挥驰檄乱能平。
原注:九天之下,宜扬兵振旅,伐暴救民,并上书破阵,无不利也。
八诈须知甚不恒,恩仇倏变爱生嗔。
顾我侮我浑无定,倚势凭凌降福迍。
原注:八诈者,反覆不恒恩仇忽变,爱恶忽迁,倏为我用,倏为彼用,故名之曰诈,是或嗔或喜顾我侮我总无一定,但倚势而行以降之灾福也。
好生好杀本其性,为德为灾体具成。
善御凶神收利用,顺承天地得安宁。
原注:此言八诈好生好杀者,有为得为灾者,皆本其性之自然,体之各异,而不可勉强也。善御凶神者,假如白虎克我,宜备敌兵冲杀,若白虎助我,则我可以征灭敌兵。玄武克我,宜防奸谋细作,若玄武助我,则我可以设智出奇,是不被凶神之害而收其利用矣。顺承天地者,言九天九地本是吉神,加临之时,当依法顺承以致安宁之福也。
原注(右十章)概论八诈之吉凶,并趋吉避凶之道。
先天逊位后天承,中气相传水火因。
西北西南父母地,风雷山泽任纵横。
原注:此言八卦之方位也,老阴老阳不能生物,故乾逊居西北,坤逊居西南,而传于坎离,以坎离得气之中也,盖乾南中气一变而为离,,坤北中气一变而为坎,离受中于坤,坎受中于乾。故坎离承南北正位,而且天地之间惟水火之用最大也。风雷山泽纵横杂居,而各有次序,所以赞天地而成化育也。
休景对待配坎离,开杜天门地户时。
生死春秋各有义,惊伤起闭是专司。
原注:此言八门之配合也,天一生水,万物之源皆本于水,故坎为休门,休者和美也,言万物得之而和美也。地二生火,万物之成皆本于火,故离为景门,景者明阳也,言万物得之而光明舒畅也。乾亥位为天门,居北极紫薇之位,主高远开辟之象,故谓之开门。巽为地户,巽者入也,其性善入,有深藏闭密之象,故谓之杜门。艮为立春之候,生气之所从来也,万物遇之欣欣向荣,故曰生门。坤居西南立秋之地,死气之所由来也,万物遇之渐渐凋落,故曰死门。艮坤虽同属土,而所主则异,一生土一死土也。震为四阳之地,万物至此尽皆启发,故雷遇之而出声,然好动者必有伤,故曰伤门。易曰吉凶悔吝生乎动者也。兑为四阴之地,时主闭敛,雷遇之而收声,万物至此有惊恐不宁之象,故曰惊门也。
阳清阴浊别升沉,升是飞兮沉是行。
阳入阴中依兽类,阴来阳□□□□。
原注:此言万物禀于八卦之性也,阳炁清而上升,阴炁浊而下沉,故物之禀阳炁者主飞,禀阴炁者主走;禀阴炁多而阳炁少者,主走之物亦能飞,然究竟便于走而不便于飞,当从兽类;禀阳炁多而阴炁少者,主飞之物亦能走,然究竟疾于飞而不疾于走,当从禽类。
纯阳之物动而刚,阴主坚凝柔亦刚。
利爪利牙审上下,中虚中实看包藏。
原注:此言万物禀八卦而成形也,纯阳之物,主雄劲刚猛,纯阴之物,体虽柔顺,然积阴之极亦主坚凝强固。其一阳二阳在上者,主物必利于牙,或以角触抵,以其阳在首也;一阳二阳在下者,主物必利于爪,或以尾蛰伤,以其阳在末也,故曰审上下、中虚者,阳包阴也,主物外坚强而内柔弱,如甲出之属肉在中,而骨在外,果品如核桃山栗之类是也。中实者,阴藏阳也。主物外软而内劲,如鸟兽之属,肉在外而骨在中,果品如桃枣梅李之类是也。天地之物不可悉数,举其一而余可意会之。
辛甘盐苦酸为味,离震之交梅酱论。
艮来配兑是佳酝,令人却忆平原君。
原注:此言万物之味原于八卦也,乾兑金味属辛,艮坤土味属甘,震木味属酸,巽木味酸带涩,坎水味属盐,离火味属苦,此八卦所主之本味也。若得离震相交,则其味酸而苦,如梅酱之类;艮兑相交,则其味甘而且辛,当成佳酝之类,以艮为禾黍之神,而兑作麦神故也。
九宫真色不须论,离兑之交色更浓。
会震谓之成闪縀,艮来作配艳成云。
鼠入猿堤纯是黑,㺄临鸡穴见桃红。
天蓝月白娄侵氐,宾主从违莫乱攻。
原注:此以八卦定色也,九宫真色,一白二黑之类不必论矣。其交互错综之间,色须细推之,离兑相交,则兑赤离紫,色主鲜浓华丽。若离会震,则紫间青色乃为闪縀也。艮为土又为云,若配入离宫,当成云锦之类。鼠入猿堤者,坎临坤位也,坎水本玄色,而坤又黑色,故主纯黑也。临鸡穴者,乃乾与兑配也,乾为白色,而兑为赤色,合之乃水桃红也。天蓝月白者,乃乾震也,娄居乾宫,氐居震宫位,白金克青木,合之乃得天蓝月白也。然八卦有宾主从违之不同,当以宾从主,而不可以主从宾,此中当细详察,若乱推测,则从违差失而不验矣。
层山叠叠挥云深,江水迢迢接地阴。
怪石嵯峨势险峻,茂林幽邃炁萧森。
间关修阻鸿音断,风雨凄霏马不行。
世路于今多否塞,请君且莫进前程。
原注:此言八卦之景象也。离火旺处为高岭,更逢艮宫为层山叠叠;坎水加处为江河,更逢开门为江水迢迢;乾乃老阳,加处为怪石嵯峨;震为林木,旺处为茂林幽邃;兑为门阙、为关梁凶神,加之,主音信难通;巽为风雨之神,又为杜门,故马不行也,值此者,不宜进作有为。
离乾一合是金戈,磬钹须从兑里过。
坤艮遇之磁瓮类,其余仿此类还多。
原注:此言八卦相遇而成器也。离火与乾金会,铸成金戈军器之类;与兑金会,则为磬锣镜钹之类;盖乾乃老阳,主杀器之物,而兑为阴金,主器皿之物,所属不同也。若离火与坤艮会,则为磁瓮之类,盖土得火炼而成器。艮为生土,其色白,为精细白洁之物,主磁器玩好之类;坤为死土,其色黑,为粗顽重浊之物,主瓮钵缸坛之类是也。
震旺乾衰矛戟看,兑来磬架或炉函。
巽主革皮鱼遇合,鼓鼙声振闹喧阗。
原注:旺木遇衰金是金短木长,为矛枪戟之类。若旺木遇兑金,则为锄犁农具之类。若震兑俱不旺,兑在上而震在下,则为磬架炉函之类。巽主皮革之属,若与震会,而鱼合是鼓鼙之类,而其声喧阗也。以上二章略举数端而言,余卦可以类推。
水行舟楫陆行车,象取离兮中是虚。
釜甑盂盆俱属震,簟笼钟铎艮来居。
坎物两空中有实,乾坤纯一或毬虡。
兑鼎巽炉详耳足,所求之类莫踟蹰。
原注:此言八卦而制器尚象也。舟车之物,外实而中虚,可以载物载人,取离之象。震一阳在下二阴在上,主物有低而上空仰以承载,如釜甑盂盆之类。艮一阳在上二阴在下,物必有盖,而下空覆以蔽物,如簟笼及钟铎之类。乾坤乃纯阴纯阳,主物纯一而周正,乾主圆而动,物如球镜之类;坤主方而静,物如柜箱之类。兑二阳在下一阴在上,主物上有两耳,如鼎爵之类。巽二阳在上一阴在下,主物有两足,如香炉之类是也。
原注:(右十章)概论后天八卦物类性情形象之不同,色味之各异,并制器尚象之事。
上卷全文完
《九宫纂要》,[清]纪大奎撰,为作者稿本,纪大奎(1756-1825),字向辰,号慎斋,江西临川龙溪人。精于易学,是清代著名的史学家、文学家、术数学家,理学家。《九宫纂要》原是作者撰写《仕学备余》一书时写就的稿本,其子在刊行《纪慎斋全集》时删去,是书遂成不传之秘。其法以《九宫纂要歌诀》为脉络,逐句详细注释,其起布之法,不同于世传诸本。其占法简明,发前人所未发。
《九宫纂要》属星门奇门遁甲一派,为古奇门占法,运用主星主门主宫主干占断,其间所论多为罕见秘法。全书上下两卷,正文以诗歌形式呈现,下附原注解说,一气呵成,传承有自,较世之星门古籍,有过之而无不及。
下卷开篇即言:“占法从来秘不传,三盘识透可通玄;而今指破精微诀,彻地参天一线穿”。又言:“括尽玄微奥旨,略无剩义,后之随事杂占,无不从此而推广之。予之受于师,全在斯矣”。诚如所言。
《九宫纂要》下卷
占法从来秘不传,三盘识透可通玄。
而今指破精微诀,彻地参天一线穿。
原注:奇门之道,罗列三才,包藏万象,靡不悉备,而其占事之法,从来秘而不传,诸书所载,不过正言其布局之式,其中运用无一道及。若能识破三盘奥理,则精义入神可通玄妙也。今为指破其妙要,在参天徹地,合三盘而并看。盖三盘之内,奇仪叠出,头绪纷然,必须提纲挈领,一线穿来方为入彀也。
八中取一是真机,临到其宫再不疑。
分析星门凭类断,其余凶吉总休提。
原注:八卦之中,正取一卦为用,假如六甲旬头直符到何宫,即以其星为直符,门为直使,再不必迟疑瞻顾也。分析星门者,下章细悉,各以其所分之数而断之,其余宫之吉凶与我无干涉,可不必论也。
符为人兮使为宅,星是身兮门财帛。
祖业根基从地看,三者参详应无失。
原注:此承上章分析星门而言,符使者,即星门也。星为所占之人,门为所占之宅,又星为本身,门为财帛,各依其类而言之。若看祖业根基,须从地盘宫上而断,三盘反覆参详,自无差失也。
尊卑先后亦同分,夫妇君臣父子兄。
宫殿疆场暨城邑,故园乡里及坟茔。
原注:此又承上章分析而推广言之,凡尊者为星 ,卑者为门,先者为星,后者为门,及君父夫兄皆为星,子臣弟妇皆为门,以暨宫殿疆场城邑皆为门,而故园乡当坟茔皆为宫也。
星克之时人有难,门克之时财帛散。
漂流祖业荡无成,只因宫迫作贫看。
原注:星为人,受克则人有难;门为财,受克则财帛涣散。宫为祖业,受克则祖业荡废,而不成家产也。
星克门生家势丰,庭园台榭郁葱葱。
奈因灾祸时来扰,疾病官非口舌重。
原注:此言星受克,而门受生,则家势丰厚,而庭园台榭之间亦葱葱修饰,但主灾祸时临,人口不宁,疾病官非之类重重而至。
符生使克户庭衰,四壁萧萧甑积埃。
嗟子虽贫终有遇,当垆曾对汉宫来。
原注:此言星受生,而门受克,则庭户衰败,而四壁萧然不能举火。然时下虽极贫困,而后必有遇,如当垆之司马,亦曾对汉宫而献赋也。盖星受生,虽穷必达。
宫逢克处见三奇,昔日为官今则非。
星若生时弓冶继,门如复制败无遗。
原注:此言宫受克,而有三奇临于其上,或是乾艮二宫,主其人祖上曾为官宰,出自簮缨仕宦之家,而今则寥落矣。若星值生旺,得继述弓冶而复祖业之盛。如星门休制,则为败荡之子,而祖业破废无遗也。
宫生干墓见庚临,得合门奇武轶伦。
此地决然初有害,请缨获胜利从军。
原注:言宫受生,而为本干之墓地,虽见庚临,得合门奇而又逢旺相,主出子孙雄武,然毕竟初年不吉,后利从军立功也。
星逢克处暗奇临,患难须知有救神。
生遇暗庚君莫庆,功名虽逐仕还迍。
原注:此言主星之下、飞门之内,有一暗干,变化无穷,不可不察。假如飞门即克主星,凡百占之大凶,而飞门内有一奇,凡百事外面果有凶兆,而内中实有人暗护,虽临难而有救神也。飞门即生主星,凡百占之俱吉,而飞门内忽有庚到,凡百事外面果然美备,而内中实多蹭蹬,虽功名已得,而仕路遭迍也。此段注释出自经言,非予臆见,学者熟玩而尊重之。
予观古今来,遇难得免之人,其始丧亡不绝如线,又为仇人所迫,皆潜身获庇,而得免。如少康之入郕,子胥之避楚,其他不可悉数,岂非星受克,而有暗奇之谓乎。其或年少成名,始进甚利,而数奇不偶,或误触权奸,身遭贬窜郁郁终身者,岂非星受生,而有暗庚之谓乎。知此可与言数矣。
按:此即飞门带来本位之干,与星符带干一例,但星系明带之本干,其应显,谓之天盘之干,门则暗带之干,其应隐于不觉。存考。
原注:(右十章)概论奇门占事之诀,及星门宫分配之秘,括尽玄微奥旨,略无剩义,后之随事杂占,无不从此而推广之,予之受于师,全在斯矣。
占兵主客最宜评,主客评时又细寻。
为将为营为都邑,宜和宜守或宜征。
星为大将门营伍,宫是根源老寨神。
三处均来为我用,飞流方探敌军情。
原注:占兵无他法,但要分主客而已,然主客之中,又当细晰,盖主星为我之将帅,主门为我之藩篱,主宫为我之根基老寨,三者不分主客,皆为我用也,惟主星之下飞门、主门之下流宫,乃为敌之将帅疆域,方可以探其军情,其宜和宜守宜战,以生克比和而论。
星秉旺气军容盛,干复临生将士雄。
克飞到处无横阵,掠地收疆待奏勋。
原注:言主星乘旺相之气,主军容壮盛,而本干复临旺相之方,主将士雄猛,若又克飞门,则所至皆捷,前无横列之阵,而能掠地收功也,盖飞门为敌之行伍疆场,而我以旺气克之,焉有不胜。
门旺须知得地形,阵图周布敌难乘。
克流扼要休争战,慎守营垒贼自倾。
原注:主门逢旺,行军已得地形,且阵图周匝,敌无隙可乘,更克流宫,则贼已陷入死绝之地,我惟扼其要路,休与争锋,但谨守营垒,贼不久自当倾散也。按主门克流宫者,全凭形势而胜之,盖我即得形势,则敌利在速战,而我利于持久,但当分兵绝其饷道,使彼进不可攻,退无所,不走则降矣,万勿躁妄出战,反为所败也。
宫逢旺气壮皇居,带砺山河拥帝都。
克飞贼至遭擒灭,固本宁邦乱自除。
原注:宫逢旺气,皇居壮丽河山险固,若更克飞门,则贼至自遭擒灭也。是固本安邦,而乱可除矣。 以上三章皆以旺气克敌而言,盖星旺而克飞门,自能得彼土地,门旺而克流宫,自能擒除贼众。宫旺而克飞门,自能安定邦国,皆全美而无瑕疵也。下此则或先胜后败,或先败后胜,或得其土地,而未免杀伤将士,俱得失相参者矣。
星吉门伤胜在先,或因追迫遇强援。
扫兵更战防遭困,衣甲刍粮定不全。
原注:此言星克彼,而门为彼所克,主先胜后败,而因追奔逐北而遇敌之救援,反遭困辱也。门为财帛资粮,受克则衣甲器械多为敌人所得,而不能保全矣。
门吉星伤战已亏,三军鼓励进如雷。
虽然复得声雷振,还主元戎有祸危。
原注:此言星被克,而门克彼,主先败后胜,当鼓励三军复追击之,自能得利,然究竟本星被克,主将有危,非伤则死,值此者不可进兵。
星门皆吉宫来克,得利之中防有失。
摧锋陷阵疾如飞,岂知垒壁遭掩袭。
原注:此言星门克彼,而宫被克,主出兵大胜,而老营之中,却防敌有奇兵掩袭也。
飞旺伤星主被擒,我军奔散势难禁。
风声鹤唳皆追骑,干或逢时得幸生。
原注:飞门当旺令而克本星,主大将被擒,我兵奔逃星散而不可禁遏也。若星虽受克,而本干得居旺地,谓无始有终,凶中有救,主星或受伤,而还得幸生,如干复临墓绝之地,必损无疑。
流乘旺气克门时,败势转增我士靡。
边城乃坏君休欢,贼马长驱已至兹。
原注:流宫乘旺气而克门,主贼势猖狂,边城失,盖门为守御之神,受克,则藩篱已缺故也。
宫克城基已被围,角声四下急相催。
守土沦没谁堪复,荆棘铜驼离黍悲。
原注:飞门乘旺气而克宫,主基城围困,四下急攻致守土沦丧,徒深离黍之悲也。 以上三章皆飞流当旺令而克星门宫,有凶无吉,然作歌虽如此,用者又当通变。如飞门当旺令而克主星,大将被擒,不必言矣。若流宫乘旺而克主门,我出兵在郊应营垒有失不必作边城陷没也,惟我在内而占边事,则应如所言,飞门乘旺而克主宫。若我将兵对敌应主老寨有虞,不必作城畿围困也。惟我平居而占国事,则应如前诀,且此中更有妙处活变无穷,如大将领兵而亲战,则星为主将,门为子营,宫为老营,若遣别将出战,则星又为所遣之将,而不必应在主帅也。若连遣三将,更畨垒战,则星又应在初将,门应在中将,宫应在末将也。其间消息因事制宜,惟上知之士足以知之;其庸庸之辈,虽授与歌诀而拘泥胶天柱,不为所误者鲜矣。 尝观侯景之袭台城其事类,此梁遣湘东扬兵往讨,自谓往则擒之,乃景以羸弱数千潜师东下,直指石头,而梁之京畿逐为所陷。岂非星门无恙,而宫受克之谓乎。其后徐洪客之致书李密,以谓直指东都亦攻本拔源之计,意颇相同,予偶出一见,以为览古者,旁通触类之端耳。
原注(右十章)概论奇门占兵之法,首分主客,即分而星门宫又分三处参互而观,,学者不可不察其微也。
飞旺星能克制时,奇兵不意猝乘之。
轻追缓掩收辎重,敌遁乘机我退师。
原注:飞门值旺而我星克之,非我兵真能胜敌也,不过出其不意,用奇兵猝然而胜之耳。然敌尚精锐,若径往追之,恐反有不利,不如轻尾其后,缓缓以袭之,纵使敌逃而我惟收其辎重,即班师而退,乃为万全也。
流旺门侵敌势强,凭高慎守战为殃。
设疑用谍扰其众,敌退惟宜保我疆。
原注:流宫值旺而门虽克之,毕竟主敌兵强盛,值此者,不宜出战,惟当凭高守懈,而设疑兵,用间谍以惊扰其众,使敌惶恐而去,然亦不可追迫,但守我之边疆而已。盖我衰彼旺,虽得克之,终是无力,故不可与战,设疑用谍者,因我克他,故张虚势以扰之,敌必惊惶退去,亦自然之势也。若星门逢旺令,而飞流克我亦仿此。
兵家占法不宜生,宾主相加一例论。
旺应投戈衰鬼脱,彼昆此弟合寻盟。
原注:凡占事皆喜相生,惟兵事不宜相生,盖生者为尊为父,受生者为卑为子;我生彼,则我吉;彼生我,则彼吉,故曰一例论也。若生彼而我复旺,则彼必解甲而归顺我,生彼而我复衰,则彼或逃遁而得生。故为投戈鬼脱也,然亦宾主同看吉凶不二。彼昆此弟者,言星门与飞流同是比肩,不分生克,则势均力敌,而更遇合神,当寻盟和好而两军散矣。
鼙鼓声闻贼四临,将军血战势将倾。
冲围越壁求援助,得利星门算自成。
符遇门伐人遭缚,使逢宫克势难奔。
飞生主兮藏庚杀,援至须防有诈侵。
原注:此占冲围乞救也。凡敌兵四合,我势将倾,欲乞援于邻邑者,见星克门,其援立至;门生星,其援亦至,主门克宫及宫生主门者,援至而迟。若星受克,则去将遭擒,门受克,则路途阻塞。如飞门来生主星,而内暗藏庚煞,必主敌人诈冒援兵,以诱我也,犯此者不可不慎。
霓旌指处贵楼兰,壮士鹰杨杀伐张。
慕德畏威审爱惧,献城纳众别诚顽。
呼韩稽首非为喜,敌境全输岂逐良。
始吉终危将有变,金戈暗伏祸萧墙。
原注:此占受降纳附也。凡主星克飞门,必主敌畏威而来降;主星生飞门,必主敌慕德而来降,故曰审爱惧,且主克飞可以得其城邑,门克流可以收其将士,然须别其诚顽,察其始末,不可以见降而即喜也。古云受降如受敌诚,以彼情不测反覆难信。若数内星虽克彼,而门或被克,必主先降后变,或飞流内暗伏庚金,或飞流生我符使,必主遣间谍来诱我,土地来饵我,将为内应而祸起萧墙也,至于星门受克,则明来诈降。
羽书已报敌归程,欲逐还疑有伏兵。
震克须潜林木内,艮乾埋布在山岭。
迫宫绕出我之后,制使乘虚捣我营。
离主火焚坎水决,杜当邀截入冈陵。
九宫九地凭其类,里数迂回责纳音。
原注:此占追敌而疑有伏兵也。如震宫克我门,伏兵当在林木之内,乾艮克我门,伏兵当在山岭之内,杜巽来克我,主敌人欲施邀截之计;坎离来克我,主敌人欲行水火之攻,其九宫地形各须凭其类而言之,若飞门生主星而主宫受克,主敌人佯输诱我,而另使奇兵绕出我后,以袭老寨也。飞门生星而主门受克,主敌人诱我远出而乘虚捣我营垒也。纳音者甲子乙丑为金之类,欲知敌兵远近里数,须从纳音而断之,假如四九为金,旺则主九里,衰则主四里之类是也。
两敌相当几费筹,轻装夜进运奇谋。
凭坚铁骑难超越,回首烟烽起暮愁。
原注:此占偷劫敌营也。流宫逢旺而门不能克,彼是敌营坚守固,我虽铁骑难以破之。倘星被克,是我欲收军退回而敌之伏兵四起,去将必至损伤,是烽烟而暮愁也。
阵云四塞漏声催,庚至敌人傍晚窥。
将军预算无遗策,稳取令宵歼巨魁。
原注:此占敌人偷劫也。主门上忽有庚至,主今晚敌来劫寨,若星克飞门,是将军先识其来而预布伏兵,待其至而歼厥巨魁也。
旌旗十万出城都,一战将军被系拘。
庚甲同宫应有难,三奇到处可旋车。
原注:此言甲申直符也。甲畏庚而设遁,故仪顺奇逆,仪逆奇顺相为救援,惟甲申直符与庚同宫,避将安之,此乃将军身陷寇庭而被难也,余占亦主现在忧患之中,若见三奇到临,可化凶为吉,复得旋军复城,如星门受克凶不可言。
按:甲申符内三奇到临本宫者,惟乙酉、丙戌、癸巳三时,癸为天网,八门皆伏,丙戌飞悖,乙酉宫悖,是甲申直符不可用也。
突围欲出向天罡,岁建亭亭遊落方。
遇急从神须贯想,平时出战择门良。
原注:此言被围出走也。凡战遇敌兵围者,须从天罡所指之方冲突而出,敌不能当,若天罡下阻隔难行或太岁月建亭亭游都所落之方,皆可出也。此遇急促之时无暇选择奇门,但看诸神所到之方,籍其威灵而出,所谓急则从神也。然须主将贯想存思,方能有助,假如欲出天罡方,须念天罡咒,俨然自作天罡之象,大呼突阵而出,乃为天人感应之道,其亭亭太岁诸方,亦皆仿此。若平居统兵出战,俱当择吉门,奇到而行,不必看天罡诸煞,所谓缓则从门也。
经曰:出三奇三吉,以发兵时言也。背天罡亭亭月建游都雷公,以临阵时言也,用之者不可或误。
按:岁建亭亭等,俱系背之而出,非向其方出也。注云所落之方皆可出,殆言之未详耳。
原注:(右十章)概论行兵占法取用之不同。
占人之法妙难言,即审天星又察干。
休旺星从时令判,养生干向坐宫研。
配来景象浑无异,道破其机有奥诠。
世胄丰迍凭类断,前歌已叙不重宣。
原注:此言占人终身之法也。即以主星为来人所占之本身,又以本干为来人所处之形象,主星之衰旺论时令,而不论方位;本干之衰旺论方位,而不论时令。假如主星遇生旺之令则吉,本干历死墓之方则凶,以本干所历之宫而配以主星所值之令,则其人之景象宛然如见而一毫无异矣。然又须以星门合看,察五行之性情,辨八卦之气属,此中之真机玄奥有难以笔舌馨者,至于家世基业财产之类,以其宫门断之。前五十七八章已叙过,不必再宣也。
天干为性地宫情,情出体兮性出形。
自微之显品乃露,由幽达著境始因。
刚柔邪正从而见,聪颖柔愚自此呈。
瞻星方识将来遇,觅户已知现在身。
探赜钩深君莫厌,沉思默会悟能生。
原注:天干属阳,主人之性;地宫属阴,主人之情。盖性阳而情阴也。由情而再推之为人之体,由性而再推之为人之形。盖体属少阴,而形属少阳也。故于本干所属之五行并观其所落之宫位,以推人之情性形体。然此最幽微者也,乃自幽微而察其显著,则其人之品格境遇,无不因此而流露矣。阳性主刚正,阴性主柔邪,临于得气之宫,主聪颖,临于失气之宫,主庸愚,而其人之资质,亦各因此而呈见矣。然后将主星主门主宫配入参看,以定其将来之遇合与现在之困亨,要不可有厌怠之心,必须搜求至隐,以看嫌爱沉思默想,以会其理而知悟自能生也。
戊为天门主慷爽,若遇休囚放荡人。
己性沉潜兼笃挚,为人和悦已堪亲。
庚主刚强及横暴,辛乃果毅概精明。
操持谨守皆壬属,幽秘阴谋癸类成。
原注:此释天干以察人之性情也。戊为天门天武神,占人性主豪爽豁达,若遇休囚之宫,主放荡狂妄;己为地户六合神,主沉潜笃挚和悦可亲;庚为太白天刑神,性主刚强暴戾;辛为白虎天廷神,性主果毅英明;壬为天牢储司神,性主谨持操守;癸为天网华盖神,性主幽隐秘密。以上六神遇生旺得气之宫,各以其善处详之,遇休囚失气之宫,各以其不善处参之。
干临沐浴耽花柳,兑位逢之兼好酒。
杜来克制一无成,终日纷纷应不久。
原注:此即干临沐浴之宫,与星门配合之一端也。沐浴为淫污之地,本干临之,占人主性贪花柳,更值兑宫,兑为酒神又为少女,又兑者悦也,主其人更好饮酒;又杜门克主星,杜为闭塞之象,主其人情深一往而不能反悔,主星受克是一事无成终日纷纷于酒色之中,而且不久于世也。然必须主星值衰令,而杜旺克之,方为不久人世。主门宫加处反被所克,方为一事无成,诈得玄武太阴,方为情深一往而不思返。若星逢旺而杜门衰,或星虽被克而宫门吉,更得三奇,又焉知非富贵而纵情酒色者乎。断之者幸无执泥,予略举此一例,以俟高明正之,且以见每数之,俱宜因时通变也。
帝旺占人气象雄,阴人筮得亦夫荣。
冠带临官俱俊丽,养神生位写仪容。
衰主厌厌病羸弱,绝宫墓地志昏蒙。
胎为幼稚非成立,六合加之怀抱中。
原注:此即坐宫以占人之形貌也。凡本干遇帝旺之乡,主人气概雄伟,女人得之亦强梁而助夫成家;遇冠带临官,主资质俊秀;遇养神长生,主仪容端庄;遇病衰之位,主羸瘦衰弱;遇绝墓之位,主志气昏蒙;遇胎神之位,乃幼稚之童而尚未成立也。如六合加之,不过怀抱中之婴孩耳。 此承二章地宫为体而发明之。
干宫即吉人虽颖,星若逢凶也困穷。
不如觅得门墙利,庸者安闲享万钟。
原注:此言干宫即得皆吉,主人虽聪明颖达,而星逢克制,亦不免穷困无聊而已;反不如本干临处未善,而星门得吉,主人虽庸庸碌碌,而得享万钟之禄也。此种之人,世上颇多。
静守蓬门不记年,闲宵夜诵志弥坚。
一朝奋迹青云路,长看瑶阶花度砖。
原注:此占功名而偶举一数也。假如壬午临巽宫,杜门直使,壬为天牢之神,杜主闭塞之象,是静守蓬门不记年也,天辅下见景星而逢合,景为朱雀之位,司文章之府,主诵读不辍,而逢合则志弥坚也。杜门下临坎宫得见三奇逢冲,盖门为官爵财禄,杜逢冲则开,门逢冲则显示能久久而得官也。坎又为紫薇之地,是其人得官,当入青琐之班,而看花砖之度红日矣。
按:注误甚,并无此数,以相沿旧法按之,似是九局之丁未时,壬午或壬干之误。逢合者,丁壬合也,坎宫或兑宫之误,逢冲者返吟也,姑存查。
久习韬钤备壮猷,廿年寥落志难酬。
青萍一试妖氛靖,谈笑而取卿与倭。
原注:此又举一例以备参考也。假如戊子临乾宫,开门直使,戊为天武之神,门主高远之象,是其人英雄夙成,韬钤素习也。主星下逢冲击,是生平寥落有志未酬,主门下克流宫,而上见三奇,是能安邦辟土,而谈笑取封侯之印也。 以上二章文武各一偶举,以为占功名之例,俟高明者之旁通触悟耳。
按:此旧法之六局辛未时也,戊子亦当是戊干之误,并存考。
故人消息未曾知,看取星门比合时。
马到符宫人即至,骑临使内信不迟。
归鸿虽度关山隔,游子徒悲驿路迷。
入墓须知难话旧,相逢何必忆分离。
原注:此占行人法也。星为行人之身,门为行人之信。星得生则人来,门得生则信至,故曰看取星门比和也。然又要看大上驿马,若马到符宫者人来,到使门者信至,如二马虽临而使门被克,以关山隔绝而信难通矣。符星被克,则游子长征而人难见矣。入墓者,主门入于墓地也,主行人不来。相逢者,星傍之干支与飞门之干支相合也,主行人即至,其或有星吉而门克,其人心欲速来,而难于出门;门吉而星克,其人虽已行动而必往他处,音书可至也。
按:星旁有本干而无支,飞门不带干支,或当以六甲直符与飞临之宫位干支论耳,存考。
摽梅落尽届瓜期,水泮当归君子时。
遇击遇刑乖是侣,逢生逢合得相依。
孤鸯泣断三更梦,双雁惊悲五夜啼。
士贵女贤两得旺,奇临可必共期颐。
原注:此占婚姻法也。凡主星为夫,主门为妇。星受克为孤鸯格,主夫死;门受克为双雁格,主妇亡。干支逢刑击,则婚难成,逢生旺则易就,且士贵女贤而又得三奇到临,则主谐老齐眉白头相守也。
占病星门内外分,轻沉久乍论旬空。
偏衰偏旺从微救,五藏五行察类攻。
庚克奇生休咎判,吉凶应日在生冲。
阴阳所属随宫性,表里攸司觅卦踪。
原注:此占病法也。凡星受克,主病在内;门受克,主病在在外。病在内者,为腹心之疾,重而沉;病在外者,为肢皮之疾,轻而浅。又当以空亡论之,如乍病逢空则愈,久病逢空则死。偏衰偏旺者言五行有偏衰之处,即有偏旺之处,如土旺极则水衰之类,须当从其衰微之处而救之。盖以五行之道与人身之五藏原无二理,各依其所属之类,而攻之、治之,无不吻合也。若数中星受克而又见庚临,病主大凶;星受生而又见奇临,病即痊愈。故曰休咎判如吉神临,而衰看生处之日是瘥期,凶神临而旺看冲处之日是死期。凶衰吉旺者仿此,然又当审宫之阴阳,以分其表里之症,卦之性情,以察其受病之源,不可轻忽也。
占孕阴阳男女分,暗干到处是真踪。
星为产母门子息,生克还须看合冲。
冲遇占胎非谓吉,合逢筮产定然凶。
先冲后合审喜惧,子育母灾别瘁荣。
奇仪已得临旬后,虽举婴儿不继宗。
原注:此占胎产法也。以主星为母,以飞门为子;以飞门之阴阳分其男女,然必以暗干到处方见真的。经曰:阳干见而生男,阴干见而生女,正言飞门内之暗干,非符宫下之本干也。若门受克,则子灾;星受克,则母难。又当审其冲合而言之,然冲合有要见者,有不要见者。如占胎,宜合而不宜冲;占产宜冲而不宜合,反此者凶。盖胎喜安全,而产喜冲动也。盖占胎,主星即遇相冲,而主门复得相合,谓之先冲后合,主胎气将堕,而服药得全,乃先忧后喜;若占产遇此者,主先虽欲产,而后竟艰难,乃先喜后惧。故曰审喜惧也,如数中飞门乘旺而克主星,主子虽得育,而母必难全。盖占产之数,只宜相生而不宜偏克,若星门生旺,而又得奇仪会合,则子母皆吉。地值空亡,则为虚喜,而难承宗祀也。
讼狱兵家一样占,符门宫诈细推研。
蛇玄见处官非重,白虎来加囚累牵。
庚至克星罹宪法,癸临制使狱淹淹。
奇援中救逢减赦,流义飞和两得安。
原注:此占讼狱法也。凡占讼与占兵无异,亦分主客而断。胜负当于符门宫诈处细细推详,如诈见蛇玄,主有官非祸患;见白虎,主有囚系连牵。若主星被克而有见庚,其人必身遭重法;主门被克而又见癸,其人必久系囹圄,如庚至而有奇可救,癸加而有冲得开,主遇赦或审而得减释也。如得义和相生之格,必息词解讼而得安矣。
夫耕妇织乐林泉,甘守蓬茅衣食全。
忽报门前车马至,临行不受一文钱。
原注:此占家宅而偶举一数也。奇门占家宅法,以星门宫别类分看,前歌已悉,可以意推,兹不再赘。惟家宅中之景遇,穷通隐显变幻不穷,看数者不可拘泥,又不可妄诞。右书一数以为触悟之端。假如壬午临艮宫,天任直符,生门直使,当土旺之时,主星之下适遇丁奇,壬丁作合,是夫妇和谐,艮为为山林之地,壬干处之乃衰废之位,是无志功名,乐隐林泉也。艮又为生气之方,时当旺相,资生有道,是夫耕妇织而能食力营生也,生门下临坎宫,上见乙奇,乙为贵人之属,坎为财帛之乡,是门前有贵人来访而赠我以财也,坎宫落空亦是坚辞而不受也,此乃山林隐逸之流,甘处贫贱,不受富贵。且壬乃天牢之神,能空持操节,不为境摇;丁乃玉女之神,能恬淡自矢,随夫乐道故也,高明正之。
按:阴阳二式并无此数,壬干加丁使门,安得临坎?甲辰旬坎安得落空亡?姑阙俟考。
求财须是看财神,出外安居好处寻。
门克宫逢我克位,奔驰争似在家亨。
原注:此占求财之法也。星门宫当分三处而言,星为本身,干谓之财,门为出外贸易之财,宫为居家营运之财,倘门遇克我而宫遇我克,则出外不如在家之亨利也,主星仿此。
原注(右十章)概论终身功名及杂占取用之不同。
分野占星法最奇,主门之下察其微。
四正旺从中位断,衰囚左右别雄雌。
四隅各二难为用,比类从干始得之。
旺则属本衰为副,定取禽心再不疑。
周天分度如何识,定配干支纳数施。
度少仍从衰旺别,旺取全躔衰半宜。
偶奇颠倒真微妙,比用重参应不移。
多旺兼收还看坐,得生照纳又增之。
生旺仍多衰仍少,无生本位数为期。
东西南北凭临刂,禹踪九州可尽知。
原注:此占分野法也。凡人出仕,欲知省分地方,看主门落处,察二十八宿定之,然二十八宿临十二支位,其中有三宿共一支者,有二宿共一支者,不可不悉其细微。假如主门临坎离震兑四正之位,其宫有三宿,若门值旺时,则从中宿而论;若值衰时,则从左右二宿而论,然左右不可并看,当以本干之阴阳别之。如本干是阳则看左,本干是阴则看右。故曰左右判雄雌也。若主门临乾坤艮巽之位,则每一卦有二支神,难以取断,亦须以本干之阴阳判之,如干阳则取阳支位,干阴则取阴支位,所谓从干始得之也。然四隅一支之中又有二宿,如何别之,门旺则从本断,衰则从副断也。(如寅宫以尾火虎为本箕,水豹为副之类)如是而二十八宿可定其所属之星,取而用之,再不必致疑矣。然周天有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二十八宿所管度数有多寡不同,又如何别之,当以流宫干支之纳音定其数目。假如流宫得戊寅,纳音乃城头土也,土数得多少,乃五与十也,若所值之宿只有九度,旺则主全度,衰则主五度,故曰旺举全躔,衰半宜也。若只有二度,十主二五主一,又以奇偶定之也。此奇偶之正配也;若只有三度,则五属三,十属二。然应在一度,岂可作三度,衰主一旺主三,此奇偶之变配也。亦因数之比类而参之。故曰偶奇颠倒真微妙,比用重参应不移也。若所值之宿躔度甚多,如逢旺,五竟作五,十竟作十,谓之兼收,余则将十五除起,又看其所生之处,若上下相生,又将所生之数添上,生逢旺增十衰增五,故生旺仍多衰仍少,照纳又增也。若无生,只就十五之数断之,然亦有一度共数县,其中有府有县有州,旺则为府,衰则为州县,其欲知何州县,看天盘落在何方,即知东西南北之所在矣。如此而九州禹迹,无不可洞悉其微也。此非浪传,慎无忽视!
山川形胜实堪求,细把禽星左右搜。
曲直尖圆方是旺,汪洋急湍势奔流。
乾源雍淤成沟壑,斜歆倾颓作废坵。
迁葬测茔同此法,龙神出没漫凝眸。
原注:此占地理法也。凡占地形,须看地盘禽星之所属,并求其左右二宿而察之,然察之之法,以一禽星为主,而以左右察其护从也。如星当旺相之令,于山即现五星本体,如水曲、木直、火尖、金圆、土方之类。主气象雄伟,尊严特拔,于水则为江淮河汉汪洋急湍,而势若奔驰也。若星当休囚之令,于水则为淯渠雍淤,于山则为歆斜废坵,其形体亦不能发现,不过于湾环勾直处,摩揣而已,至于迁葬茔坟寻龙觅穴法,皆仿此推,此中有精妙实理,予再举一例,假如占风水,地盘遇兑宫(原误作九宫,当是兑字),若逢旺令,则山乃武曲金星,何也?以主星乃昴日鸡而遇旺,即现本体也。左龙必平坦而低小,右虎必金星而带曲,何也?以左宿乃胃土雉,而右宿乃毕月鸟也,金旺土衰故,土体但平坦低小而不能尊严方正,月为太阴金体,遇旺则现星而带曲也。余依此悟可耳。取主星之法,当照前分野中,按四正四隅阴阳比类而用之。
奇门择吉出三奇,门克加奇天上宜。
在地同宫应远避,临天忽至煞潜移。
巡行驻节分久暂,殿宇行宫别速迟。
郊外庭中均有诀,同行独步切须知。
原注:此言出奇门之法也。凡兴师统众出行,看门吉奇到者,可即就其方而出,如地盘有奇而门受克,可从天上奇方而出,此运用之妙也。三奇在地盘者,与诸煞同处,诸煞自当远避,若在天盘者,乃忽然加临诸煞起而复退,故曰煞潜移也。地下之有三奇,每一局居五日,如王公官府之有殿衙也。天上三奇每一时易一位,如王公官府之巡行郡邑也。故曰分久暂别迟远也。至出奇之法,又有郊外庭中之别,如郊外当向奇到之方行六丈,庭中只须行六步也。郊外则与众人同出,庭中止独自出而已。
奇门之法困思通,反闭青龙用不穷。
六甲旬头排方位,明堂历过太阴宫。
天门须出地户入,逆行复至太阴中。
天狱天廷天牢避,直隐华盖去无踪。
反闭运筹喝将布,从支起一按时论。
六筹布讫移筹运,两干先夹号天门。
后成地户君须认,四正移筹向对宫。
凶事出天右入地,吉须左转入天门。
竟行直去无回首,趋避能操造化功。
原注:此占青龙反闭之法也。凡两军相遇不得吉门或遇急难逃亡,无暇择门而出,则用此二法。盖青龙反闭所以救奇门之穷也,青龙式法以六甲旬头进局历蓬星明堂太阴至天门之上,则出局从地户而入,不往前行逆行返至太阴之位,一直向兑宫华盖而出,则得玉女神灵之佑大吉,若避难潜身,人不能见。假如甲子旬,子为青龙,丑为蓬星,寅为明堂,卯为太阴,辰为天门,巳为地户,午为天狱,未为天廷,申为天牢,酉为华盖。盖青龙甲也,蓬星乙也,明堂丙也,太阴丁也,天门戊也,地户己也,天狱庚也,天廷辛也,天牢壬也,华盖癸也;自子入局历丑寅卯之位,至辰出局,迂回从巳而入局,返至卯上,一直从酉而出是也,余皆仿此。反闭式须喝将布筹,从本日支上布起,一辰一筹喝将布下,将六筹布讫,复念移筹咒,将前筹次第喝布,视二筹夹干先成者为天门,后成者为地户,惟子午卯酉四正日地户不成,须借初筹移于对宫支上即成。如凶事逃亡,从天门出,右行入地户;吉事从地户出,左行入天门,俱从玉女方去,须当竟行,万勿回顾,自能反凶为吉,而可夺造化之功也。
符箓从来传不轻,六丁书就万神惊。
存思祖炁归元窍,随事声出至诚。
荡寇歼氛清宇宙,服魔驱疫奏升平。   
何人识我歌中意,顾与同修觐玉京。
原注:此用符箓之法也。第三第四句最宜细玩,言符箓之道从来秘而不泄,其实六丁一道足以概之,书就则万灵护佑,其书符之法要,在存我思虑,运我祖炁于丹田元窍之中,然后发为声,而一以至诚出之,方得幽明感应。如此而奇门之学,于是乎成外而荡寇立功,以尽人臣之职;内而修身炼道,以报生我之恩,俱为之而不难矣。
原注(右五章)概论奇门天文地理及出奇符箓运用之不同。
下卷终。
赞(1) 恭喜发财
版权声明:一些,随便搬运;一些,不得搬运。
文章名称:《奇门秘传九宫纂要》
文章链接:https://tianyugong.com/qimen9gong/
分享到

道不虚传只在人

黄历查询果老星宗

福生无量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