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玉宫
玄象天玉

道法会元—卷八十七

先天雷晶隐书

步罡变神咒

玉枢神罡,奉教真王。破地召雷,诛伐凶殃。五雷使者,速降坛场。随吾咒救,起遣不祥。关启五部,大降威光。注我神形,太上有章。妖邪灭尽,鬼道消亡。急急如律令。

律令大神,风火之尊。双膊巨翅,飞游乾坤。斩妖吞孽,缚鬼收魂。致雨倏忽,作晴顷分。随咒随召,来降巽门。

急急如律令。

咒毕,存欻火元师部领辛张二帅、雷公电母、风伯雨师、五方蛮雷、巽户将吏、八卦雷神,乘青红黄三色火光真炁霹雳,自巽下降。吸布坛内。次祝云:

仰汝帅将雷神赴坛,应吾行持,随身立教,随炁应真。急急如律令。

次存身在前三炁中。

绿水秋波湛湛清,

步九宫罡,云:履天英,度天任,倚天柱,抱天心,过天禽,倚天辅,望天冲,入天内,出天蓬。即结跏趺坐,於地上离九天蓬星上。两手握拳,就以二大指掐亥文,眼睛上视,以鼻口吸上肾炁入心交合。眼睛看上而闭炁,自然引得肾炁上合於心。却升华池舌根下自有津液,就以灌漱三十六口,常存神水清澄。

千斤剑刃背头轻。

两手握固按膝,坚如重千斤。想筋脉皆通,却摇摆腰背两三次,引神水自夹脊动辘轳,上至泥丸,谓之运入顶。

傍河杨柳风吹倒,

低头,摇动头颈数次。次存为天柱,倒运天池水即泥丸水下,入喉,至十二楼,入三关即三田,为天柱柳星,在天池那属,顶边也。令低头,摇动头顶,吹是河边之柳树,为风吹倒。

抱得嫦娥也不惊。

以两手相叉,就腹脐下兜定。存神水灌注五脏,不得泄於下也。又存心中姹女,乃心中真水,既两手兜定,便是抱得不惊也。

白时白如天上雪,

以两手轮十二诀归雷局。辛君,丑。雷公,寅,电母,申。风伯,巳。雨师,亥。东方蛮雷马,卯。南方蛮雷郭,午。西方蛮雷方,酉。北方蛮雷邓,子。中央蛮雷田,中。张使者,亥。欻火,中。再勒归亥土成局。口中嘘炁成风,呬炁成云,仍存所吐风云自坎至兑过巽震,混合天上风云。雷兵在兑,属西白,故云。

红时红似猩猩血。

两手雷局,存舌为雷斧,胆为霹雳,心为邓帅,胆为辛师,肾为张帅,五脏为五雷。却存邓帅乘赤炁下肾宫,谓之阳无下降。张帅乘黑炁上於心宫,谓之阴炁上腾。如此升降三次,阴阳击剥成雷,却入於脾。闭炁而目视顶上,自然引得肾炁上心;闭炁闭目,自然觉得心炁下肾。次存五方蛮雷各乘五脏之炁,俱入於脾,霹雳大神与使者乘胆炁又入脾中,凝结如橘,转旋不已。转至下丹田,则谓之混合三宫。复转至中丹田,谓之中理五炁。五炁转动,冲

上泥丸,谓之混合百神。却要把雷局从两肾堂掩定,循两胁上至两耳,就以局掩耳,令耳中炁作声为雷,目闪三次为电,叩齿一声为霹雳。如无作用,但自亥勒至巳,不必拍散。有作用,却以局当胸拍散,存三帅及五雷霹雳大神、巽户将吏、八卦雷神,冲上顶门而出,雷电霹雳,风火交冲,与所召天雷混为一。

轻时轻似空中尘,

存身中雷神既出,则自身轻了。却两手掐中指中文,集脾宫守卫神舍,非止心也。

重时重如千斤铁。

存所出雷神既与所召天上雷神混合,各受雷霆真炁了。两手却把雷局,收集所出之雷神,再自顶门归镇雷堂,则一身重实如千斤。

织女四哥,

乃二十八宿中女土蝠,即邓帅也。

勾娄吉利登僧得色。

此八字乃八卦雷名。存欻火领八卦雷神在身之左右侍卫,手足至八柱骨也。此是八方雷神之寄载。如有作用,则於此入都天雷公击剥咒。两手雷局相合,下座,存雷神拥从吾身。

急急如雷霆钦火律令。

如有作用,则持令上坛,焚三帅符,再念击剥咒一遍。存所出雷神混合,随意作用行持。如无作用,但是炼将,则驻剧雷堂之内,候有事方发出,仍不持令上坛之类。但下座时,要运神。

都天雷公咒

都天雷公,呼云震风。呼为风,呬为云。青雷赤炁,取炁混合。存木生火。洞按九宫。赤雷白炁,存火克金。上游上穹。白雷黑炁,存金生水。下沈玄酆。黑雷黄炁,存土水。太极元冲。黄雷青炁,存木克土。徧满虚空。周天火界,炎赫威风。与神混合,与炁俱通。角箕斗轸,张翼急冲。何神不伏,何鬼不从。逆吾者死,从吾者丰。北灵黑历,九丑紫童。风伯雨师,驱雷饮风。雷火到处,万鬼灭踪。急急如上清雷火律令。

都天雷公击剥咒

都天雷公,呼云震风,青雷白黑,唵勾底啰那,肺炁入肝,金克木。洞按九宫。赤雷黑炁,刀底利那,肾炁入心,水克火。上游上穹。白雷赤炁,蕾买风俱那,心炁入肺,火克金。下游玄邓。黑雷黄黑,舍苏鲁那,脾黑入肾,土克水。太极元冲。黄雷青炁,昙迦青那,肝黑入肝。#1木克土。徧满虚空。周天火界,炎赫威风。与神混合,与杰俱通。角箕斗翰,张翼急冲。神不伏,何鬼不从。逆吾者死,从吾者丰。北灵黑历,九丑紫童。风伯雨师,驱雷饮风。雷火到处,万鬼灭踪。急急如上清雷火律令。

本郎咒白王#2蟾注解

乾晶瑶辉玉池东,

乾者,亥方也,西北之地,为天门。天中之晶,乃琼华瑶辉之境,梵炁之上,玉符之中,有玉池东际,乃空洞之城,是雷神所居之所也。

盟威圣者命青童。

九天有无极盟威真人,乃圣者也。真人行号令,召命东方蛮雷神将姓朱名青童。

掷火万里坎震宫,

掷火万里,乃雷神之威也。流铃八冲,乃电母之权也。自坎至震,乃自北而东也。地从东北而生,故东北乃雷神之宫。故《易》曰:雷在地中,复也。

雨骑迅发来大蒙。

雷车雨骑,风驾云軿,皆雷神之部从也。奋迅自空中而来,故曰来大蒙也。

木郎太乙三山雄,

太乙碧玉之府,乃木郎皓灵神君居其左,主祈雨,瑞华东灵神君居其右,主祈雪。左宫有三山,右宫有四垒。木郎乃太乙府左右三山之雄神也。

霹雳破石泉源通。

雷神以雷槌雷斧破石,通其旱涸之泉源也。

坤震巽土皓灵翁,

坤属西方,震属东方,巽巳属东南。以西方之金,克东方之木,以东方之木生南方之火,以南方之火生中宫之土。土能克水。水师,乃皓灵翁也。欻火神君居西方,辛君居东方,邵阳雷公在南方,五方蛮雷会於玉枢府之中宫。玉枢乃斗枢也。斗中有都水使者,乃皓灵翁也。是故激厉如是。

猛马四张欻火冲。

雷神四方驰猛马,中宫欻火飞空下。乃雷咒中语也。

流精郁光奔祝融,

水神名玄溟,字流精。雨神名漭滉,字郁光。火神名回禄,字祝融。以水神雨神驱奔火神也。

巨神泰华登云中。

泰华乃东岳上卿,巨神乃西岳白虎神君也。奔逐於云中也。

黑旛皂蠢扬虚空

黑旛皂意,状似阴云,飞扬虚空,霈然下雨。

掩曦蒸雨屯云浓。

屯聚浓云,掩隐炎曦,酿阴雨也。

阏伯撼动昆仑峰,

南方荧惑星君,下有阏伯神君。撼昆仑之山顶者,有天河也。此言火神动山岳倾天河也。

幽灵翻海玄溟同。

水神名玄溟,波神名翻海,江神名幽灵。此言波神用力,与江神用力,而水神一同用力行雨也。

冯夷鼓舞长呼风,

六波天主帝君,乃冯夷也。鼓舞长呼起风雨也。

蓬莱弱水兴都功。

蓬莱有都水使者,弱水有都功使者。

龙鹰捷疾先御凶,

雷府有火龙之车,火鹰之骑,先御凶灾也。

朱发巨翅双目瞳。

欻火律令邓天君,有朱发,两畔肉翅,两目重瞳。

雷电吐毒祛五龙,

雷公电母吐威毒之炁,驱五海之龙。

四溟叆叇罗阴容。

四海黯霭,森罗阴色。

一声四海改昏蒙,

霹雳一声,则四海之内改炎热而为昏蒙。

雨阵所至川流洪。

雨阵如骑,飞空而至,川流洪水。

金光流精斩旱虹,

金光流精,乃西南雷神,人首神身,仗火剑,斩蜡蝀也。

洞阳幽灵召靊霳。

洞阳幽灵,乃东北雷神,人首鱼身,号召神灵雳也。

玉雷皓师变崆峒,

玉雷皓师,乃东南雷神,人首龟身,变黑阴之色,满雷府崆峒之城也。

虚皇泰华扫妖虫。

虚皇泰华,乃西北雷神,人首蛇身,扫为旱之妖虫。

群梁玄黄号前锋,

群梁玄黄,乃风神也。风势号为雷阵之前锋也。

祠泉恣蜃威天公。

祠者,祷也。泉者,龙潭也。恣者,纵也。蜃者,蛟虬也。威天公者,施行天公之威也。

欻火律令翻穹窿,

欻火邓元帅,飞冲於穹窿虚空之表。

鞭击妖魅驱蛇虫。

旱魃,旱妖,乃为旱之鬼魅。异蛇,怪虫,乃倦晦之隐龙。

勾娄吉利炎赫踪。

勾娄,吉利之言,在雷府,乃火龙之字。言火龙炎炎赫赫之踪。事见方丈王侍宸紫微雷书。

登僧泽赜悉听从。

登僧泽赜之言,在雷府,乃火车之字。言火车元帅听五雷之号令。事见方丈侍宸雷书中。

织女四哥心公忠,

织女四哥之言,在雷府,乃霹雳大仙。其心公忠,为民祈雨。

辅我救旱功勋隆。

雷电风雨之神,助吾救旱。按法书云:救旱一次,功升一阶。准活一百二十人。大旱过两旬升三阶。

赤鸡紫鹅飞无穷,

唐天师叶法善雷书中有赤鸡紫鹅之符,投於东南水瓮中,诵木郎咒,可致雨。事见方丈法书。

摄虐缚祟送北酆。

摄虐龙,缚旱祟,送北阴之天狱,以考亢旱之咎。

敕紫虚元君降摄,急急如火铃大帅律令。

紫虚元君,乃玉枢使者。火铃大帅,乃关伯神君也。

三十六雷名

五帝雷公,阴阳雷公,四令雷公,六甲雷公,霹雳雷公,发水雷公,

八风雷公,十雨雷公,六道雷公,掣电雷公,兴风雷公,行雨雷公,

五岳雷公,四渎雷公,八节雷公,六候雷公,大川雷公,溪谷雷公,

江河雷公,四海雷公,呜鼓雷公,轰输雷公,火车雷公,火轮雷公,

移山雷公,走石雷公,兴云雷公,洒雨雷公,行雪雷公,布霜雷公,

打瘟雷公,驱邪雷公,光明雷公,黑暗雷公,破庙雷公,火印雷公。

道法会元卷之八十七竟

#1下『肝』字,疑当作『脾』,肝为木,脾为土,肝炁入脾,正下文『木克土』之象。『肝炁入肝』则义不可通。

#2『王』宜改『玉』。白玉蟾乃人名。

赞(0) 恭喜发财
版权声明:一些,随便搬运;一些,不得搬运。
文章名称:《道法会元—卷八十七》
文章链接:https://tianyugong.com/dfhy87/
分享到

道不虚传只在人

白云深处回到首页

福生无量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