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玉宫
玄象天玉

道法会元—卷一百零九

混沌玄书

太上心法序

善养道者,必先养心。善守法者,必当正己。善修身正己者,须当改念。行之本在心,法之本在己,修身之本在念。心坦则水火自定,阴阳自合。己正则符将自应,邪祟自远。身修心正,人心自归,尊卑自序。凡三者,乃一也。一贯而分三也。道无法无以立身,法无道无以正邪。欲行其道,必守其行。行不立,无以守法。法不立,无以立根。根者,道也。道者,修身之谓也。鬼神易知人之情状,人难知鬼神之情状。故守道者养心,养心者正己,正己者修身,修身者改行也。倘将不随,符不合,必三事有亏。既三事之先察而将符不孚,是太上之误人,非人之悖道也。

大抵符印咒诀为传世之文仪,乃太上之贵训。然至要捷不出於一窍。窍者,人身之枢机关楗也。天有窍则鼓舞万物,地有窍则河海归源,方圆随器。人身有窍,则动静神灵,总天地之玄关,合阴阳之至道,大以达造化不言之妙,细以察三才万象之根。五方五炁,三界万象万神,随感而应,皆自养心正己修身而得也。不养心,心必邪。不正己,己必侧。不修身,身必倾。心不养,道不坚。己不正,将不孚。身不修,行必败。三之一,一之三,在於德。仁慈公正,恕悯忠良,此道之行,德之仁者也。故太上内有轻重之问,外有轻重之答。后学详之。谨序。

妙用

天地大造化,总在一窍中。人能知此窍,万法总能通。

一窍通灵,万里可往。升天入地,驱神役鬼。

收为胎息用为窍,道法之中真要妙。

诸子缘深宿有因,得知怡然自痴笑。

一点朱符本是灵,窍中妙用体全真。

以道行道也,遂矣。后学之人,不能一心而用焉。盖天不言而默运,地不言而发生,道不言而包罗,法不言而随应。天以炁而降,地以炁而升,道以炁而生,法以炁而化。天之将,地之神,道之符,法之印,入道从法,先明天地之源,次究神炁之用。天之默运,则雷雨春夏生煞存焉;地之发生,则果核根苗随微而长;道之包罗,上而天,下而地,中而人,无所不包;法之随应,以正为念,以神炁为主也。天将守律,地神卫身,元辰用事,可以驱邪,可以达帝。初不枝蔓,惟正一字,无所不达。当以道为门,法为户。无生诸障,毋为邪役。真人审此,以为戒行云。

法将

灵光一点为符,千咒何如一点火浮,烜赫相随,岂在区区朱墨。四正法中,非要於符,非泥於纸。以我之正炁,合将之灵炁。法之系在乎斗,斗所统参於罡。罡者,乃四正之炁,中正之谓也。是炁乃斗之煞。天之斗随日月而转,罡亦如之。然我之斗,我之罡,在於何也哉。须明我之斗,我之罡,我之炁,三合用之,无所不验,无不通也。

一窍道九窍皆通法行先天大道将用自已元神一法通万法皆通一神通万神皆通轰天雷电霹雳摄

连环运用理相生,万法无过是五行。

会得个中颠倒意,青天白日震雷轰。

我炁阴阳之炁,出则轰天震地,怒则山岳崩摧,煞则邪精粉碎。凝寂之中,其妙可见。默运之功,坐可知。上下神契,心明朗如秋月。法中至玄,其孰能知。将本居天,非己合之,何由应也。但居二斗之中,定光之内,为吾耳。以神炁相贯而合。合符为将,则万病俱消,万魔屏伏。故德者,道之符。诚者,法之本。道无德不足以言道,法非诚不足以言法。守道若正,正法化行。循法无私,将必听从。法者正己,道者守己。又如一事不亏,一心不易,虽王公大人亦可坐伏,此道之谓也。今传法时,师徒有法而不知法本,皆非行法者矣。

先天妙道

先天一啊『闱魑磁畜w真寂,一气才分属有为后天一啊∧运身中精吧瘢玄窍灵光一点明静则是道动则是法

虚无自然隐真合道秘章

道之有三:一者炼形,二者炼炁,三者炼神。虽分其三,不可弃一。三者要全,是炼形炁神。此乃道之机也。

全形者全在内炼。炼者,象四时之机,备五行之妙,对坎离匹配之用,藏龙虎交合之功。二炁常满,一炁混成,内炁不出,外炁不入。以元阳自暖於离宫,太阳自降於玄谷,三田炁满,出牝入玄,上不皎,下不昧,然后炼炁合神。全炁者,全神炁也。此冲和之炁,涯涯浩浩而流通,绵绵寂寂,扬扬续续,而入脐中。炁归脐则为息,神入息则为胎。胎息相全,混而为一,名曰太乙含真。然后炼神合炁。全神者有四,心、意、精、神之谓。虽言四,而皆同一。今人论其心,不论其意,言其性,不识其命。形乃藏神之宅也。若乃摄炁归根,自然精神内守,见超凡入。圣之根也。

炼形诀:真心内守,定息凝寂,绵绵若存,炁入丹田。五行攒聚於金鼎,阴阳会合於坎离。脐中动息,绵绵续续,往来自然。真玄自发,灵泉自降,丹田温温。此乃炼形之妙也。

炼炁者,阴阳之至精也。天之阳魂,地之阴魄,炼成炁,能生神。神为太乙之象,通变百脉之内,散在一身之中,乃强形壮骨。炁住则生神。真心端坐,迭足忘情,胎息绵绵,如龟喘息,真阳自降於离宫,离宫自伏真火,其冷邪阴汗自散也。如此五度,乃合周天三百六十五之数,阳光遍体,其炁自住,子母自守,负阴抱阳。此炼炁之本也。

炼神者,在目能视,在耳能听,在鼻闻香,在舌知味,在心变化,在意恍惚。其神长游。若纳其神,六根自静。端身正坐,默默然,少时,其神自定,内境不出,外境不入,心无二意,念无所着,听无所闻。合眼闭目,其炁在心。炁归脐中,胎息自盈。舌拄上腭,灵泉自涌。两手抱脐,丹火温温。意游长空,神光自照,六根安定,物我两忘。昏昏默默,神不顾其体,体不顾其神。良久,神迁於太虚之中,见一境物,其光如橘,非外非内,守真勿失。如目之光,如镜之影,心无二意。乃操之存之,恍惚自然真光发达,大若车轮,光润之间,形神踊跃,如月照空。神归体则真,神出体则灵。若守千日之功,形离飞升,万日之内,入圣合真。不枢不机,其理自真也。

此窍非凡窍,乾坤共合成。名为神炁穴,内有坎离精。

玄牝之间,非凡间物。未有此身,先有此窍。不在上,不在下,中间所有,先天之一窍也。生身之初,乾父之精,坤母之血,共合成。乃神炁之穴也。

团团一枚裹住脐,一寸三分莲蒂桃子样。其中有二窍如发,左火右水。凡下手工夫,每一日夜十五七次十数次。不拘何时,端坐,交足左上右下,暝目定息。以齿击七十二天鼓声,则真火自发。却即舌拄上腭,则灵泉自涌,却灌五七通吞下。其中行住坐卧,皆可用工。半月或一月后,以指於脐两傍如胗脉样按之,觉得如脉跳样,则是有胎息矣。久之交媾,或一物如粟米大,至半年一年长如黍米大。如此,则听其自然矣。至此,则宿病自除,百病不生,驱役风云雷雨电,无不应矣。

每日十数次,一炁默念二十字咒七遍,以鼻缓缓吸起本身坎宫炁,升离宫交合。舌拄上腭,片时。然后觉水火自舌端流下脐混合,无量造化。

夫先天炁者,乃天地自然之炁,非所谓心肝脾肺肾嘘呵呼呬吹之炁。此炁乃先天之炁,父母未兆形已前之炁。是故法本先天大道是也。无形无名,不着万物。至微也,莫测其玄。玉蟾云:不在心兮不在肾。今之两肾中间一点明,非也。此炁黄庭真土,接泥丸戊己相会之。炁归脐中,大肠之左,小肠之右。,无形无名,不可拟伦。乃天地自然之正炁,乃天将出入伏藏之所也。其色如黄金,脐中一寸三分是焉。此炁与后天两肾脉络贯串于泥丸。此炁乃万法之祖也,天地之根本。故修真之士,以此养真固炁。行法不明此炁,何足有天将之法。修真不明此,何以为根本之所养。天地人物一同有此炁,故能通灵。此炁至玄至秘,岂小补哉。得之者当以为万金之宝,轻泄者受天谴责。此炁即黄庭也,乃祖炁土也。中央戊己,其炁黄,此名先天无上一炁,出混沌之初。无形无象,其法脐内一寸三分之内是也。《度人经》云:元始悬一宝珠,大如黍米,去地五丈,隐天真无鞅数众者,是也。此是天将伏藏之所,非中界鬼神所居之地。此炁乃父母未兆形之前有之矣。黄庭者,正在大肠之左,小肠之右,正在中间,空闲一穴,其炁如玉,上冲顶门泥丸宫。至玄至秘,不可轻泄。轻泄则祸及九祖,殃及己身。度师轻授,则受谴非轻。万金不传也。

终南禅师问萧真人曰:甚物为风甚物云,因何云雾满空横。雷雨满天谁制造,故来今日问真人。真人答曰:地炁升腾不到天,结为云雾满山川。天炁下降不到地,变化狂风满世间。二炁相合为雨露,阴阳相击迅雷轰。此事不通天地理,如何参道与参禅。

一炁七遍之妙

耳热风生眼黑云,腹中衮处有雷鸣。

汗流大小皆为雨,目眩之时电火生。

玄元妙用

凡书符祈祷先书月孛符,后加聚云符於其上,又加雷公电母风伯雨师符於其上,又加致雨符於其上。如不要雨,只加驱雷符於其上。然后以一炁符盖之。此符帖於动雷关前烧。如蔽日,先书太阳符,后加聚雷符於日上,却少停,以浓墨蘸笔,聚一口炁猛吹笔上墨水於日字上,却念勑符咒焚之。如剪虹,书其符了,却於符下点三点,心念哔哩呜,后又符内掐破纸些小,却焚之。几书符,须合口书。有紧事欲言,书了却言。凡祈梼书符,先一日黄纸,二日青纸,三日皂纸,却书以后十二符,后用五方符,先以本日日辰所属相克书之。皆迭书於符上盖之。

玄元秘旨

夫混沌法,以祈祷为重事,其妙在於明乾坤之体用,察阴阳之盛衰,然后使天地之机,有相默契。召雨之际,岂符咒之所灵。符者,乃天地之真信,用之以为之合也。是以先天圣人仰观天文,俯察地理,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不过用彼而合此也。今之学者,不明升降之理,不察盛衰,不知运用、妄以符咒之间,欲侥幸於万一,吾见失者多矣。岂特为一己之羞,且累於道法,可不哀哉。今述肯綮,以遗后学,使於行持,万无一失。凡祈祷,预於五日前斋戒沐浴,具表奏申,希恩请雨,以某日某时登坛号召。宜於前一夜,仰观星斗,如星繁闪烁,明日必雨。如魁畔白炁四边,当夜有雨。魁畔黄炁,明日云雨。四边云气侵入斗内,三日内大应。若无此境,必无应。切宜详看。至亥子时,运一炁七遍之妙,取身中报应。次早视日,四边黑炁如龙,则巳午间风雨立至。如黑云贯日,则三日内雨。黄云主雷,青云主风,则皆无雨。若白炁亘天,未申时应。仍以云气在日方,验雨来之方。复以水一椀,浇坛所地上,验其润燥,便知升降之理。然后依式建坛,行天雷一派符檄,若是内景相合,报应可立待。若天地之炁不交,吾身之运用不动,则是诚意未达,天命未旋,急宜再奏重谢。至晚,视西方落日处,有银弦云起,则夜必有雨。龙光摄水,明日必雨。至夜,仰观星斗,运无量造化。次日,仍复打点东方,以合夜来警策。若诚达恩颁,则天垂象以示人,即依时登坛矣。急宜首谢,以俟第三报应。至晚,仍复打点,却用睡法。须真中申三字,行蒸山煮海法。至日,以上雷符命檄之用。后五行生克符,与移风摄雨符,则上坛随呼随召而应。及用符口诀,则须口传心受,未形纸笔。此乃祈祷不传之秘,宝之宝之。

动则霹雳

入室静坐,良久,然后自然天炁下降,地炁上升,阴阳会于黄庭,混合交感,蒸山煮海,酿成五事。临坛之际,拨动关捩子,各从窍穴而出。故洞山云:此为至玄至秘之奥也。若欲成风,觉耳热之时,则双手玉诀,从腰脊运至耳,一刷。刷上则南风,刷下则北风,刷前则东风,刷后则西风。若成云,觉眼黑之时,则以睛光上视,俟睛动而止。若欲成雷,则以双手握拳,从腰肾运至耳,以拳塞耳,三按而发。若欲成雨,觉耳热汗出,炁不可忍时,以身振动,窍穴俱放。若欲成电,运至极处,则以目光闪闪而出之。欲左则闪左,欲右则闪右。若能如此运动发用,则五事之应,如鼓应桴。此玄之外,更无玄矣。乃千金不传之秘,万劫难遇,切宜宝之。

道法会元卷之一百九竟

赞(0) 恭喜发财
版权声明:一些,随便搬运;一些,不得搬运。
文章名称:《道法会元—卷一百零九》
文章链接:https://tianyugong.com/dfhy109/
分享到

道不虚传只在人

黄历查询回到首页

福生无量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